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4-01-04 10:10:2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十一

  龙玉枫在悦来酒楼一住就几天了,这生意上的事刚接触完全是一头雾水,再说了有兄长龙云涛打理,不知父亲为什么还要她插手。这治安上有“四属”轮班管理,自己完全插不上手,龙玉枫成天与一些账簿数字打交道闷死了,闲暇之余到处转悠。实在觉得无聊就拉小翠练练剑,然而最大的烦恼就是无法悟通眼前这剑法的奥秘,这把“乾坤剑”除了出鞘能见到那蓝光以外,就没见其他绝妙的之处。带在身边除了提心吊胆以外,就不见派有什么用场,连睡觉吃饭都没敢离开手,最重要的是不敢让外人知道这剑就在自己身边,要不真有被人追杀的可能。不明白爹爹为啥要把这重担压在自己肩上,在家里几次想把这剑退还给父亲,可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去;毕竟爹爹年岁以高,这些重担一定要下传的。想到这些就只好硬扛下来。

  还有,这剑是把“坤剑”,爹爹的意思有可能是暗示;那把“乾剑”在一位风流倜傥的美少年身上,把这剑交给自己是希望将来双剑合璧,想到这玉枫不由得脸上热辣辣的发烫,心里边小鹿儿乱撞……不对,这剑是被人偷去的,那对方一定是个穷凶极恶的坏人。那也不一定,父亲坏,说不定子女是善良之人的。再说了,这么多年一直没听说到“乾剑”的下落,由此可见此剑应当落到成稳之人手中……玉枫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并下意识抽出剑,但见这幽幽蓝光在光亮处就不太显眼了,用手指弹这剑身能听到铛铛回响,剑锋很利,听说有的剑材料极好可以削铁如泥,不过玉枫此时不敢试,怕损了剑锋。

  此时听到小翠上楼的脚步声,玉枫赶紧将剑收好,并用布包好放在床上。小翠兴高采烈跑进来,“小姐,我们出去玩会吧,外面热闹得很……”

  “等过两天吧,等把店铺里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,到那时我们再出去看。”玉枫冷静地说。

  “哎哟,那要等多久呀,成天呆在屋里,都闷死了。”小翠跳着脚说。

  玉枫见了笑着说,“你别叫,到时考察市场,转悠得有你喊腿痛的时候,先休息好,养足精神……”

  “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累呢,我们分开做不行吗?先休息几天看账目,然后转几天看集市,这样呢,我们又玩,又不耽搁正经事,那不两全其美。”

  “看你什么时候长大,成天就贪玩。”玉枫嗔责道。

  “哎,小姐……”小翠走到玉枫身边拉着她的手臂摇晃着撒娇,玉枫用无可奈何地笑脸看着她。这小翠说起来是丫鬟,实际上玉枫一直把她当妹妹看。

  一群人分宾主坐定,所谓坐其实就是席地而坐,那些青年武士们成伞形围坐在越羿的身后。接下来又是喝茶,其间少不了要寒暄几句。越羿偷空回头打探一下,在人群中没有看到美智子的踪影。

  “听说你们武功有轻功,可身轻如燕飞檐走壁,还有的武功可练成刀枪不入,精钢不坏之身,不知是否可真有其事?”家老茗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问道。

  众武士不约而同的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越羿,稍远一点的忍不住伸长脖子向越羿这方向挪动几下,以便听得更清楚一些。越羿见状不好意思摇摇头;“江湖传闻岂可轻信,这些都是以讹传讹,无非是那些文人及江湖说书的故弄玄虚以便吸人眼球,糊人耳目而从中获利而已。如此诳语千万不要轻信上当……”

  听了越羿这番话语众武士于同凉水浇顶,凉了半截,脸上都露出失望的神情。有的人也忍不住叹虚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 “应该不会吧?”家老大人对越羿所言将信将疑,“那你是用什么武功打败我们的第一武士的?不会说是靠运气吧……”“是啊……”有些武士也觉得如此说法难以令人信服。

  越羿笑了笑说道,“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是说中华武术博大精深,但绝非说书人所讲的那样刀枪不入的神功,硬气功是有能抗刀砍,但并不是所谓的刀枪不入,如果刀砍下时再用力削动是会受伤的,轻功也是,只能练到动作敏捷,稳定性好,弹跳力高而已,你们想想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飞呢,只差没说腾云驾雾了那样更玄乎。”

  “言之有理……”家老大人点头赞许道,“不过明国的武功的确有许多绝妙令人无法理解之处……不知大侠能否给我们展示一下,以让我等开开眼界……”

  “这个嘛……”越羿犹豫一下,看到众位武士那渴望的眼神,就不好再推却了,“雕虫小技,献丑了,”说着脱掉上衣,露出胸肌,边讲解边演示,“武术讲究精、气、神,而且还讲究资质,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练武的。”

  有的武士听了这话忍不住插嘴道,“那怎样的人适合练武呢……?”

