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7-03-02 16:17:3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十六

  原来是龙霆海走了过来,玉枫与小翠垂手低头站立在那儿,一声不响地站着。龙霆海训斥道;“你们这主不像主,仆不似仆,疯疯闹闹的,成何体统!”训斥完后见两人低头不语,就话语缓和地问玉枫,“面谈情况如何?”看来龙霆海极为关切这门婚事,要不然不会专门过来询问情况。

  玉枫小心翼翼一五一十将与翠芸会面的谈话向父亲汇报,龙霆海听了觉得这事似乎比预料中的还要好一些,有缓和的余地,心里舒坦多了。就和颜悦色地吩咐玉枫早点歇息,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。

  玉枫静静地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,好一会再转眼看身旁的小翠,只见小翠低着头捂着嘴在哪儿偷笑,玉枫没好气的说,“还好意思笑,”说着举手要打小翠,小翠做了个夸张的躲开动作,并用手指竖在嘴中,样子煞是可爱,玉枫赶忙住手。转身走进“凌枫园”,小翠随后跟了进来。两人进了房间关上门,忍不住都笑了起来。玉枫还是对小翠那股恨气没消,走过去又要揍小翠,小翠也装出可怜楚楚的样子,连连叫饶。两人疯闹了好一阵才气喘吁吁地歇下来。

  小翠用手捂着腹部,弓着腰说道,“肚子都笑痛了,”喘口气,接着说,“我想起来了,那天见面你们说什么来着?我没听清,好像是‘会’吧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 玉枫脸刷的一下通红,“小翠,你再敢胡说,当心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
  小翠摆摆手,“我的小姐,我是说正经话。好像当时你走的太急,他没听清楚就问我,我就随口说了个‘悔’,当时没多想,只觉得他似乎没礼貌,没想到其他的。”

  “你真的是这样对他说的?”玉枫脸上流露出焦急。

  “是啊,”小翠满面无邪偏着脑袋。

  “坏了,”玉枫急得直搓手。

  看到玉枫这么急切的样子,小翠又犯糊涂了,蓦然间醒悟道,“你们约,”反省到有点失语,急忙收回指着玉枫的手,捂住嘴压低声“会。”当看到玉枫这么着急的样子,知道自己闯了祸,“小姐,要不要我去帮你说去。”

  玉枫摇摇头,不置可否,“听天由命吧。”说完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 “小姐。”小翠急切地喊道。

  “算了,这事别再提了。”玉枫抬头向上看了看窗外的天空。

  第二天,天亮小翠醒来,看天色不早了,急忙洗梳完毕赶到玉枫的房间,只见玉枫静坐在梳妆台前发呆,小翠喊了她两声才回过神来。小翠见此感到十分内疚,就又喊了声,“小姐,”还想往下说。

  玉枫勉强一笑,“没事,只是考虑一些问题而已。你快去准备一下,我们还要送翠芸她们,估么着她们也应当差不多了吧。”说完,两人匆匆吃了一点糕点就直奔客房处。

  送走翠芸一行,玉枫和小翠又回到酒店。马丽爱亚还是一如既往地迎了出来,总少不了热情的寒暄,那笑容永远挂在嘴边上。马丽爱亚一眼就看出玉枫的状态不佳,就关切地询问是否身体哪儿欠妥。小翠在旁欲抱怨玉枫把事藏心里,被玉枫制止了。不过也是这事儿怎能说给外人听,只是小翠觉得这么容易解决的事,可小姐就是藏着掖着不知为什么,她哪里知道玉枫心里的想法,作为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,行为举止都是受人关注的,毕竟和郁寒萍水相逢只见一面,对其了解有限。再说了,女孩子就应当保持矜持,主动邀人约会有悖常理,万一传出去,这不仅仅只是面子的问题,关键是会被人瞧不起,家里也不好交代。原本想打心里将这事搁置,可是一静下来就想起这事,想甩也甩不掉欲罢不能,失魂落魄大概就是指这了。不过有时也这样想,如果他对你有心那他定会再想方设法来,如果无意你干着急也没用,那叫自讨没趣反而会越陷越深。尽管如此可还是被这事缠绕,难怪有人说人长大了烦恼就多,如今果然如此。

