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6-09-04 16:21:2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十一

  见郁寒用这充满狐疑的眼神看着自己,父亲佯装恼怒地说,“别用这种眼神看着为父的,这有不孝之嫌,你想做不孝之子。”

郁寒听了只有满脸无奈地摇摇头,父亲见状一笑,“这结果你还不满足啊,可不能太贪心啊。”这话显然是开玩笑,“有些事情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,会告诉你的。到目前你还是做好你当前的事情。”

  郁寒明白这话的含义,再追问下去无益。不过尽管这样郁寒还是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满意,而且也是完全没料到的,就冲着父亲扮了个鬼脸。

  父亲笑了,“你这小子。”

  “什么事这么开心啊,”刘妈乐呵呵走进来问道,“瞧你爷儿谈的这般开心的,走吧,饭做好了你们爷儿两边吃边吃边聊。”说完就转身走进客厅去了。

  晚餐比较丰盛,除了辣子鸡外,还有葱花蛋、一盘青菜、凉拌木耳、炒花生米、一大碗清炖鲫鱼汤。父亲果然没有抱怨肥腻上火的辣子鸡,只是笑着说,“偶尔尝尝极致,方知清淡之寡味。”说着端起一杯小酒一饮而尽。

  郁寒赶紧想制止,结果晚了。看来父亲这是真的开心了,以前很少见父亲这样喝急酒的。就连刘妈也说,“今儿个,庄主是碰上什么大喜事了,这般高兴。”

  郁寒给父亲又斟满酒,劝父亲慢点喝。父亲笑着说,“为父的知道。”

  郁寒有点纳闷,今天这事值得父亲这般高兴吗?自己的婚事八字还没有一撇,仅仅只是进行时,还不知道结果如何,而且还有一大堆烦恼事没解决,这对于一贯处事严谨父亲来说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 第二天早上醒了已是日上三竿了,昨晚太兴奋难以合眼醒时已是一觉睡过头。匆忙洗嗽完毕,吃了放在桌上的早餐,出门见刘妈又在院子里晾晒药材,就过去帮忙。

  刘妈看见郁寒就问道:“吃早餐了?”

  “吃过了,谢谢刘妈做的早餐。”郁寒冲着刘妈满面笑意。

  “你这小子,就嘴甜。”刘妈乐呵呵的。

  “刘妈,我父亲去哪儿了?”

  “庄主啊,他到村里去巡医去了。”刘妈边忙乎边回答道。

  郁寒顿了顿小声问刘妈,“刘妈,您认识源珲吗?就是谢源珲。”

  刘妈看了郁寒一眼,回答道,“认识啊,不就是你冷姨的丈夫吗?你问他干什么?”

  “我想,我想,”郁寒犹豫了一下说道,“我想打听一下他是怎么去世的。”

  “是这样啊,”刘妈翻药材的手停下,转眼看了一下郁寒,“你打听这干什么?”旋即又接着说,“听说是被人药死的。”

  “噢,是这样。”郁寒又问,“是那个龙霆海害死他的吗?”

  “应该是吧。”刘妈的表情有点沉重。

  “那你知道他和龙霆海的关系吗?他与龙霆海有过结?为什么要害死他?”郁寒追问道。

  “这个,”刘妈有点犹豫,“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,你怎么不去问你的冷姨?要不你问庄主啊,何许庄主知道。”

  “可能父亲知道,我有时间去问问他。”郁寒苦笑道,心想看样子在刘妈这儿也打听不出什么来,父亲肯定知道事件的原委,可就是不愿说出来。算了,这事急不得,慢慢来。

  玉枫觉得将乾坤剑还是放在家里安全些,到了要用的时候再取。当她回家把这想法对父亲提出来的时候,龙霆海就问玉枫缘由,得知玉枫遇到扶桑人这事经过后,龙霆海叹道,“难为你了,都怨为父的考虑不周。”龙霆海原本想玉枫一个女孩家,活动范围有限,在范围内基本有人保护,在则即便是有人僭越这剑,也只会夺剑不会对一个女孩家下杀手。再说又有小翠寸步不离地伴随,而且玉枫一向处事谨慎,不招摇,应当问题不大。因而忽略了玉枫爱打抱不平的个性,差点给女儿招来杀身之祸。不过玉枫省掉了郁寒解困这一段,主要是怕父亲过于担心,还有就是自己给自己保留一点秘密,以免父亲过多的询问难以回答,然而这也使龙霆海为玉枫能自救解困而感到欣慰。

