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7-03-18 16:28:3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十七

  仲秋将近越羿对郁寒提议到他家去过中秋节,这提议似乎没法拒绝,但郁寒对这天早有安排,怎么才能想出一个合适推辞的理由。按常年这时都是冷姨到杏苑村的,不过这两年也不知是什么变故没来了,有时问父亲但父亲从不正面回答,只是提些不沾边的问题来让人猜想不知所以然,后来就不问了。

  看样子是越羿想妈了,过节回家看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郁寒这时还真的不好找理由推辞。不过灵机一动就提出先到馨月绸缎庄去看一下,这绸缎庄是梅园寨在袁州县城的联络点,到这里就可以知道梅园寨的近况了,袁州紧邻芜洲县城相距也就只七八十里地,不过越羿从来就没去过,这主要是没有什么情况发生,再则以防暴露这个点。听到郁寒这样提出越羿也就欣然同意了,因为有必要去看看。实际上郁寒也有他的小九九,他把希望寄托在这否决上,他认为冷姨不到杏苑村来是想让越羿尽量淡忘家的概念,如果这个想法成立,那么得到的答案肯定是不要他回家过节。如果不成立那就再想理由推辞也不迟。因为毕竟自己也有个爹在家,虽然这理由似乎牵强,但拿出来搪塞还是不错的。

  袁州虽然离芜洲不远,但比起芜洲的繁华那要差许多。不说别的单就街道来讲也就只一条主街道,横着东西向的一条除了路口有几家商铺外,两头尽是些住户人家,小商小贩。馨月绸缎庄就在这路口不远处的朝南向,铺面不大,有两层楼,进了铺面,只见店小二迎了过来,热情招呼。坐在柜台里管账的紫鹃听见有客光顾,抬头一看,笑盈盈地迎了过来,“少主来了。”听着话语似乎对越羿的到来不感到意外。

  越羿应声点点头,随口问了些关于生意方面的情况,并把郁寒介绍给她认识。紫鹃带二人从店铺进入后院,这时院子里有个小男孩在玩耍,见有生人进来急忙躲进后院的厨房里,厨房里正在做饭的玉娟走出来一看,高兴得喊了声;“少主。”

  越羿微笑着点头,玉娟又转身进去牵着小男孩出来对越羿介绍道;“他叫狗娃,有点怕生人。”接着又叫狗娃喊少主。

  狗娃怯生生叫了声;“少主。”之后又想躲到玉娟的身后,被玉娟一把拉住双手扶在狗娃的肩头上,越羿怜爱地用手摸摸狗娃的头,本想掏出什么食品糖果之类哄哄小孩的,可一模兜里空空如也,就尴尬地冲着狗娃笑了笑,“下次补。”

  郁寒打量一下紫鹃、玉娟姐妹两,有点纳闷,这姐妹两不同像,正想问越羿;她们两是姊妹吗。越羿不等他问就解释道;“她们不是亲姐妹,两人都是孤儿。”

  郁寒听了顿感心情沉重,早就听说了冷姨收养许多孤儿,今日见了却又是一番感受。在这并非兵荒马乱年月里,原本就应当共享盛世繁华,没想到却因强取豪夺而留下这多遗孤。这世道炎凉,辛酸艰难,人祸更胜如天灾。

  玉娟见众人一时间沉痛语塞,自己也不愿勾出往日的痛楚,就岔开话题勉强笑着对紫鹃说道;“姐,你招呼少主到餐厅里歇会儿,喝茶,我这就做饭去。”说着就拉上狗娃到厨房帮忙择菜去了。

  郁寒、越羿和紫鹃三人走进厨房旁的餐厅,在八仙桌边随意坐下。紫鹃端上茶水给二人沏上茶,然后给自己也沏上一杯,拉凳子在桌边陪坐。越羿又随意拉扯了一些家常话,然后就询问母亲近况如何,得知母亲一切安好,就开心地说出自己想回家看望的打算。当听到母亲吩咐过要他中秋别回去时,心里难免失望。而且也后悔不该来这里,不如装着不知道直接回家那才好。