  “走,我们到后院练剑去。”玉枫向小翠提议道。小翠那是理所当然的应允。

  马丽爱亚看出这里面的端倪,知道玉枫有心事,既然不愿意讲出来,就不再多问。这嘴上说练剑其实是想转移注意,马丽爱亚摇摇头,天朝的人总喜欢把心事埋在心底,女人更是如此。马丽爱亚只是默默地跟在她两的身后来到后院。

  马丽爱亚看到玉枫的剑法似乎略逊小翠,这明显一反常态。也不给点破只是在一旁静静观看,估摸着她们有点累了,就笑盈盈的递上两杯茶水,要她们休息会。

  见两人喝了口茶,心气似乎平静了些,马丽爱亚笑着对玉枫说道,“等安定下来,我和迈克尔准备要个孩子,到时就请你当孩子的教母,把她教导得和你一样英姿飒爽。”

  “教母?”玉枫一头雾水,不知啥意思。

  “就是干妈呀。”马丽爱亚解释道,“作我孩子的干妈,行吗?”

  “行,行啊。”玉枫满口应承,不知怎么脸儿红了。

  “马丽爱亚姐,”小翠有点好奇地问道,“这孩子还可以想什么时候要,就能够什么时候要吗?不是,不是和男人在一起就会有孩子的?我还纳闷一直以为你是不能孕。”

  马丽爱亚哈哈笑了,“跟男人在一起也不一定会有孩子的,这要看亲热到什么程度。怎么样我们的小翠姑娘有了心上人了?”

  “马丽爱亚姐,”小翠嘟起嘴,“你就是喜欢取笑别人,没有的事。”

  “无论到什么程度,只要事前防范,吃药就可以有效的避孕的。”马丽爱亚平静地说道,“事后堕胎对女性身体伤害太大,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做。”

  “这太神奇了,”小翠忍不住赞叹道。

  “不神奇,女二七,而天癸至,任脉通,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,故有子。”马丽爱亚见小翠听不懂,就解释道,“只要把握这月事的时间,如期用药就行了。”

  “这都可以估算出来吗?”小翠更觉得有些玄乎,不可思议。

  “自己的事,怎么可能不清楚,两次间隔时间,对折,”说到这马丽爱亚止住话,偏着脑袋打量这小翠,“小翠啊,小翠,你是不是偷吃了?说出来让姐帮你。”

  小翠一头雾水,“我偷吃什么了?”

  “你这是在装糊涂,老实交代。”马丽爱亚有意逗趣地追问道。

  玉枫觉得这玩笑开得有点过,就在旁赶忙插话阻止道,“小翠还没谈婚论嫁。”

  “马丽爱亚姐,真坏!”小翠这次听懂了偷吃的意思,“羞死了。”满脸通红。

马丽爱亚哈哈笑了,玉枫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 “什么事,谈的这么开心?”迈克尔听到笑声一溜烟跑了过来。

  “女人的事,别过来掺和。”马丽爱亚对他说道。

  迈克尔满脸的笑意一听这话即刻僵住,觍着脸就给自己搭梯子下台,说道,“你们谈,你们谈,女尊……”男卑两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小翠抢着接过去说了出来。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。迈克尔仍然是脸上挂着那诙谐的笑容,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  马丽爱亚看着玉枫笑脸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笑一笑,十年少。”

  这几天玉枫几乎没有闲的时候,一有空停下来马丽爱亚就会找一些事她干,忙进忙出也不知道自己忙些什么,有些小事原本就不用玉枫管,可马丽爱亚找她帮忙又不好拒绝,特别是那些账目数字,那些阿拉伯数字加符号特别难记,不过用熟了倒也挺方便的。好不容易忙消停正准备歇会,迈克尔又提着他的花剑笑盈盈走过来,要和玉枫练剑,并谦虚地说比不过玉枫,只求在对练中了解天朝的剑法及武术。

