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7-05-18 11:19:2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十九

  早上起床,玉枫洗漱完毕,独自坐在梳妆台前回味着昨晚的相会,心里甜丝丝的。这时小翠急急忙忙跑进来;“小姐,那位。”

  玉枫诧异地看着慌七忙八连话也表达不清的小翠问道;“什么那位?”

  “就是那位呀。”小翠这是越急越难以表达其意“那,哎呀,那位。”

  玉枫见状觉得好笑;“你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
  “就是昨晚的那位,”小翠不知道郁寒的名字,不知该如何称呼才好,“哎呀,就是,就是姑爷他。”

  玉枫一听这称呼即刻脸发烫,本能地责备小翠的称呼欠妥,“小翠,你这没遮拦的,当心皮肉受苦。”

  小翠见玉枫斥责她,感到委屈;我本来就不知道他叫什么,就说是那位,可你又听不懂。心里这样想,但不好说出来,只是站在那一副委屈样子。使人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 玉枫见小翠这副摸样就不好再责备她,可小翠又把这半头话掩住不往下说了,可把玉枫急坏了,她担心郁寒出了什么事就催问小翠;“他到底怎么啦,你把句话只说半头,真急人。”

  “姑爷,不,他来了。”小翠也急得又犯忌,慌忙改口。

  玉枫一听大惊,郁寒怎么找到这儿来了,这多难堪。可一转念想可能是有什么急事,就问小翠郁寒在哪儿,当得知郁寒正在大厅里坐着,就和小翠一起赶紧来到大厅。郁寒见小翠喊玉枫一起过来,马上冲着玉枫使个眼神接着将食指竖到嘴上,表示不出声。

  玉枫走到郁寒身边装着不认识的,眼望别处压低声有点娇嗔地责怪问道;“你怎么找到这来了?”

  “没事,”郁寒若无其事地说道,“你别管我,我只是想你,不知不觉就来到这里,能够看看你就行了。”

  这时迈克尔从这路过,见两人的神态有异就站住问道;“你们认识?”

  玉枫与郁寒异口同声否定道;“不认识。”

  迈克尔听了耸耸肩;“哦,没关系,来的都是客,都是客。”

  郁寒只是冲着迈克尔讪笑。没做解释,因为越解释越糟糕。

  “请问公子,”迈克尔向郁寒询问道;“需要什么?”

  “不应当称呼公子,”郁寒笑着给纠正道;“应当称先生。”

  “哦,对对,”迈克尔谦卑地向郁寒行了个礼;“请问先生,想要的什么?”

  “I want the tea。”郁寒用英语回答道。

  迈克尔一听,吃惊地看着郁寒,没想到中国的公子哥还有会讲英语的,愣一下赶紧问道;“Chinese Tea?”

  “哎,对。”郁寒一本镇静地答道;“中国茶。”

  “哦,OK OK ”迈克尔招手叫来侍应生,训斥他怠慢了客人。

  郁寒这时却帮侍应生解释,说他们并没怠慢自己,是因为自己来的太早,酒店还没到营业时间,要迈克尔不要责怪他们。在一旁的玉枫与小翠看到郁寒这一幕都给惊呆了,没想到郁寒还会英语。迈克尔见郁寒这样为侍应生解释,就不好意思再说下去,吩咐侍应生上茶,自己也就忙去了。

  郁寒也像玉枫一样,眼望着一边自个说道;“我这是才买的现卖,就这一句。”嘿嘿一笑接着说;“你别管我,你忙你的,我坐一会儿就走。真的没事。”

  玉枫这时心里挺矛盾的,一则担心如此会冷淡了郁寒,招呼郁寒吧又怕人多嘴杂风言风语说闲话。小翠在一旁低声催促道;“小姐,快走,马丽爱亚姐来了。”

  玉枫赶紧转身走开,没走几步就碰到马丽爱亚过来,马丽爱亚满面春风向玉枫问早安,见玉枫和她打完招呼就急忙想离开。不由得心生狐疑地打量玉枫,再一看坐在大厅里的郁寒,似乎明白什么。嬉笑着对玉枫说道;“有情况吧?看上去挺英俊帅气的。”

  “你说什么呀,马丽爱亚姐。”玉枫装着听不懂得样子。

  “装,你装,”马丽爱亚逗趣地说;“看你的眼神就都告诉我了,怎么样?认识多久了,可能是亲梅竹马吧?”