  越羿没有回答他们,只是自顾一路讲下去,“人有七经八脉,需要气血贯通。而武功就是利用这气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气功……”越羿说着提气,运气,只见臂膀上鼓起一个小包,“普通的人是不可能自行控制这气流的,”但见那小包顺着胳臂走动,“哪怕就是想将这气聚集在一起都不行,气功最大的玄妙之处就是能够凝聚普通人几倍的爆发力,在瞬间爆发出来。”说着越羿举掌似乎轻轻一推,就将在身旁欲动手摸他胳臂上小包的武士推得仰面朝天,那武士讪笑着爬起来……众武士见了不由得连连称奇。

  越羿微笑着向那青年武士伸过手,那武士站在那不敢拢身,越羿向前一倾身抓住他的手,那武士刚才吃了亏这次想挣脱,越羿抓起他的手只是握了一下,以表示歉意……众武士都以为这次又会拿他当示范靶,没想的是向他道歉,大家相视笑了。“武功除了练功之外,还必须连练武,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招式。如果你只练功不练武到时只会出蛮力,应用之时只有挨打份。反之,只练武不练功那只是些花架子,常言道;练武不练功,到老都是空。就是指这……”越羿说到这,再次伸手拉过那年轻的武士,在他身上关节部位摸了几下,之后拍拍他的肩轻赞道,“嗯,还不错,是块练武的好料……”那武士听越羿这样赞他开心得笑了,众武士见状都挤上前,想让越羿检验,越羿摆摆手说道,“习武之人除了要有好的骨骼外,更重要要有好的心智。戾气太重也不行;习武本为强身健体,太多杀戮危害武林其害人也害己。”

  众武士听了有人叹道:“这么多不行,那我锄强扶弱,保家卫国总该可以吧……?”越羿笑着答道:“这当然可以,只不过心态要好,不要心存杂念这样很容易走火入魔,因为气功的调协运气都是靠意念去完成的,一旦你分心走神气血走偏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 听罢这些,众武士议论纷纷,有的人自叹资质不行,也有的人自叹心神不宁,但大多数还是想学武功,都围上来求越羿教他们,越羿笑着推却道,“各门派都有很严的门规,不能乱收弟子的,实难从命啊……”众武士见难说动越羿,就把目光投向上座的家老,家老见状就对众人说道:“今天天色已晚,你们先各自回去歇息,我还有要事和越羿大侠商谈……”众人听家老大人这话,只有依依不舍地散去。

  眼见众人散去越羿到有点沉不住气了,因为接下来这位家老大人可能会找他谈教武士们武功,这不是免为其难吗。且不提门派之严规,就铃木太郎这样的人,生性好斗,处处逞强,哪是学武功的料。再说这些异国他乡之人,一旦学了一点武功就四处卖弄,那不招事惹非,搞得别人会找为师的讨说法,那何以得安宁。所以不等家老大人开口,越羿就急切地说道:“中华乃礼仪之帮,各派有严谨之规,无规矩不成方圆,习武之人讲德才兼备,唯德才兼备之人方能发扬武学,光大门派。所以各门派在招收弟子时十分注重弟子的品德,非德优者不收,还有,恕我直言,你们的这群武士里大多杀气太重,我看他们习武的目就是为了杀人复仇,绝非什么强身健体,更谈不上发扬光大了,你的这些人表面上是想建功立业,实则生灵涂炭。再则学业不成者,也不能自立门户……”越羿说到这里不由得自省,自己现在不也是一心想复仇吗,不过这是杀父之仇,和他们不一样,顾不得那么多了,只是一路讲下去,根本就不容家老有说话的机会,“因而像我等在学弟子是不允许私自将武功传授他人的,如有违反轻则逐出师门,重则废除武功……”越羿说完这些再看家老大人,但见家老大人笑而不语,只是笑咪咪地看着自己,越羿不由得心里犯嘀咕;我说了这么多他怎么还是不相信?就接着继续说,“您进入华夏之地应当时间不短了,我们的风土人情想必您也一定了解不少,不说别的,就单凭您这一口流利的汉语,就能断定您一定是一位汉学通。我想我说的这些您一定都明白。”

  家老大人哈哈笑了,伸手向越羿示意道:“喝茶……”说完他自个品了一小口,又看着越羿笑了,这一笑搞得越羿有些疑惑;这笑嘛有好多种,讪笑、讥笑、嘲笑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肯定都不是,狂笑、苦笑那更谈不上,难道他还是认为我说的这些都是托词,定要勉为其难……?家老大人看到越羿这副堕入雾里云样子,更是觉得好笑,不由得再次哈哈大笑起来。这笑让越羿更是丈二和尚摸头不是脑。

  “你所说的这些我都明白,”家老大人笑着说,“我不会勉为其难的。你说我们的武士杀气太重,这点本人不否定。你如果处于他们这种环境下也会和他们一样,对于这点也许你会否定,关于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讲清的,本人还是认为如果你方便的话,我是说如果,那么你就教几招搏击防身之术给他们就万分感谢了,其他的本人不敢奢望。因为我能理解你也有你的难处。”

  尽管听了家老大人这一席话,但越羿心里的疑虑还是放不下;这位家老大人这么晚约自己单独谈话肯定不会是只有这些。

  接下来家老大人就将他们这些人目前的状况大致上对越羿介绍一遍,原来他们是中山国边的一个小国,被大国灭了,国主被杀,他们这群人带着幼主亡命天涯,为了躲避追杀流亡海外,如今幼主住在海上的一个小岛上。而他们这些人是为了生计来到了大陆。

  越羿不明白这位家老大人对他讲这些是为了什么,也不知道这中山国在哪里,听美智子说过好像整个扶桑都不是很大,而这个扶桑又分为若干个小国,他们又是这小国之中的小国,实际上他们这自称为国其实是天皇属下所封诸侯,这若干个国家因权属之争连年战乱,的确够苦的了,然而最苦的应当是平民百姓。

  “华夏大地人杰地灵,人才济济,能遇上越羿大侠这样的人物真是三生有幸。”越羿心想他这是有求于我先把高帽子给我戴上,好让我飘飘然,然后全都答应他。没那么容易的本人是能把握分寸的,绝对不会忘乎其所以。   但万万没想到家老大人接下来会用那惊天动地,震撼人心的话语使他汗颜,羞愧,乃至无地自容……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