  紫鹃见状赶紧笑着安慰道;“寨主吩咐少主别回家过中秋,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,一来是想让少主闯荡江湖淡化家的情怀,二来避免有人跟踪发现根底,再则可能与上次少主擅自行动以致于暴露身份有关。别多想了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  越羿觉得紫鹃分析的有理,点点头说道;“还是怨我处事太鲁莽,以至于平添了许多麻烦,惭愧。”

  郁寒这下高兴了,也宽慰道;“别自责了,人是慢慢地成熟的。”郁寒暗自高兴的是自己的推断竟然成立。

  “人是会成熟的,”越羿淡淡一笑,“我要是有你的鬼点子一半,那就好了。”

  “过奖,过奖。”郁寒向越羿拱手行礼。大家都笑了。可这笑里的含义三人都不同。越羿更多一点苦涩压抑。

  离开袁州,越羿难免产生了失落感,心里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。怨只怨这节日,勾起相思愁。其实越羿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是在逃避,举棋不定是到月萱那还是到美智子那儿,原本是想两地都不去,结果转了一圈还是只有选一处。郁寒看出了他的心思,连拉带劝把他拉到美智子这儿。

  美智子见在中秋节时越羿到来,那股开心劲头别提多高了,跟阿吉忙进忙出,一会这,一会儿那,也不觉得累。嘴里还不时哼哼家乡小调,只见她拿出一套和服要越羿换上,仿佛就是服装店的老板娘推销自己的产品,当越羿换上后她又拿上镜子照前照后要越羿看,只是冷落郁寒成过客当旁观者。阿吉也抽时间颠颠跑过来打量越羿赞上几句,又颠颠跑走忙乎去了。越羿转身照镜子看了好几遍,然后征询郁寒的意见。郁寒笑着点点头,理所当然地赞好。不过心里的想法和越羿是互通的;只要不是月代头,其他的都不错。

  中饭吃得比较简单,郁寒觉得他们这样一人一份吃起来比较生疏,不像天朝那样围坐一堂有家庭亲热感,阿吉也照例询问吃好了没,菜品如何。越羿笑着吧吧嘴赞好。说实在这菜式真的不咋的,但看到越羿如此夸张赞好,出于礼节也跟着称赞。还是美智子看出来了,在郁寒身边悄悄地低声说道;“有点吃不习惯吧?”

  这话到有些贴心,郁寒笑着说;“挺好的,挺好的。”

  阿吉开心地向客人致谢。郁寒赶忙还礼,心想这扶桑人礼节也是太多了,显得有些累赘。难怪得越羿犹豫不想来的。不过美智子的那种真诚贴心到是令人难以忘怀。看来民族生活习惯的融合是需要时日的。

  小坐一会儿,郁寒起身告辞。美智子竭力挽留,并说今晚要赏月拜会,因没有神社,就把赏月会开在她家里,晚些时会有许多客人要来,到时还会有些祭祀活动。郁寒听得到有些心动,但无奈晚上确实是有事牵挂,就婉言谢绝。见郁寒执意要走,美智子快步走进厨房拿出一包用荷叶包着的食品递给郁寒“这是‘月见团子’原本晚上赏月祭拜后吃的,你既然要走那就带几个尝尝吧。”

  郁寒接过道谢,并低声对美智子说;“我把越羿交给你了,好生照料,别让他给跑了。”

  美智子面色羞红,“谢谢你,知道了。”

  越羿在旁虽然没有听清说的什么,可明显知道是在说自己,就“吭,吭,”咳了几声。

  美智子冲着他笑了,“没说你的坏话。”

  送出院门,郁寒要他们二人留步,越羿对美智子说,“我有点事要问问郁哥,你就留步吧。”

  美智子满面笑意即刻僵住,失望地看着越羿。郁寒见状笑了,“真是长不大女孩,他不会跟我走的。”

  美智子不吱声,泪珠儿从眼眶里滚落出来,越羿赶紧安慰道,“我不会走的,只是有话要问郁哥,一会就转来。”

  “我不,”美智子倔强地说,“你们说什么我不听,就只远远地跟着。”

