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7-06-25 16:03:3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十一

  越羿这段时间总是被这些扶桑人围着要求教武功,忙的不亦乐乎。也不见郁寒过来谈他的计划进展如何,难免有点觉得这事有黄了的可能。就想找个机会和小诸葛商量下,看他有什么好点子。没想到这小诸葛也巧得很,这几天也特别忙,出海到海岛去了,据说大名少主准备归国,看样子家老大人在本土发展得比较顺利,复国只是时间的问题了。

  如今是求人不如求自己,越羿思虑再三,想出了一套方案。只等小诸葛回来商讨可行性,现在先抽出点时间打探一下路径再做定夺。主意已定就准备出发,可美智子一听说他要走就不依,定要跟着他一起做个帮手。并找出无数个理由来说服越羿带着她,越羿见拗不过她只好应承,想想也是有个女孩一起不会引起别人注意,再说有个帮手办事也方便。

  这天,两人一起走进上次和郁寒一起来过的酒楼,两人上了酒楼在临窗边的一间房,点了一壶茶坐下。两人边喝茶边欣赏街边风景,美智子想象力丰富,一下子就想起初次相识的情景,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,就说了出来。越羿向她做了个制止的手势,美智子见状嘟起小嘴满脸不悦。

  越羿笑了,说道;“长不大,我们出来不是看风景的,注意对面的酒店进出的人,特别是关键性的人物,进出的时间。要装着没事,又不能分心,明白吗?”

  “噢,”美智子扮个鬼脸,应声道。

  越羿看了她一眼,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 接连几天越羿都上这家酒楼来,老板都认识他了。越羿就对老板解释说自己也想开一家酒楼,离这儿稍远的地方,这几天只是了解一下客流量。并询问老板生意不太好,为什么就不想挪个地点。

  老板苦笑着说;“我这是祖上留下的地产,虽然目前生意不景气,可是保本是没问题的。因为房租不用钱。再则如今年迈,也不想劳神搬动了。”

  越羿连连点头称明白。

  虽然这几天越羿都在这里观察,但吸取了以往的经验教训,尽量不露面以防暴露自己,必要打听详情时就让美智子去。看来一切都比较顺利,心里的一套完整的行动计划方案也初步拟订出来,只等到时与小诸葛商量剔除不足之处,就可以行动了。

  这天,玉枫在凌枫园闺房里与小翠两人聊天。过两天就是母亲的生辰,玉枫准备将那次购买的梳妆盒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母亲。正在与小翠商量时,母亲的贴身丫环小红过来传话,说是母亲有话要吩咐,要玉枫即刻到后厅去。玉枫与小翠欢欢喜喜来到后厅,见父亲母亲坐在正堂的椅子上谈话,母亲见玉枫她们二人进来,就喜盈盈地招手要玉枫在她身旁坐下,又吩咐服侍的下人们包括小翠都回避。玉枫觉得奇怪,有什么事需要保密,但见父母亲的喜悦的脸色应当是喜事,可又不用这么保密呀,就疑惑地看着母亲。

  母亲捧起玉枫的一只手,微笑着说;“是这样,嗯,还是让你父亲给你说吧。”

  龙霆海端起桌上的茶杯,抿了一口慢慢放下,清清嗓子慢条斯理地说道;“是这样,你母亲给你相中了一门亲事,这男方的家境虽然没我们家殷实,可与我们家差不了多少,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吧。”

  玉枫一听这话心就咯噔一下下沉,没想到世间的一些事往往就是这么巧,心里即刻盘算着如何推却。既然父母亲将下人都支开,这事定然有着缓和的余地。

  龙霆海见玉枫没出声,就接着往下说;“媒人已说好,过两天是你母亲的生辰,到那时男方会来,到时你可以看一下,为父的也会考察一番的。现在先给你说,也好事先有个思想准备。结果如何再做定夺。”

  玉枫低着头,一时还没想好对策。见玉枫没出声,龙霆海有点感到意外。女儿一贯处事果断,这回是怎么回事,转念一想可能是女孩子家害羞的缘故吧,就又问道;“你认为如何?”

  玉枫灵机一动,说道;“女儿想知道这媒人是谁。”

  “哦,”龙霆海喝了口茶回答道,“媒人你认识,就是王仁卓,王大侠。”

  玉枫听了,心里顿时暗喜。心想这郁寒办事效率可够快的,要是拖拉就会在无形中惹出许多麻烦。

  见女儿低头不语,就又关切地追问道;“枫儿你认为如何?”

  玉枫脸一热,细声回答道;“女儿全凭爹爹做主。”心慌意乱跳个不行。深怕被父亲看出端倪。

  龙霆海一听这话甚是高兴,刚准备向夫人夸女儿知礼懂事,一转念又似乎觉得哪儿有点不对,就套玉枫的话,“枫儿是否有什么瞒着为父的?”