  “不知你说什么,”玉枫被问得脸儿发烫,急着找个理由回避;“对了,你昨天交给我的账本还没核对完,还有等会儿要到悦来客栈去,我父亲要我今天去的。对不起,我先去忙去了。”说完扎头就走。

  马丽爱亚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,眼睛直盯着玉枫,玉枫逃也似的赶忙离开。跟在玉枫后面的小翠见马丽爱亚看着她,也急忙撇开干系;“我不知道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 一连几天郁寒都时常这样,在大厅里坐会儿喝点茶,然后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离开。玉枫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,每天早上就忍不住想到大厅里转一下,见不到郁寒就有种失落感,看到他以后又担心马丽爱亚问这问那怪难为情的。郁寒也好,就像一般的客人一样,从不主动找玉枫搭话。要是玉枫问他什么的,两人都一样形同路人,说话也是看着别处,外人也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。

  有一次马丽爱亚感到好奇就过来问郁寒,郁寒满嘴的诳语东扯西拉,搞得马丽爱亚不知其所以然,最后只好作罢。心想应当是这位公子哥看上了玉枫,不过结果如何还是难以定论。只是觉得这公子哥虽然有点油滑,但总的相貌人品还是与玉枫般配的,只是有点搞不懂,这天朝的男人追女人怎么就这样傻乎乎的等,也不想些其他的方法,比如拉弄我帮他撮合他们这个忙还是原意帮的,还有找个媒人提亲也是个办法啊,这么傻等下去哪来的结果。

  这天晌午,马丽爱亚急急忙忙跑过来找玉枫,玉枫看到马丽爱亚心急火燎的就关切地问她出了什么事,马丽爱亚只是拉着玉枫的手就走,嘴里说道;“出事了,出事了,早知道听你的劝就好了。”

  玉枫也让她给搞懵了,只好跟着她一路小跑,问她她也不说到底发生是么事。小翠也跟在后面一起跑,心想定是出了什么大事,因为从来就没见马丽爱亚这么着急过。跑到后面的天井见迈克尔正在劝慰哭哭啼啼一群女人,这群女人一见玉枫就全都围了过来,叽叽哇哇的外语玉枫听不懂,就望着马丽爱亚。

  马丽爱亚苦笑着解释道;“两个多月前听说罗列的钱庄存钱有利息,她们几个将攒的闲钱都存了进去,拿了一个月的利息,这个月她们再去拿利息却被告知没有了,当下她们要求退钱,没想到罗列的儿子却说钱被掌柜的卷走跑了,并且说这存钱单据上没有钱庄的大号印戳,所以钱庄不能赔偿,要想赔偿必须等抓到那掌柜的,由那掌柜的来陪,还说他们已报了官,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。”

  玉枫要过她们的一张单据来看果然没见大号印戳,只有私章和分号的小戳。玉枫感到这事有些为难。可见到那些女人们眼巴巴地围着她,也不知如何安慰她们才好。马丽爱亚自责地说道;“要是当初我听进你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事了,唉,这可是她们几年的血汗钱啊。就这么一下全没了。没想到这钱庄这么不靠谱,居然拿自己信誉开玩笑!”

  见到玉枫这副没辙的表情,迈克尔在一旁急了,“这件事无论怎样他钱庄都脱不了干系,这么大张旗鼓地吸金钱庄可能不知晓?钱庄里的人违规操作就没人监管?钱庄监管不到位,出了问题怎么能要客户来承担!”