  推却不过,只好从命。迈克尔不进攻,右手背在身后,只是跳跃左右躲闪,西方人的这花剑挺有意思,柔软得有点像马鞭,点点戳戳没有格斗气氛,到有点像舞台上表演。听他们说西方的一些剑客绅士们经常拿这兵器决斗,只不过将剑尖上的保护头去掉就可伤人了,玉枫总觉得这剑太单薄没有杀伤力。练剑正酣,这时马丽爱亚急匆匆过来,喊玉枫有事询问。玉枫收剑跟马丽爱亚走到走廊里,这里有几个女人围在一起,她们见玉枫过来叽叽呱呱问了一些,玉枫全都听不懂,只是茫然地望着马丽爱亚。

  马丽爱亚见状笑了,帮着翻译道,“她们说州城里有家钱庄,只要把钱存在他们庄里,可获一分利息,按季结算。不知这事是否靠谱,想来问你。”

  玉枫一头雾水,只是叨念道,“一两银子一分息,有这种事?你们是不是搞错了,以往存钱是收保存费的,如今非但不交钱还可获利?”

  “我也觉得有点不靠谱,所以来问你,”马丽爱亚说道,“主要是想打听这家钱庄的信誉高不高,是谁开的,还有保人是谁。”

  “这芜洲界面上开钱庄的似乎只有一家,”玉枫想了想接着说,“好像是罗家,罗列开的,至于有没有新开张的就不知道了,我总觉得可能是你们搞错了。”

  “如果是老字号的就应该没问题,”马丽爱亚笑着说,“一般来说都不会拿自己信誉开玩笑,如果情况属实应该是可以进入的。”

  “有点悬,”玉枫摇摇头,“这钱庄就只收点钱,带人汇兑赚点手续费,难不成收钱去放高利贷,要不然揽储干什么。”

  “还真有可能被你估中了,”马丽爱亚狡黠地一笑,“它既然这么用利息揽储,肯定有他的道理,不赚钱的生意是不会有人干的,肯定是有商家急等钱用,找他借贷。这里面就是商机。”

  玉枫不服气地说,“什么生意这么高的利润,有把握在短期内收回成本吗?”

  “可肯定是有的,”马丽爱亚笑了,“你没入行,所以不知内情,有的商品转手就是钱,只是入手要资本,没有就只能借贷。肯定是有风险的,风险越高收益越高。”

  玉枫摇头说道,“还是本分点好,小心使得万年船。”

  “难道你不知道水太清则无鱼,人太谨则无智。”马丽爱亚在玉枫耳边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 玉枫知道辩不过马丽爱亚,见迈克尔收好剑慢悠悠走过来,就求教似的询问迈克尔对这事的看法。迈克尔狡黠地一笑,用他那特有的诙谐腔调说道,“那我肯定是站在我夫人这边,毫无疑义地支持她的观点。”当他看到玉枫那满脸无奈的神情时,就换个语气解释道,“前面都是开玩笑的,别当真。其实这个问题应当可以这样理解,借方,我是说比如借方谈妥一笔生意,但自己资金不足,而这笔生意有众多的竞争者,一旦错过这机会就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拿去,那么他唯一的办法就是筹措这笔资金,那就是借款。这么一大笔钱一般的人是拿不出来的,就只有找钱庄了。按照这个思路下去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,钱庄也一时拿不出这多,那就让利了。这其实就是利益共享。”

  玉枫听了这番话,点点头,“这么说来也是这个理。”这观念和山合家的有点相同,只不过一个是物件,一个是用钱,总觉得后者似乎有点不道地。

  “玉枫小姐冰雪聪明一点就通。”迈克尔笑着赞道。

  马丽爱亚在旁瞥了迈克尔一眼,正准备说话,被迈克尔抢着说,“我夫人马丽爱亚也足智多谋,你们这叫不分,不分伯仲。”说完又冲着马丽爱亚狡黠地眨眨眼。

  马丽爱亚开心地笑了。这时一侍应生跑来说罗列来访,迈克尔耸耸肩头,摊开双手做出一脸无奈的表情,“又来了。”说完慢悠悠地跟着侍应生走了。马丽爱亚突然回过神来,罗列来了正好去问他落实情况,并且还要拉着玉枫一起去。但玉枫婉言推辞了,她不愿意和这种生意人打交道,这种太过的生意经面相使人有种难以言状的厌恶感,特别是那虚伪的笑意更令人恶心。

  迈克尔与罗列客套一番,接着就是分宾主在会客室坐下。马丽爱亚一溜烟跑进来,一边落座一边向罗列问道,“听说你开的钱庄现在存款还可获一分的利息,可是真的?”