  玉枫一听这话,心里更是慌乱,急忙掩饰的道;“没,没有。”

  “莫非你们见过面?”龙霆海单刀直入,面露愠色。

  看父亲的神色玉枫顿时感到不妙,莫非被父亲发现了什么。即使这样也无可辩驳,因为辩驳反而会使事情更糟。所以就扎着头不出声,装出一副满是委屈的样子,来个此时无声胜有声。龙夫人见状心痛了,对龙霆海说道;“说话就不能和气点,别吓着孩子。”

  母亲这话本意是劝导父亲的,没想到触动了玉枫的心,原本没事,可那泪水居然不知不觉流了出来。连玉枫自己也觉得奇怪;本来是用装委屈来蒙混过关的,没想到这下装得和真的一样了。看来这女人的眼泪还是有多种用途。

  龙霆海此时居然哈哈大笑起来;“不管你们私下会面没,反正考核要通过我这一关。我要验证我女儿的眼力。”

  玉枫没想到父亲竟然已认定自己私下会面,虽然想用诈唬来证实,但没有得到结果,不过似乎并不想纠缠追究这件事,不仅如此还有赞同的意思。玉枫就顺势给自己下台,向母亲撒娇道;“母亲,你瞧呀,父亲他取笑女儿。”

  龙夫人轻轻呵护地拍拍玉枫的手,与龙霆海相视笑了。

  玉枫见一切都转为祥和,就想起先头父亲曾提到的一件事,就向父亲问道;“父亲,这相亲与母亲的生辰有什么关联吗?”

  龙霆海撵着胡须微笑着答道;“这两者原本没有什么关联,只是将两者连在一起,图个吉利,双喜临门而已。”

  “噢,”玉枫应声道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这时才感到眼角泪水没干,难为情地给自己悄悄擦去。母亲见状又多了一份怜爱。

  郁寒的到来给龙家又添了几分喜气,按礼节先由保媒的王天吉送来“吉雁”,郁寒拜见女方家的高堂,并分别送上一点小礼物以表敬意。因是“纳采”,所以只是一些象征性的礼品。少不了客套一番,然后一起移步到正厅。

  龙霆海心头的喜悦难以言表,接过“吉雁”转手递给贾总管,便携王天吉手到正厅坐定之后还不松开,王天吉大有受宠若惊之感。只到龙夫人悄悄拽龙霆海衣袖,提醒他应当松手时,龙霆海才恍然若悟,自我解嘲地哈哈大笑。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这龙霆海因喜悦失态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 分宾主坐定后,郁寒落坐之位面对厢房,厢房门挂有幔纱,见小翠侧立在门旁,即刻明白房里定是玉枫无疑了。龙霆海夫妇这才静下心来打量未来的女婿郁寒,看到这眉清目秀仪表堂堂女婿别提心里多开心。龙霆海眼力厉害,一眼就看出郁寒有些面熟,就笑着问道;“贤侄好生面善。”

  郁寒赶忙欠身行礼,不敢有半点隐瞒,将自己先前装扮小厮随翠云一行同来过龙家之事,全都原委道讲出来。并解释说因仰慕玉枫小姐已久,才出此下策,并至此歉意,敬请伯父大人谅解等等一套话语竟然博得龙霆海哈哈大笑,笑着说道;“没想到今日的贤侄也同老夫当年一样风流倜傥啊。”说完还下意识看了一下身旁的龙夫人。

  龙夫人脸儿一红,这是指当年追自己时的一些风流韵事,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意思多加责怪,只是嗔责地瞥了龙霆海一眼。旁边伺候的丫环们听到这话都抿嘴偷笑。

  正可谓一好就百好,第一印象好了,后面的都是好的。龙霆海事先准备的一些测试郁寒的题目,也就只是随意问了一下,结果是理所当然的满意。令郁寒没料到的是一贯心思缜密的未来老丈人龙霆海,怎么会如此随和平易近人。反倒觉得自己之前在玉枫那儿所吐露出题目范围,以及准备的这些功课到现在似乎都有些多余的了。

  其实龙霆海最感兴趣的还是“游龙剑法”,当问及一些关键性部分,就见郁寒吱唔并面露难色,龙霆海只好一笑带过,并说;“理解,理解。”实际上不理解也不行,毕竟这是别人家传的看家本领。这家传的怎可能随意外传,将心比心自己的刀法也一样。

  反正今日高兴,索性一个劲往下谈,所以就问及郁寒的医学怎样,得知郁寒略知一二时就提起帮夫人把脉问诊,郁寒也不推辞,当下挽袖把脉,一副郎中样。龙霆海微笑地在旁观看,并随手拉了一下坐在身旁的王天吉,要他也来凑热闹。王天吉今天可是赚足了面子,也免不了抓紧时机赞上郁寒几句,因为提高郁寒的身价也就表明了自己的功劳。

  “脉象缓、弱、无力。”郁寒慢条斯理地说;“脾虚多因饮食不节,或劳倦过度,或忧思日久,损伤脾土,或抵抗力不足,素体虚弱。夫人,”郁寒说到这忙改口,“伯母这病定是久治不愈,拖累而成。”