  龙霆海带着玉枫走到山间的藏剑密室里,取出一把剑递给玉枫,“这把‘魔瑀’剑是上好混铁炼成,钢火极好不会断裂,不足的是剑身稍微重了点,男人用没问题,女孩使起来就有可能拖泥带水。”

  剑呈银白色,淡淡无光,剑脊比普通剑要厚实,这无疑增加的剑身的强度。剑刃口不锋利,只有剑尖部比较锐利。剑格部位简洁无装饰而且比较小,这就少了拔剑时羁绊。玉枫提剑挥动几下,感觉是有点沉,不过如果习惯了应当没问题,再说剑沉了砍力就大,这样将剑法与刀法混用也平添了许多妙用。接着随手将乾坤剑递给父亲,父亲笑着拒绝了。“这剑还是由你保管,你放到这密室里也行,只要你认为安全放哪儿都可以。”

  玉枫犹豫一下,还是觉得放在密室里比较安全,就把剑放到原来的剑架上。

  父女二人走出密室,龙霆海随口询问玉枫酒店的经营情况,玉枫将酒店的经营情况大致上向父亲汇报了一下,龙霆海听了后满意地点点头,忍不住赞道;“这洋人经营的理念就是独特,他的作重点在人而钱次之,按常理应是以利而为之,正可谓无利不起早。”

  玉枫见父亲如此欣赏迈克尔,就又说道,“迈克尔他说;浔阳镇靠近河边是个办工场的好地方,那儿水流好,可以将零星的织布工集中起来,统一管理,这样既能降低成本,又可以提高产量,而且还可以有效提高布匹的残次点。”玉枫说到这有个词想了好一会,“还有就是,就是机械化减轻体力提高效率,提高大家的收入,也不会因散户为资金周转不灵而停工待料的现象出现了。”

  龙霆海听得笑了,“这洋人就是不安分,酒店刚刚消停一点,就开始奇想,他也不想这工人技术问题怎样解决,要知道这技术高低差别是极大的,他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。”

  “这点迈克尔提过了,”玉枫说道,“他说找位技术高的教大家,就像餐馆里的大师傅那样,抓管理。”

  龙霆海摇摇头,“都是手工业者,这技术就是看家的门子,能够随意传人吗,但凡手艺精湛的都是家传,是数代人乃至数十代人的结晶,怎可轻易传人,殊不知教会了徒弟就会饿死师傅。”

  “那别人窑厂呢?还不是师傅带徒弟。”玉枫不服气地说道。

  “那可不一样,”龙霆海解释道,“那烧窑看火的都分开的,什么火候大师傅说了算,这诀窍是不会轻易传人的,一般都是嫡传。无论官窑还是民窑都是这样,别人世世代代都全靠这手艺吃饭。”

  “难怪得马丽爱亚说汉人就是太保守,以致于好多精湛技术到后来都失传了。”玉枫小声地抱怨道。

  “国情如此,不得已而为之,”龙霆海感叹道,“腰缠万贯不如一技在身啊,有道是天干饿不死手艺人就是这道理,别看有人腰缠万贯富甲一方,看上无比风光,如果经营不当或者不小心得罪权贵,一夜之间即可能变成身无分文的穷光蛋。所以说这洋人不了解国情,总喜欢用他们的观念发奇想,他不知道这办工场投资大,收益小,一个工场收回成本要得好几年,到时换个皇帝又是一朝臣,又变政策收为朝廷经营,那所有投资都打水漂了。”