  当看到越羿满面无奈地摇摇头,最后点头同意。那笑意就又重返到那泪水未干的脸上。

  三人没走多远,就碰到一群扶桑武士谈笑着走过来,为首的小诸葛和武士们向越羿行礼,越羿也还礼。这时小诸葛见到越羿身旁的郁寒,想起先前在市场的一场“遭遇战”,立刻露出警觉的目光。跟随的有几个武士也紧张以待。等到越羿向他们介绍郁寒是自己的朋友时一郎才松了口气,“原来是个误会,误会。”

  “是的,误会。”郁寒也不想对他们解释什么,只是冷冷地说。

  越羿见他们两人这样对话,就感到奇怪,难道两人早就认识。不由得用询问的眼光看着郁寒,可郁寒并没理会他,只是静静地看着小诸葛,等他下面的话。

  小诸葛问道,“和你一起的那位女孩是做什么的,武功相当不错的。”

  “我不认识她,”郁寒冷淡地回答道。

  “不可能,”小诸葛不相信,“不认识她,你怎么会帮她?”

  “有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”郁寒心里不平,但脸上没流露出来,“你们这多人欺负一个小女孩,就不觉得有失武士的道义,违背武士的原则?”

  小诸葛原本认为既然郁寒是越羿的朋友,那么女孩和郁寒定是朋友,所以想通过这层关系借乾坤剑用一下,如果有了这把剑号令天下,那复国就有望了。没想到郁寒居然说不认识那女孩难免有些失望,又听到郁寒这样反问,就觉得很没面子,可是当着越羿的面不好对郁寒发作,再说心里也有几分忌惮郁寒的武功。不过无论怎样这面子总想要挽回来的,正准备找由头辩解却被刚刚赶回家路过这儿的山合家给打断。

  “原来是你这位少侠啊,”山合家听他们对话,就明白是郁寒给玉枫解的围,当时人多又天近黄昏没看清,只觉得有点像,“你可是出手解除我们的危难啊。”

  郁寒听这话不仅感到纳闷,更觉得有点夸张。见郁寒这副表情,山合家就解释道,“那女孩从外表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这小野太不识好歹,要是人家女孩出了什么问题,官府定会追究,到那时我们就有被驱逐出境的可能,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不足惜,连累我们这些人一起受牵连那就是断了活路哇。”

  “老伯,”郁寒向山合家拱手行礼,“您这是太夸张了,问题没那么严重。”说完就准备询问越羿这老人身份,当见到越羿向山合家鞠躬行礼并喊义父,即刻明白是美智子的父亲,就接着再次行礼。这时,众武士包括小诸葛都向山合家行礼。因为越羿自从家老归国后,就提升为家臣,虽然和小诸葛(鬼冢助)平级,但实际地位高出小诸葛。作为越羿义父的山合家此时不仅只是受人敬重,而且也成为说得上话的人物了。

  山合家对小诸葛说道,“你还不感谢人家帮你及时扭转错误,以免于酿成大错。”

  小诸葛一听这话说得有理,就赶紧谢过郁寒。这下郁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客套一番。山合家接着又邀郁寒到家小叙,被郁寒婉言谢绝。其实小诸葛也有这个意思,他想尽管郁寒说不认识那个女孩,但如果通过郁寒一定能找到。可是见郁寒这般推却,难免感到失望,不过他想通过越羿定能再次找的郁寒,想到这心里就释然了。

  山合家见郁寒执意要走就不再挽留,接着就招呼众武士们一起到家里聚,这是事先约好今晚中秋拜祭赏月。吩咐越羿早点回,然后正准备往家里走却发现美智子站在路边,就准备问她为什么不在家里帮阿吉干活却跑出来了,美智子用手偷偷指越羿,山合家笑了;心想这丫头盯得够紧的。

  望着众人离去,美智子也遵守若言;保持一段距离,默默地跟着郁寒和越羿的后面。郁寒笑着看了她一眼,美智子避开他的眼光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 走了没多远,越羿见四下没人,就问郁寒,“你是否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  “哦,你是说刚才他们谈的那件事啊……”郁寒有意打岔。

  “别打岔,你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。”越羿严肃地说。

  “这个问题呢,是这样,”郁寒继续打诨,“就是和刚才那事有关,不过呢,也可以说无关,但的确有些关系。”

  “问你正经事啦,”越羿有点恼火了,“你瞎扯些干什么?!”

