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之窘篇  

2016-12-17 15:59:30|  分类: 儒家之“困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庸帝

  朱厚照

  孝宗去世后,十五岁的武宗即位,改明年为正德元年,开始了他的帝王生涯。但这并没有把他从玩乐中拉出来,而是在刘瑾的引导下,玩得越来越离谱。先是在宫中模仿街市的样子建了许多店铺,让太监扮做老板,百姓,武宗则扮做富商,在其中取乐。后来又觉得不过瘾,于是又模仿妓院,让许多宫女扮做粉头,武宗挨家进去听曲、淫乐,后宫搞得乌烟瘴气,可急坏了当朝的大臣们,由于弘治时期政治还算清明,给武宗留下了一套非常刚正廉洁的大臣班子,这些人不顾身家性命,联名上书请求严惩八虎,武宗刚刚即位,还缺乏驾驭群臣的能力,见到如此声势浩大的进谏,有些支持不住,想与群臣妥协,除掉八虎,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老谋深算的刘瑾在皇帝面前声泪俱下地哭诉使武宗心又软了下来,第二天他惩治了首先进谏的大臣,内阁成员谢迁、刘健以告老还乡相威胁,但是被武宗欣然批准,群臣失去了领头人,只好做罢。就这样,一场反对八虎的运动,以八虎的最终胜利而告终。

  八虎在战胜了群臣之后,气焰更加嚣张,擅权跋扈。刘瑾又建立了豹房,里面藏有许多乐户、美女供武宗日夜作乐,武宗玩得更加肆无忌惮,刘瑾也靠着武宗的宠幸权倾朝野,但是他忽略了太监内部的争权夺势,最终,大太监刘瑾死于了另一个太监张永之手。刘瑾死後,後宫并没有安定下来,又出了佞臣钱宁、江彬。

  由于朝政的荒废,一场动乱正在酝酿之中,而这场动乱的发起者不是百姓,而是出自明朝皇室。这个人就是宁王朱宸濠,他妄图效仿永乐帝,趁武宗荒于政事,秘密准备叛乱,并于正德十四年扯旗造反。武宗皇帝并未因此而着急,这正好给了他一个南巡的机会,于是他又打起了威武大将军朱寿的旗号,率兵出征,可谁知行到半路御使王守仁已经平定了叛乱。这个消息丝毫没有降低武宗的兴致,他又一手导演了一幕闹剧,他将朱宸濠重新释放,由自己亲自在将他抓获,然后大摆庆宫宴,庆祝自己平叛的胜利。之后他就逗留江南肆意玩乐,一天,武宗亲自驾着渔船在江上打鱼,玩得兴起,不慎跌入江中,差一点被溺死,左右将他救起,由于当时已经是九月天气,江水寒冷,加之武宗已经被女色掏空了身体,自此开始生病,这一病就再也没有好起来。武宗匆匆回到京城之后仍不收敛,照旧纵情荒淫,身体日益虚亏,虽然太医们尽心治疗,可还是没有挽回武宗的生命,数月之后,武宗病死于豹房,结束了他荒唐的一生。

  高宗李治

  起初,他在还是太子的时候,就与身为太宗才人的武则天有染;太宗崩后,武则天出家,高宗又把她接回宫中为昭仪。李治的皇后本来不是武则天,是王氏,后因为与萧淑妃争宠,引入武氏,最后两人皆被武氏反食,斩去四肢,泡入酒内;武则天称之“骨醉”。于是武则天被册封为皇后。但是武后并不为高宗母舅的长孙无忌等关陇贵族集团所容,武后遂设法除去她的敌人。高宗因武后慢慢有主导政局的趋势,一度有废后的打算,未料计划被武后得知,事情遂作罢,但是协助高宗拟诏的上官仪则遭灭门。这件事情过后,高宗再也无由压制武后,后来又因眼疾问题,使得主政权完全操纵于武后手中。唐高宗曾在皇后的建议下使用“天皇”称号,与“天后”武则天并称二圣。