  父女两边走边谈不知不觉走下山坡,龙霆海锁上后门,将一串钥匙取下一把递给玉枫,“这把钥匙你收着,什么时候要用乾坤剑了就自己去取。”

  玉枫接过钥匙,“这钥匙我拿了,那父亲,”

  没等玉枫后话,龙霆海就答道,“我这还有一把,不碍事的。”

  “那谢谢爹!”玉枫欢喜地收起钥匙。

  玉枫回到酒店时迈克尔高兴地迎了过来,小翠见了小声在玉枫身旁说道,“这迈克尔又有了新科目,瞧他得意的样子,定是有所新成果。”

  果不其然,迈克尔摆出一请的姿势,意思是要玉枫跟他到后面天井去看,当玉枫问他看什么时,迈克尔却笑着说他的船要试航了。玉枫有点纳闷这船试航不到海边去,却把她们往天井里带这是什么意思,玉枫疑惑地看了看小翠,指望她能吐露出一点信息,没想到小翠也是头摇的像货郎鼓,满脸的茫然。

  到是马丽爱亚出来给玉枫解惑,原来是迈克尔自己设计的船模型要试航,兴高采烈地邀请玉枫观看,走进天井只见酒店员工们大部分都在场,指点评论赞扬着。玉枫走近一看天井里长方形的水池里有一艘三桅船模,中间一桅却是一个大风车,看上去怪怪的,小翠见了忍不住捂嘴想笑,玉枫觉得这船模如此古怪定有它的道理,只是自己看不懂而已。

  迈克尔见状马上向玉枫介绍他的得意之作,“一般的船是讲究顺水顺风,我这船逆风也能航行,你看着风车迎风吹动它旋转,然后它带动船舷两边的转轮旋转,这转轮推动水,利用水的反力而推动船前进。”见玉枫似懂非懂地点头,就又接着讲解道,“这就像那磨坊里的水车,原理是一样,只是作用力相反,这转轮就像,就像桨一样,推动水,使船向前进。”

  这下玉枫才明白了,当还是觉得有点神奇,就急切地要求迈克尔试航,看看效果是否像迈克尔所描述的这样,迈克尔搓搓手,指挥水池前的两位侍应摇动放在水池前的大风扇,随着风扇的转速加快,船模的风车也由慢变快,船开始向前移动并逐步加速,周围的人们都随之欢呼起来,迈克尔此时别提多高兴,船模不一会儿就航行到水池的尽头。

  看到船模如此顺利成功,迈克尔兴奋得抱住马丽爱亚狂欢地转了几圈,面对众人的欢呼笑脸迈克尔又提出到大一点的水域去试航,看一下在自然状态的效果。

  一个侍应生小心翼翼地捧起船模,跟在迈克尔身后走出酒店,不一会儿就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一个离酒店不远处的池塘边,此时正是初秋季节,天空不时吹来一阵阵凉风,这时机太美了,迈克尔忍不住伸出拇指赞道,“好天,”接着又在胸前划十字,做了一番祷告,满面的虔诚。

  小翠也悄悄在胸前划十字,低声问玉枫这是什么意思,玉枫要她不要打岔,这事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。玉枫知道国人开航出行前要拜妈祖,不知他们西方人是否也要拜上帝。

  礼毕,迈克尔指挥侍应生慢慢讲船模放到水面上,自己脱掉鞋袜卷起裤腿,小心翼翼地将船模推到水比较深的地方,这事恰好有风习习吹来,船上的风车也悠悠转了起来,迈克尔将船对正风向轻轻松开手,船儿慢慢向前移动。众人都屏住呼气睁大眼睛看着船,那船儿也似乎扣动人们的心弦,随着风儿不紧不慢地加速前行。

  看到船儿顺利启航,人们提到嗓眼的心逐步向喜悦欢呼转换,正当人准备欢呼成功的时刻,风向略略转变,船上的风车也随着转向,船儿有点摇晃,众人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,玉枫此时有着想伸手去扶住船身的冲动,尽管明知是不可能办到的,但心里还是忍不住这样想。风似乎又大了些,船儿摇晃得更加厉害了,背风的船舷这边几乎进水,一下,二下,船歪了有摆正,摆正了又歪,玉枫再也忍不住和众人一样,从嗓眼里发出了惊呼声;船儿终于不堪忍受风的肆虐,疲惫地歪倒在水里。