  “是这样,”郁寒顿了顿说道,“我说的是实话,真的有关系,只不过太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。你得给我点时间,让我先把头绪缕清楚,才能将具体情况讲给你听。你现在要我讲,我也拿不出具体方案来。总之你现在就什么也不做,也不要想去做。最好就呆在这,哪儿也别去,让人不知道你,这叫;无为,而有为。”

  “你这说了半天等于没有说。”越羿不满地摇头。

  “怎么没说,就是等待时机。”郁寒认真地说,“不可冒然行动。”

  越羿轻轻叹口气,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可心里却有种莫名惆怅袭来,感觉自己就是成了编外人,如今就是无所事事,无所适从。

  郁寒赶紧宽慰道;“别这样,就目前情况我也只是探索,没成功的把握,等到有了眉目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。”又开玩笑道,“你比我强,两个女孩任你挑。而我确是没人看得上的孬儿,等有空把你的经验传授给我,让我也潇洒风流一回。”

  越羿无话可说,只有苦笑。

  送走郁寒,越羿满脸沮丧,心事重重,这今后如何似乎越来越渺茫了。郁寒可能是想找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,可世上哪有这完美的事。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可能会一事无成,但拼起来蛮干却会把事情搞糟。唉,总的来讲还是怨自己脑子不好使,想不出好点子出来。不过郁寒说的似乎有点道理,静下心来也许会想出好点子的,欲速则不达。

  美智子见越羿这般忧愁模样,就关心地问;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 “没什么,”越羿冲着她勉强一笑。

  “说出来,兴许我能帮你。”美智子向越羿靠近,真诚地说。

  越羿看着她这般无邪的样子,就逗趣地用指头在她鼻子上点了一下,“这些都是男人的事。”说完这话,心里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;小诸葛的鬼点子也不少,有时间找他聊聊,可能他会想出一些好主意。

  山合家把村里的妇女请了几个来帮忙,还有几个穿着和服女子在院子里帮着摆设,估么着她们不进厨房是怕弄脏了新装,看着她们进进出出的分不清哪是汉人哪是扶桑人,哪怕就从服饰上也区分不开,因为厨房里都没穿和服,而且走路也不碎步。

  越羿悄悄问美智子,“怎么没见有几个女孩子?”

  美智子瞥了他一眼,“怎么啦,心怀不轨了?”

  越羿顿时面红耳赤,尴尬地摇头。美智子见了这副窘态哈哈大笑。

  小诸葛走过来,“这么开心啊。”说完跟越羿闲聊起来。其他武士也陆续过来搭讪几句。

  不久,由山合家主持祭祀完毕。接下来开展欢庆娱乐活动,大家都坐在院子里,房廊下走道变成了临时舞台,没有乐器几个武士就拿起桶、盆这类的用具敲打,小诸葛吹起唯一一把乐器尺八,音色苍凉辽阔充满异域情调。舞台上几位身着和服女子随着节奏翩翩起舞,的确像那么回事。几个小孩不知道喊着什么,偷偷地抓起摆放在那儿的瓜果糕点之类转身就跑,吃完了又跑回来偷。在场的人见了只是嬉笑也不阻止,仍凭小孩嬉闹。

  人们所有的烦恼、忧愁都在这欢笑嬉闹中烟消云散,恬静的夜色被这欢悦打破,这种嬉戏的场面越羿从来就没经历过,欢笑愉悦使人有着难以言状的放松,生活原来可以这么美好。这时,小诸葛将曲调转换为一首欢快的小调,人们随着节拍拍着掌,有节奏地左右摆动身体,越羿即刻受到人群的感染,也跟着节奏摆动起来,不管别人哼的是什么意思,不由自主跟着一起哼起来。

  美智子边走边拍着掌来到越羿身边悄悄蹲下,晃动着脑袋端详着越羿那愉悦的脸廓,陶醉在宣泄后的那种轻松惬意之中,愉悦其实是上苍馈赠给人均等的雨露。这是谁也无法剥夺的,关键要看人如何寻求享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