  李治本性仁慈、低调、俭朴,不喜兴土木,不信方士长生之术,不喜游猎,却也无大志,与四兄李泰争太子位时,也曾流泪哭泣。所以,唐高宗不是个事事称职的好皇帝,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。高宗后期的治世,有赖武则天执掌朝政。

  根据史书记载,李治长期有头痛与眼睛毛病,时常无法下判断,到晚年,眼睛几乎全盲,曾请御医秦鸣鹤(据考证来自东罗马帝国)医治,秦鸣鹤主张对脑针灸,武则天坐在幕帘后面大怒,认为要刺杀皇帝,李治在情急下则认为不妨一试,短时间内果真有效,但最后仍无法根治。

  宋高宗赵构

  靖康二年(1127年)五月初一,金兵俘徽、钦二宗北去后,赵构在南京应天府(今河南商丘)即位,改元建炎,成为南宋第一位皇帝。南宋政权初建,他迫于形势起用抗战派李纲为宰相,但不久赶走李纲,同宠臣汪伯彦、黄潜善等奸佞小人放弃中原,从南京应天府逃到扬州。

  建炎四年(1130年)夏,金兵撤离江南后,赵构才又回到绍兴府(今浙江绍兴)、临安镇(今浙江杭州)等地,后将临安府定为南宋的行在。金兵暂停南侵,宋高宗便抽调精兵镇压荆湖、江西、福建等路的农民起义军和盗匪,巩固了自己的统治。他虽然在防御金兵方面作了一些部署,任命岳飞、韩世忠、吴玠、刘光世、张俊等人分区负责江、淮防务,但只把军事部署作为乞降的筹码,始终没有收复失地的打算。他把金朝派到南宋进行诱降活动的秦桧予以重用,任为宰相,同秦桧加紧进行投降活动,竭力压制岳飞等将领的抗金要求。

  绍兴二年(1132年),高宗迁都杭州,南宋朝廷初步在东南站稳了脚跟。

  绍兴十年(1140年),各路宋军在对金战争中节节取胜时,宋高宗担心将领功大势重、尾大不掉,又怕迎回钦宗后自己必须退位,于是下令各路宋军班师。

  和尚原之战是南宋初年宋军抗金战争中的重要战役之一。这次战争由著名抗金将领吴玠、吴璘兄弟俩指挥,分别于建炎三年(1131年)五月和十月挫败金军,阻止了金军的西线攻势,保住了川陕门户。和尚原之战后,金陕西经略使完颜杲率军10余万,继续在川陕向南宋大举进攻,企图避开和尚原从宋军防守薄弱的饶风关入川。金天会十一年(南宋绍兴三年,1133年),在川陕之战中,宋军在饶风关(今陕西石泉西北)与金军进行的一次作战。金军因野无所掠,粮草不继,加之疾病流行,于四月初引兵北撤,吴玠乘机派兵于武休关(今陕西留坝东南)袭击金军后队,金军不备,被斩及坠涧死者数千人,丢弃所获辎重而去。王彦乘势收复金州。

  提起平庸皇帝,那历史上多不胜数。不过仅只是平庸并不会对江山社稷造成什么危害,因为皇帝无能可以将事物交给大臣们去处理,只要大臣们殚精竭力,国家还是可打理得像模像样。当然,不可能和繁华盛世相比了。不过这得具备一个前提;那就是臣子里面不能出野心家,还有就是皇帝不能“昏”(乱作为),有了这些方可相安无事。

  可是历史上具备有以上条件的皇帝,并不是很多,这就要看各人的运气和造化了。庸帝的存在使然,他们虽然无所作为,但没有他们不行;因为一旦皇位空缺,立马就会出现争夺皇位的局面,天下也随之大乱。所以说他们的自在存在也是他们存在的价值,当然,这里面也少不了被人利用的价值。

