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6-02-21 16:30:5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十五

  接下来一切都顺利,这西洋人办事效率也特高,不到一月装修就基本完工了;酒店外貌和传统的中式酒楼一样,占地一亩多的两层楼酒楼内部全是西化的装饰摆设,进门正厅欧式吊灯,走廊两侧则是壁灯,虽然谈不上富丽堂皇,但却典雅韵味,充满异国情调典型的中西合璧。就连“馨龙候世”这酒楼的牌名也是中西合璧的,馨意寓新,龙是指龙家,候世是英文HOUSE房屋的意思。意寓;新型式龙家酒楼。不过这名字用汉语念起来有点拗口,用洋文念似乎挺顺口的。

  当玉枫带着小翠走进酒楼大门时,只见迈克尔兴高采烈的迎了过来,并用那蹩脚的汉语说道;“欢迎玉枫小姐莅临寒舍,乃蓬荜生辉……”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特逗。但见迈克尔张开双臂作拥抱之势,后发现这种方式不对,立刻改换为将手放在胸前行鞠躬礼……接着又准备伸手拉玉枫的手,按照西方的吻手礼。玉枫见这架势涨得脸通红,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小翠见状上前准备阻拦,只见马丽爱亚快步走来打开迈克尔的手;“这是天朝,小心礼仪……”

  迈克尔满面尴尬喃喃地说,“对不起,我一高兴就忘了……”

  “你去忙你的去吧,我和玉枫还有话要谈。”马丽爱亚对迈克尔吩咐道。

  迈克尔听了,无奈地耸耸肩头,“女尊男卑……”这个姿态看起来特滑稽,小翠忍不住捂着嘴偷笑。迈克尔转身忙乎去了……

看着迈克尔的背影,小翠说了句,“真逗……”见玉枫瞥了她一眼,小翠赶紧吐吐舌头低下了头。

  马丽爱亚轻轻拉起玉枫的手,两人一起并肩走到柜台前,马丽爱亚拿出几本账本给玉枫一一介绍;哪本是台账,哪本是流水……这些账目都是以后玉枫要定期查看的。尽管龙家不管理酒楼的经营,但各种账目是必须清楚的,也就是说龙家要了解酒楼的经营状况。其实龙霆海知道这酒楼前半年是不可能盈利的,不亏就是经营有方了,再就是人员培训这些都得开销……刚开始就没谈计入成本。

  接下来马丽爱亚就给玉枫介绍大厨皮特,那是一大腹便便的小伙子,还有二厨、堂倌,他们叫侍应生。这些人都是从万里之遥和迈克尔一起来的真不容易,别看他们这几个人还都会几句汉语,马丽爱亚说他们这几个人除了月薪外,年底还要分红。另外开张了还要招几个汉人打杂、跑堂。看这状况他们也挺难的,不过马丽爱亚却信心满满的,不叫苦,也不抱怨难,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。

  玉枫觉得马丽爱亚这时最缺的是钱,因为只有开销没有收入,作为同情就问马丽爱亚是否需要钱,马丽爱亚笑着谢绝了。玉枫认为她这是讲客气,就对她说:“钱多好办事,我们既然一起投资就等于绑在一起进退了,帮你也等于帮我,你成功也是我们的成功,这钱可以先记账以后赚了钱手上宽裕了再还……”

  马丽爱亚笑了,“谢谢你,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们预算之中的,天朝有句老话;‘不打无准备之仗’,你们答应与我们合作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,再说餐饮并不是我们的全部投资,我们还有商贸,坦率地对你说吧,开酒楼是我们计划的第二步,有了酒楼就有了我们的基地,我们将从小买卖走向大宗商贸……”

  听了马丽爱亚这样说,玉枫突然觉得自己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;我这不是等于把房屋免费租给你,如果你酒楼只是作个摆设,或者更本就不开张,那我这三年的合约那不就是颗粒不收,这所谓的五五分成不仅不只是个空话,而且就是个骗人的鬼话!想到这里心里免不了暗自埋怨爹爹;这么睿智精明的人,怎么连这小问题都没考虑到,居然在这阴沟里翻船,被人算计了……

  马丽爱亚见玉枫脸色有变,即刻明白了玉枫的心思,笑着拉起玉枫的手,“我们准备餐饮娱乐合为一体,来这边看……”说着拉玉枫走进餐厅旁边的一个大厅,玉枫被动地跟着马丽爱亚,心里这疙瘩还是解不开。但见这大厅里七七八八摆了不知是什么玩意,小翠一见即刻被吸引好奇地四处参观看稀奇,迈克尔指挥几个洋工人正在忙乎着,见玉枫一行人进来,就高兴地迎过来,顺手将一个台子上的转盘拔转,并介绍道:“这个是轮盘……还没结动力,到时候只要按动这个按键,它就可以自动旋转了。”

  “自己可以旋转……?”玉枫听这话不由得有点好奇。

  “是啊,给它动力就行了……”