  罗列一听这话一愣,停了会慢慢答道,“这钱庄的事务都交给犬子一手打理,老夫基本上不过问,有什么具体事务你可以到钱庄上打听便知。”

  迈克尔笑着说,“你这是虎父无犬子啊,看来子要超过父了。”

  “哪里哪里,”罗列开心地捻着山羊胡子,“过奖啦,老夫也不知近况如何。”

  “这应当是将来的钱庄发展趋势,”迈克尔说,“普通老百姓家里的闲钱,放着也是放着,存在钱庄里也可生点利息,你这是聚四方之财啊。”

  “你这番话好有道理,”罗列笑着说,“老夫还不知是实,还是传闻。”

  迈克尔下意识地往前挪动,蓦然醒悟到还没给客人倒茶,赶忙要马丽爱亚去吩咐侍应生给上茶。接下来满面讪笑地说,“罗老爷,能否抽时间让我和你的儿子见个面?让我们也长长见识啊。”

  “哪里,迈克,”罗列觉得这名字有点拗口,就换称呼道,“迈先生,对,迈先生你太谦虚了,犬子的那几小招在你的面前不足挂齿,不足挂齿。”

  “罗老爷这是把我当外人了,”迈克尔假装不满地说,“我并不是想效仿你的钱庄开一家和你竞争,再说我们外国人在天朝也不允许开钱庄,我只想用入股的方式怎么样,有钱大家赚嘛,钱多也好办事。”

  “这事老夫还不能做主,”罗列缓口气说,“我看这样,你这事我放在心里,回去和犬子商量后再给你答复,怎么样?”

  “你这也太不够朋友了,”迈克尔面露不悦,“完全是看不起人,儿子哪有不听老子的,难道他还敢不孝道不成,好了,我知道你这是推脱。”

  罗列没想到眼前的这位洋人居然会这样说,一时真的还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回答,此来原本是想找他谈轮盘的事情,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话题,看情景是没法进入正题了。只好缓和气氛,闲扯了一些话语,喝了点茶就告辞了,临别时迈克尔反而千叮咛万嘱咐一定把他这事放在心上,回去和儿子商量一下。

  送走罗列,迈克尔兴高采烈地回来,马丽爱亚见着有点纳闷,问迈克尔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想同罗列这种人合伙,迈克尔冲着她眨眨眼,冷不防一把抱住马丽爱亚转了一圈,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,“我这是耍他的,看来他也再不会来烦我嘞。”

  马丽爱亚也高兴地呼叫,“我的迈克尔,你可真是太聪明了。”

  迈克尔得意地说道,“他再也不会来烦我了。”

  “你怎么会如此确定?”

  “你看,他开钱庄是独家经营,”迈克尔分析道,“没有竞争对手,只要自己不‘作死’那是稳赚不蚀,他怎会让人分享。相比轮盘的利润那比这就低多了,如果为这再来找我合作那不是蚀本的买卖,作为他这样的人,这种蚀本的买卖他是不会做的。”

  “啊,我的迈克尔,”马丽爱亚又欢呼起来,“你真是太伟大,太有眼光了。”

  玉枫听到马丽爱亚的呼喊声就跑过来看究竟,一见他们两这毫无避讳的亲热场景,羞得慌忙回避。小翠捂着嘴偷偷跟着后面笑。跑了不远停下,看着小翠这付模样就没好气地说,“有这么好笑吗?别人这是民族习惯,你也想这样?”

  “小姐。”小翠嘟起嘴,满脸委屈。

  玉枫淡淡一笑,“女孩子家,要矜持点,当心以后找不到婆家。”

  “小姐又取笑小翠了,”小翠半撒娇地说,“小翠不嫁人,就只跟着小姐。”

  “你呀,嘴上这样说,其实心早就飞了。”

  “小姐这是嘴上赶小翠,心里其实舍不得。”小翠说着凑近玉枫身旁。

  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