  其实有很多皇帝并不想管事,但又不愿意离开这享乐的位置。这也难怪,是人都想享乐,更或况皇帝。当然也有看破红尘远离世俗出家当和尚的皇帝,但毕竟是少数,因为皇帝的权利地位几千年以来对人诱惑太大了,使人无法抗拒。特别是对于那些权利欲熏心的人来说,更是蠢蠢欲动,欲罢不能。能够指使别人,而且别人对你惟命是从,想想那是何等快哉。可是很多人,也可说近乎所有的人都只想到手中的权利使用,却忽略这权利相应的责任。

  人们常习惯把婚姻比喻“围城”,而皇位却是实实在在的围城,这围城可不是婚姻的那种,想进就进想出就出。这可是只能进不能出,当你一旦坐上皇位想冲出围城那就得拿命来换,否则就只有拼命死守,别人破城之日就是你丢命之时。尽管人们都知道坐这皇位的后果,但古往今来能人志士前仆后继从不间断,这权利的欲望使人无法自己,正可谓纵“欲”之下必有勇夫,多少英雄豪杰都拜倒之下,肝脑涂地再死不惜。

  所以儒家就告诫人们;孔子曰:“不知命,无以为君子也;不知礼,无以立也;不知言,无以知人也。”安身立命无妄想,自己要首先了解自己。可有几个能听得进去?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
  实际上儒家每逢遇到这种情况,并不担心皇帝有不有作为,而是担心那些僭越皇权的“小人物”,一旦这些人做出小动作,轻则动摇社稷根基,重则天下大乱结果就是改朝换代,又一次王朝更迭。跟下来进入轮回模式;两千年来不断重复不断重演同一种大戏。除了角色轮换剧情根本就没变动!

  我们来看【论语·尧曰】”周有大赉,善人是富。“虽有周亲,不如仁人。百姓有过,在予一人。”谨权量,审法度,修废官,四方之政行焉。兴灭国,继绝世,举逸民,天下之民归心焉。所重:民、食、丧、祭。宽则得众,信则民任焉,敏则有功,公则说。通过这段文字可以清晰地看出“轮回”的集权模式并非儒家初衷。谨权量,审法度,修费官,四方之政信焉。权力谨慎使用,法律认真度量,已费的官位适当修复,推行政策要全国通过可行可信。尽管因历史原因我们没法看到儒家关于社会制度的设想模式,但可以通过时期的残片拼接起来能够大致上看清其轮廓。

  【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上】齐宣王问曰:“齐桓、晋文之事可得闻乎?”

  孟子对曰:“仲尼之徒无道桓、文之事者,是以后世无传焉。臣未之闻也。无以,则王乎?”

  首先可以肯定,儒家对霸主是坚决反对的。但孟子在后文极力赞扬齐桓公的会盟举措,这实际上是指出齐桓公已为后面制度制定作出不近乎完美的范式,因为孟子指出诸侯的征伐必须要得到天子的授权。而且比较明确地提出“王道”及“霸道”的本质区分。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几乎全是实施的“霸道”,鲜见“王道”。就连照搬我国儒家文化的日本,后来实行的“王道乐土”实际上也是货眞价实的“霸道。”【孟子·公孙楚】孟子曰:“以力假仁者霸,霸必有大国,以德行仁者王,王不待大。汤以七十里,文王以百里。以力服人者,非心服也,力不赡也;以德服人者,中心悦而诚服也,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。诗云:‘自西自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
  可以肯定儒家提倡的复周礼,绝对不是照搬周朝体制,从上面的赞扬齐桓公会盟就基本上定出了制度的方向。这个制度要优于当时古罗马的共和制,因为这里有着权力的制约。所以说;孔子指出这制度;“百世可知。”这话不是空口白话,而是有依据的。也就是说一旦实施这种体制历史上这些君主乱象将不复存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