  玉枫觉得迈克尔这话句句在理,但这事应当如何处理可心里还是没有头绪。马丽爱亚挥手要这些女人们不要再哭,让玉枫静一静想想处理的办法。玉枫宽慰这些女人道;“大家别难过,事情已经发生就想法解决,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一定管道底。”女人们听了这话,都叽叽咋咋说了些玉枫听不懂得感谢话。这些人异国他乡谋生赚点钱着实不易,表面上看是女人存的钱,其实都是夫妻两共同的血汗钱。

  马丽爱亚听到玉枫这番话看到了希望,这事必须由天朝的人出面才好办事,即便是自己有万般道理,可是没处投诉。因为诸多的方面不受法律保护,就是告到官府那里也不会受理。就向玉枫提议找玉枫的父亲龙霆海出面,玉枫考虑再三如果父亲出面这事定然可以解决,只是会引来很多后患,有可能会给人留下把柄,难免以后会伺机报复。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出面比较合适。

  接下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直奔钱庄,到了一看只见许多人围在钱庄门前,手拿单据群情激动吵嚷着要求钱庄退还银两。钱庄调来一大批庄丁手持棍棒弾压,气氛有些紧张。不过看罗福那坦然自若表情似乎并不担心事态会扩大,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玉枫觉得此时这一群外国人再围上去不仅无济于事,反而惹人眼目,就吩咐马丽爱亚带着这些女人在远处候着,自己与小翠挤进喧嚣的人群,来到站在台阶上的罗福面前。

  罗福满脸无奈高声向人们解释;“大家安静,听我解释,大家此时的心情本人理解,钱没了都痛心,本人比大家都痛心,因为本人也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。而且还是最大的受害者,怎么办?大家可以将此时报官,等官府里抓住贼人定会将账款追回返还给大家。你们都围在我这儿闹,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”

  这时一个汉子举起银票单据高声喊道:“我是把银两存在你的银号里给人挪走的,我们不找你找谁去!”

  “你这话就不对了,”罗福回答道:“你把银两存放在我的银号里这不假,但手续不全啊,我大号里也没认可,这只能说是你与我的掌柜的两人之间的个人行为,所以我银号不负责。”

  “这是什么话?”那壮汉吼道:“我是认你的银号来的,而你的掌柜是打着你的牌号揽储的。如果他是路边摆地摊的,再高的利息我们也不会去存。” 

  众人都应声道:“是啊,我们都是奔着你的钱号信誉来的。”

  “谢谢大家,谢谢大家。”罗福说着掉下了眼泪,“谢谢大家对本号信任,你们想想,这信誉是万两都买不到的,如今本人被这该死的给坑了。”罗福用衣袖拭去眼泪,“所以说本人才是这事件的最大受害者,我们一定要官府将这贼人绳之以法,千刀万剐难解心头之恨。”

  “那我们的钱怎么办?”“我们只想要回自己的钱,其他交给官府办才对。”众人纷纷说道。

  “你大家要相信官府,有道是;法网恢恢疏而不漏。”罗福说道,“这钱一定能追回来的。”

  “说来说去等于没说,”众人起哄道。

  见罗福这样绕圈子,推卸责任。玉枫质问道:“无论怎样你银号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这掌柜的是你请的,你为什么不事先查明他的来历?存单手续不全,你银号的管理制度是怎样定的?难道就没有监管?将近两个月,银号存银多少难道就没有账目可查?还有银两出库……”

  罗福睁眼盯着玉枫,被她一连串问话给噎住了,说不出话来。

  众人起哄道:“你说啊,回答啊,监管到哪儿去了。”

  罗福转身对身旁的家丁小声吩咐几句,家丁听完飞也似的跑了。罗福清清嗓子,高声说道;“大家静一静,不要吵闹。官府里马上来人,到时候一起解决。”

  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,”玉枫斥责道:“你先解决我们的问题,至于找官府那是你的银两被盗,与我们众人无关。”