  迈克尔看到这场景近乎绝望地用双手打水,然后痛苦地抱起头,悲痛地仰望天空说不出话来。小翠惊愕地在远处看着迈克尔的番痛苦的神态,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迈克尔会如此绝望,心想失败有什么了不起,大不了再从新来,或者改装后再试,常言道失败乃成功之母嘛,这洋人真是不可理喻,这么点小挫折都经受不起。

  玉枫通过迈克尔此时的表情就即刻明白,这失败意味彻底的完结,虽然玉枫并不懂得什么船体的结构之类的技术性东西,但从迈克尔一贯开朗大度的处事心态,就知道这实验到了绝路,所有的心血全部都付之东流。

  马丽爱亚赶忙吩咐几个人下水,有的将船儿打捞起来,还有几个人把迈克尔扶上岸。迈克尔满脸是水,眼里的泪水和塘水交织在一起,马丽爱亚掏出手帕心痛地给迈克尔檫去泪水,嘴里不停地宽慰着,“哦,我的迈克尔,可怜的迈克尔。”

  迈克尔此时像小孩样一把抱住马丽爱亚,绝望地痛哭起来,“no,no马丽爱亚,彻底失败了,马丽爱亚,我们的船失败了。”

  “噢,亲爱的迈克尔,”马丽爱亚捧着迈克尔的脸在他那沾满泪水的眼吻了一下,“我可怜的迈克尔,没有全部失败,我们可以去掉风车,改用人力推转水轮,这样还是可以逆流航行的。别难过,我的迈克尔,我们还是成功了一大半。”

  迈克尔一听这话,猛然醒悟,双手捧住马丽爱亚的双肩,仔细打量一下马丽爱亚,“你是我的马丽爱亚吗?”

  “噢,亲爱的,我是你的马丽爱亚,可怜我的迈克尔,你这是怎么啦。”

  “那你是怎么会有这么伟大的想法的?”迈克尔用手拍一下自己的脑袋,“我这脑袋怎么转不到这地方,你这是太神奇了。”

  “有什么神奇的,”马丽爱亚若无其事地说,“这只是千虑之一得。”

  “好一个千虑之一得。”迈克尔接着在她的脸上使劲地吻了一下,就抱着马丽爱亚转了几个圈,高呼道,“我的马丽爱亚太伟大了,太伟大。”

  众人的心情也随着迈克尔情绪为之波动欢悦起来。

  “这洋人真是的,”小翠笑着说道,“就像长不大的小孩,一会哭,一会笑。”

  玉枫也随着笑起来,她似乎也看惯了西方人的这种感情表达方式。

  迈克尔挺起胸,弯起胳膊,摆起一副绅士派头,让马丽爱亚挽起他的胳膊在众人簇拥下一起漫步回酒店。小翠看他这派头忍不住捂嘴笑,迈克尔到好还冲着小翠眨眨眼,逗得小翠乐得不得了。还是玉枫在旁提醒注意形象,小翠才收敛转为淑女样。

  迈克尔高兴得停不住嘴,一路上对玉枫讲这船的设计,什么吃水深度,宽度,重心,风力,风向啊等等,玉枫听得似懂非懂。不过大致上了解船翻的原因是因为重心和风向。

  事后过了很长时间玉枫才知道迈克尔为什么因此船设计失败而绝望,因为航行线路复杂,所以航行不能完全依赖天气,再则要经过海盗出没的地方,船速必须要快,要穿过苏伊士运河船体不能吃水太深,太宽。设计失败就意味着这条航线行不通,如果改变航线,那会增加将近一倍的路程,路上给养成本就会大幅提高,而且航线还要探索,这都是未知的。所以说设计失败就是全盘计划的失败,这么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