  “动力……”玉枫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。

  “对,动力……”迈克尔知道玉枫没搞懂,“就是水,水车,水冲力,让它转……”

  玉枫明白了,“水车转动……”玉枫想起自家的暗道机关,启动都是靠水的冲动。原来这些机关也可以用于日常生活中,为什么就没国人想到这一点。

  见玉枫明白了,迈克尔非常高兴,他指着马丽爱亚,“她,主管外事……”迈克尔的蹩脚汉语说出来特别搞笑,“女尊男卑,我主管内务,技术管理……这里面的设计……”迈克尔指着自己,“全是我设计的……”迈克尔满脸自豪。

  听了迈克尔的这番自我介绍,三个女人都忍不住笑了……马丽爱亚笑着对玉枫说;“迈克尔的工匠技术堪称一流,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得就找他。”

  迈克尔拍拍胸,“没问题,尽管找我……”

  “好的,那先谢谢了……”玉枫谢道。

  玉枫转脸打量挂在大厅正对门的一个圆形靶子,这靶子不大挂在墙上,靶子下面是一座小舞台,估么着这靶子应当不是箭靶,因为从厅门到靶子也就只五十来步,可能是标靶。见玉枫在观察靶子,马丽爱亚就介绍,“这是标靶……”

  “就只练投标……?”玉枫觉得在室内投标有点不合时宜。

  “竞技的……当然少不了要带彩头……”

  “带彩头?那不就是赌博吗……?”

  “可以这么说,但不能说只为了赌,”马丽爱亚解释道;“准确地说应当叫博彩,因为这里面娱乐的成分要占的多一些。其主要是来参入的人不同,一般不会伤经动骨,更不会倾家荡产……”

  这不就是赌场吗,还冠以美名“博彩”,十赌九输,赌场其实就是为那些好吃懒做的人布下的一个陷阱,从而造成了世风日下,民不聊生。“赌徒输红了眼,你能管住他,卖地、卖家产、卖老婆多的是……”玉枫驳斥道。

  见玉枫持反对意见,迈克尔的心悬了起来,不知该如何解答。

  马丽爱亚淡淡一笑,“我们只接待富商巨贾,达官贵人,还有暴发户,其他的人概不接待,赚这种人的钱该没有问题吧……再说我们一般来说不做庄,只是提供场地及优质的服务,抽上一点利头而已,更重要的是开辟一个生意交谈的场地。”

  听马丽爱亚这样解释,玉枫举得还说的过去,不过龙家是不做赌博生意的,看到那些赌博的输得家破人亡的惨景,的确令人于心不忍。玉枫觉得这事必须反映到爹爹那儿去,由他定夺。实际上玉枫并不知道在芜州这地界上,大部分赌场都有龙家参股,只不过是表面上不经营而已。如今这洋赌场赌具新颖,玩法奇特肯定能吸引那些富商巨贾,达官贵人的光临,然怪马丽爱亚信心十足的,原来他们暗藏“杀机”啊。

  见玉枫脸色缓和,迈克尔在一旁悬着心放下了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忍不住跑上前抱住马丽爱亚吻了一下,并说道;“我爱你……”

  玉枫见状脸涨得通红,这种男女亲热的场景可从来没见过,难堪得就于同别人吻了她一样羞涩,小翠也红着脸在旁捂着嘴笑。

  “我爱你……”马丽爱亚也回了一句,轻轻推开迈克尔,用眼神示意站在身旁的玉枫,迈克尔马上会意了;这是在天朝,但内心的喜悦还是按捺不住,就拉着马丽爱亚要和她跳舞,马丽爱亚拗不过他,旁边的工人们也跟着鼓动欢呼起来,这时有一位工人吹起了风笛,悠扬的笛声响彻大厅,马丽爱亚随着节拍与迈克尔一起边跳边走上舞台,场面即刻欢腾起来,马丽爱亚快速旋转地跳地英格兰民间舞蹈……厨房里的厨工们被里厅欢笑声吸引,也一起跑进来随着音乐欢快起舞。

  这欢乐的气氛旋即感染了玉枫,使之突然产生莫名的冲动,有着试图奔放飞腾的感觉,可惜自己不会跳,而且也从来没跳过舞,要不然也会跑上去跳上一圈,把少女的羞涩统统放下,尽情地同他们一样欢畅一回,可是矜持把自己牢牢缚住。这难道就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必然区别……?

  狂欢过后,到了吃饭时间了,尽管众人余兴未散,但对于人来说吃是第一重要的,所以大家都带着欢笑走进餐厅,因为是便餐没那么讲究,个人都端上自己的一份,找个地方随便就坐。这种大众餐对于西洋人来那叫随意,可玉枫却感到有点不知所措,好在是小翠比较灵活,看了一下就明白操作方法了;客随主便,上餐台前给玉枫端了一份,送到玉枫面前,然后站在玉枫身旁伺候着。

  马丽爱亚见状招呼皮特给小翠端来一份,皮特笑吟吟端上来并示意小翠坐下用餐,小翠脸红红的只是向皮特道谢,却不好意思坐下。马丽爱亚这时才明白主仆有别的,自顾陶醉狂欢里竟然忘记了这规矩礼节,就对玉枫道;“入乡随俗,少些拘谨……”

  玉枫听了脸微微一红,对小翠使了个眼色,小翠嘴一翘嘟噜道:“小姐……”

  见小翠不听,玉枫就压低声音说,“不是跟你说过了,出门在外不要这些礼节的吗?”