  罗福一听玉枫这话即刻恼怒:“你这是想聚众闹事?!我不是看在你是女孩的份上早就抓你送官府了。”

  “别开口闭口官府官府的,”玉枫不屑一顾地说道,“官府也是讲道理的地方,又不是专为你设的,由你说了算。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即便是到了官府也是你理亏。”

  “哎,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。”罗福恼怒了,“存心在这里来找茬是么,我说你一个姑娘家,不呆在家里安分守己,成天跑到街道上抛头露面,知不知羞耻。你不害臊,我还替你害臊。”

  小翠在旁听到罗福这样羞辱玉枫,气得直跳脚,“我们家小……”

  玉枫拦住她,冷笑一声对罗福说道:“女孩怎么啦,想当年马圣祖母一双大脚跟着圣祖爷打天下,那岂止是抛头露面!相信像你这样敢说半个不字?如今却想到用着老掉牙古训来教训人,岂不是个笑话。我看啦,你这是活腻了,评点女人居然把圣祖母也带进去了。”

  “是啊,”众人在旁听了笑声应道,“这罗老板今天是摊上官司了。”“看他怎样下台,哈哈。”

  罗福此时脸胀得通红,“你,你,”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。

  “别扯远了,”玉枫鄙夷地瞥了罗福一眼又将话转到正题,“你如果不能回答我先前提出的问题,那么我就要怀疑你是否因为借贷出现了坏账,收不回来。就想出这下三滥的手法转嫁到我们这些储户身上。民以信为本,今后谁还敢把钱存在你这,难不成你这般拿信誉开玩笑,是不想再做下去了溜之乎?”

  “你这是诬陷人。”罗福气得大声喊道,“聚众闹事,不给你厉害瞧瞧。”说着吩咐几个庄丁上来抓玉枫。

  “讲不出道理就动粗,”玉枫杏眼圆瞪怒斥道,“我手中的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说着与小翠一起摆开架势。

  这时两个庄丁手持木棍冲了过来,玉枫怒吼一声挥动着手里的“莫瑀”剑刷刷两剑将两根木棍各削去一截,玉枫削去的角度恰好配上力度,再加上其剑身的重量在挥动中的惯力,使剑的削力发挥到最佳状态,她没想到这剑会这么好使。这两庄丁一看顿时傻了眼,赶紧后退。其他庄丁们也畏缩不前,双方就这样僵持着。众人见此也愤怒了,纷纷找家什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 正在这一触即发之际,罗福突然眼一亮,精神振奋,高声喊道,“把这些闹事的全都给我拿下!”

  原来王仁卓带着一大队官兵赶来,迅速将场子围了起来。接着就同官兵统领跑到罗福身边询问情况,当王仁卓听到罗福要他先把带头闹事的玉枫拿下时,他一看是玉枫不由得大惊,即刻对罗福耳语几句。罗福一听也给惊呆,当下换作笑脸;“恕我眼拙,没识得贵人驾到,敬请见谅。”说着拱手行礼,“多有得罪,请小姐海涵。请问小姐有何贵干?”说着示意庄丁收起棍棒。

  “算你识相,”小翠收剑入鞘,哼了一声,“否则……”后面狠话还没说出就被玉枫打断。

  “来的,就是为讨债,”玉枫轻蔑地扫了罗福一眼,将剑入鞘,“想必不会赖账吧。”

  罗福一愣,转眼满面堆笑,“小姐这是哪里话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。只是小姐事先没说清,不对,是我罗福事先没问清,”罗福说话有点结巴了,“才,才引起这场误会。不过,不过在这里说话有些不便,请小姐移步大堂稍坐片刻如何?”说着弓腰让路。

  玉枫也不跟他客套,迈步进入钱庄大堂,小翠紧随其身。罗福、王仁卓尾随在后,罗福悄悄摆手吩咐将钱庄门前的讨债人群驱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