  龙夫人道;“我这病有好些年了,时缓时差,怕是难以痊愈了。”

  “脾为后天之本,脾为湿土,喜燥恶湿。湿盛可以导致脾虚,脾虚也可以生湿,往往互为因果。因脾虚失运,水湿停留,多属本虚标实之证。本虚为主者,治多健脾,佐以化湿;标实为主者,则应以祛湿为主,兼以运脾。”郁寒说了一堆理论,又劝解道,“伯母也别气馁,这常言道;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急不得。关键是要找到病因,凡病并非有药就能医,不求其因药只可治其标,故往只治其表,不治其本。因而反复。久拖导致气血亏虚,体弱无力。我想问一下,伯母是否有什么特别喜爱吃或者厌恶的食物。”

  龙夫人叹了口气;“以前有点喜好酸甜的食物,自从得了这病之后基本上全是按照大夫的吩咐进食,几乎全是清淡的,逢年过节偶尔也会吃油腻的,可食后就肚胀气满的。”

  “微酸的,开胃的食物还是可以适当的食些。”郁寒说,“这些有利于开胃健脾,粥、面之类养胃的应为主食,至于油腻味口较重的食物也不要全诫,偶尔吃上一点有益于养血。循序渐进慢慢调理。因为脏器缺血供养久之必损伤。”

  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龙夫人轻轻点点头。

  “有道是三分治七分养。”郁寒总结道,“看来伯母这病与饮食关系不大,劳倦过度也可能靠不上边。敢问伯母作息时间如何?”

  “谈不上作息,”龙夫人淡淡一笑,“虽不是饱食终日,但也是无所事事,每日应是日落眠,日出起床更衣。”

  “可安眠乎?”郁寒问道。

  “就是夜不安神,”龙夫人叹道,“夜寐梦多,醒来全忘。”

  “嗯,”郁寒慢慢点头,“依晚侄看来,这才是伯母的病因。”郁寒停顿一下说道,“恕晚侄多言,定是伯母有陈年往事不能释怀,忧思故人,日久伤脾,食不甘味,夜不能寐。加之问医亦不明其本,是故治标不治本,久病反复伤及六脏。正可谓;忧伤脾,怒伤肝。晚侄以为舍得舍得,舍去才能得到。既然往事已过去,就应当让它过去,忧心挂怀已毫无益处。”

  “唉,并非刻意挂怀,”龙夫人苦笑,“实为挥之不去,别提这了。

  郁寒听出龙夫人这话里有话,知道劝说无益,就谈医疗方案;“常言道;病从口入。这不仅只是指我们吃进不洁净的食物,而更多的是指饮食习惯不良。这里面还包括刻意忌食,当然有许多病者是遵循医嘱。而这些病是需要忌嘴,但不能是绝对的忌嘴。脾主运化:运,即转运输送,化,即消化吸收。脾主运化,指脾具有将水谷化为精微,并将精微养血转输至全身各脏腑。”郁寒涛涛不绝于同一个学者,众人都不知觉中过来听其讲说,“我们的脏腑则需要这各种血气来供养,如果我们进食里缺少这些必须的气血,那么脏腑就会受损,就生病。先祖有句话说得好,物极必反。缺失不行,过盈也不行。当然因病受损禁忌是有所必要的,但不可全然一同,脾虚原本已血气不足,禁忌使其更盛,久之不仅脾虚未愈其它脏器亦相继犯病。如;葱、姜、蒜,此类食物主辛辣虽开胃但伤脾,而脾虚者原本食不甘味,食物再剔除开胃调料,食者更觉乏味难入口。所以适当调节是有所必要,当然不能等同常人。”众人豁然开朗,点头称是。郁寒讲得兴起,“人乃万物之灵,除了每日量力而行的必要活动外,还必须吸纳日月的光辉灵气以提升体内正气,方能抗住邪气的侵入。所以强生健体定得沐浴阳光,漫步月色,感受日月精华,大地灵气。尤其月色有着陶冶人情操,解善人心情之功效,千万别以为这只是年青之人,文人骚客的专享,她其实是上苍均等赐予天下苍生最美最珍贵礼物。我们在感谢上苍的同时请别忘了尽情享受,当然切记不可贪晒,特别是夏季,否则实得其反。”说道这,郁寒嘎然而止,感觉到自己一时间忘了自己所处的场所,以及身份,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之嫌,犯了言多必失的大忌,赶忙抱歉一笑,“献丑了,献丑了……”

  众人却似乎意犹未尽,没见过有这样的大夫给人看病时将病理分析如此透彻易懂。这哪是看病,分明是先生讲学。龙夫人也对郁寒这番见解欣赏有加。正厅里一时鸦雀无声,只听得“啪,啪,啪,”龙霆海率先鼓掌,王天吉紧接着跟随,接下来一片掌声。

  郁寒没想到会是这样效果,怪不好意思的。等大家静下来,郁寒轻声对龙夫人说;“伯母,等会儿晚侄细阅你先前大夫所开处方,详析斟酌后,再开方子。”

  龙夫人欣喜地点点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