  “这不是出门在外呀……”小翠不知是哪根筋僵住了,转不过弯来。

  迈克尔端着便餐走了过来,喜滋滋地在马丽爱亚身旁坐下,见小翠满脸不悦站在玉枫身旁,不知道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更不知该如何劝解,再说这异国的风俗搞不懂,容易出洋相,就站起身来,“女尊男卑,你们谈……”说完扮了个鬼脸,挺滑稽的,小翠被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。“不打扰你们……”迈克尔端着餐盘和皮特他们一起用餐去了。

  望着迈克尔离去的背影,玉枫小声问马丽爱亚,“你们风俗习惯是女尊男卑吗?”同时用手轻轻扯动小翠的衣角,示意她坐下,小翠小心翼翼坐下,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有点不自在,但脸上还是装出挺开心的样子。

  这一切马丽爱亚都看在眼里,“什么女尊男卑,男尊女卑的……”马丽爱亚笑着说,“都是没有的事,谁正确就听谁的,谁有主导能力就尊重谁的,不分男女,不分社会地位,一律平等……”

  这种提法到是前所未闻,“那三纲五常,正教礼仪都不要了……?”难怪有人说夷人是没教化的蛮荒之地,听她这种论调果不其然,玉枫心里这样想但不好说出口。

  “不是不要礼节,按照天朝的话;繁文缛节可以不要就最好不要,搞多了反而是个累赘,人与人之间应是相互平等的,相互尊重社会才能共融和谐。也就是说要想别人尊重你,首先你必须尊重别人……根据中医的理论讲究‘阴阳平衡’,其实也是这个道理,平等了才有可能达到平衡……”

  这话听起来颇有几分道理,玉枫思暗自忖道。抬眼见马丽爱亚盯着自己,那神情似乎有点怪怪的。貌似还有话不好说出口,就说道,“看着我干什么?”说出这话又有点觉得不妥,显得自己理屈了,还小家子气,又补充道,“我知道你能说善辫……甘拜下风。”

  马丽爱亚见状笑了,其实马丽爱亚之所以欲言又止,是因为她知道哪怕你说的是实话,如果对方本来就不想接受,那么你就是说的再中肯,其效果只会适得其反,此时见玉枫有接受意见的意思就说道:“你们天朝呀,最大的缺点就是明知道错了,还要坚持下去,恕我直言”马丽爱亚喝了一口葡萄酒接着说,“一向推崇赞誉夫妻‘相敬如宾’,可是到头来却推行实施‘女子无才便是德’,‘男尊女卑’之类的所谓男主外女主内一套,还说这叫什么遵循‘祖训’,说的不好听这叫着‘口是心非’。远的不提,就当朝的太祖母马皇后,打天下时一双大脚走天下,不说别人,就她自己感觉也极为方便,可是当权之后就变了,大脚不美了,又沿袭旧的一套老传统,裹脚之路,这不害苦天下妇女吗?这是美吗?我说这是陈规陋习。按照道家理论;‘吐故纳新’,旧的,不合理的就应当剔除,接纳新的,有朝气的事物,社会才能发展,国家才会强盛,时代方能进步。”

  玉枫暗自称奇,这个马丽爱亚或许人也,居然对天朝了解于此透彻。之后才知道这马丽爱亚有着华裔血统,难怪她长着和吉普赛人一样的黑发,原来她爷爷是华人,当年为治黑死病应波斯人之邀请,辗转去了欧洲,并碰巧治好了身为贵族小姐的马丽爱亚的奶奶,还留有一段动人浪漫的佳话,不过这是后话。

  此时玉枫庆幸的是自己出生在一个好家庭,要不也会裹脚,哪还能练什么武功……身为女人能够琴棋书画,花前月下固然好,但怎么也比不上能独立自主呀,依附别人,看别人脸色行事,什么大家闺秀,小家碧玉,其实都是被圈养得弱不禁风,逆来顺受……可是女人最终还是要相夫教子,找个能疼自己的男人这才是女人的归宿……但这似乎和前者有些矛盾……然而马丽爱亚夫妇却相处得很融洽,这种融洽在天朝是不可能的,搞不懂,“天朝的文明”怎么有时居然不及“红夷的野蛮”好……

  当玉枫把自己的这些疑惑不解讲给父亲听时,龙霆海只是用赞许目光微笑着听玉枫讲完,然后赞了玉枫一句:“女儿长大了……”

  然而等到龙霆海把这些事物一一解答出来,玉枫顿感心灵震撼,没想到社会人生竟然这么深奥莫测,实在是复杂难懂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