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3-09-05 17:20:2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  十

  皎洁的月光给夜色添了几分妩媚,徐徐的风儿吹拂在面庞使越羿感到充满温馨的惬意。起初和美智子走在这乡间的小路上,越羿心里还有几分担忧那些人会来骚扰,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担忧的逐渐消失,伴之而来的氤氲气息,溢满了甜蜜的温柔;那微风吹拂着美智子飘逸的长发,轻柔地抚摸着越羿的脸,令越羿心荡欲醉,美智子迈着温柔轻盈的步履,靠着自己如此之近,以至于能够感受到她的体香,心跳脉动。这使得越羿有股想拥她,抱她,那种冲动的感觉,其实越羿知道,如果他要拥抱美智子,美智子定会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抱里。

  可是为什么月萱就不这样呢,月萱的那双眼睛为什么总是那样令人琢磨不透;她仿佛离自己很远,而又很近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若影若离吧。眼前的美智子就像是上天有意安排在自己身边,来弥补这个缺憾的吧。要是月萱像美智子这样那一切该多美好啊。

  “你在想什么呀?”美智子轻柔地问道,

  “ 我,没,没想什么……”越羿思绪被打乱,有点忙乱地答道。

  “那个郁寒,你叫他什么来着?郁哥吧,”美智子说着转过身,倒退着走,“他怎么那么厉害,就能够算的到,不会有人来骚扰我们……”

  “那有什么厉害,蒙的呗。”越羿说这话时,有一丝醋意。其实他知道郁寒在作这样的断言时,定有充分依据的,只不过对郁寒那喜欢故弄玄虚做法有些反感,“哎,你怎么这样走路,当心摔着。”越羿关心对美智子说。

  “不会的。”美智子脸上流露出顽皮的神情。

  这到是越羿料想不到的,他不由得打量一下美智子,樱桃嘴,瓜子脸,窈窕身材,典型的中式古典美女,哪怕就是她说了她是扶桑人,越羿还是有点不相信,性格单纯直率,对了,还有点孩子气。说真的,是位好女孩。面对眼前的女孩这不得不激发越羿对她的好奇,“扶桑,离这应该很远吧……?”

  “是啊,很远,漂洋过海……万里之遥……”

  “不会吧,万里之遥……?”

  “虽然没有万里,可是在我的心中比万里还要遥远啊……”美智子脸上流露出无限的思乡之情,以及难以言表的痛苦思绪,那种失落和无奈刻写在眉宇间让人无法读懂。越羿知道触痛了她的思乡之情,但思乡应是对家乡的一种思绪,眷恋。那种魂系云绕的依恋,而眼前的美智子却似乎比这复杂的多。越羿不知道应当如何安慰她,甚至后悔不该提起她的家乡,但是流落在外的游子又有谁不思恋自己的家乡,谁又不赞美自己的家乡。

  “你家乡一定很美吧……”越羿试图将她的思绪转到好的方面来。

  “是啊,很美……”美智子叹美道,“箱根红叶,樱花盛开……清澈湛蓝的湖水,倒影出富士山……可如今满目疮痍,战火连绵……”美智子的叙诉使越羿了解到,远在异国他乡还有一块土地上的人们,为了利益权利而相互杀戮,虽然有许多原因他不了解也不太懂,他只知道那应当是蛮荒之地;那里人与人之间等级森严,凡事以武力说话,成王败寇是那儿的生存法则。为了逃避战火美智子和许多像她一样的人远离故土,流落异乡。越羿此时没法找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这位女孩,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地倾听她的诉说,并用同情的眼神来安抚她。

  “真羡慕你们的幸福生活……”越羿听了她这话,不由得诧异地看着她,说实话越羿从来就没有感到自己过得幸福。“你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,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首先不说别的,这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,不愁吃穿,市场繁荣,社会安定,这些就是幸福呀。还有,贫贱贵族等级界线几乎没有,就算是平民只要你努力通过考‘科举’也一样可做高官,出人头地人尽其才。我们的国家要是能像你们这样那该多好啊!”

  越羿长这大还是头一次听人说这就是幸福,他本想对她说这官场如何腐败,地痞流氓如何欺压百姓,但这些太复杂,一时半会也难以说清,再说自己也是一知半解,所以就提起今天她所遇到的事,没想到美智子对这些不屑一顾。

  “你们这民风朴实,恩怨分明,再说了还有律法管定,”美智子叹了口气,“要是在我们那,只能自保,没人敢帮你,除非你比对方更强大,要不你就只有认命屈从。一切全部由权力说话,没有正义。”美智子停顿一下接着说,“其实我们也有许多人崇尚明国的;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之学说,可惜这些人没有决策权。”

  说着说着,不知不觉就来到一个渔村,走进一家小院落,这房子从外表看和普通的居民房没什么两样,一进院子美智子就高声喊:“我回来了。”不一会就有一位大伯面带慈祥的微笑迎了出来,厢房里也迎出一位中年妇女,美智子给越羿介绍;这大伯是她父亲,那位妇女名叫阿吉。美智子的父亲给越羿的第一影像是不像扶桑人,因为他的发型不是那种看了使人感到别扭的“月代头”。这时村里有几个小孩嬉笑地扒在院子门边偷看,阿吉过去赶他们走,孩子们哄得声跑开了。

  上台阶进屋之前要脱鞋,这让越羿有点尴尬,还有一些见面礼,以及客套话叫越羿接应不暇,不知如何还礼。尽管美智子之前说扶桑如何处于野蛮时期,其实那是妄自菲薄,这扶桑的礼仪还是蛮重的,令越羿几乎招架不住,特别是这茶道,那身形,那手法,太为讲究,不同于国人,高桌子低板凳坐下只管喝就是。总之越羿觉得这些繁文缛节太束缚人了,不于大碗斟茶大口喝酒来得爽快。不过好在是她们父女两都会汉语,这给对话交流少了许多麻烦……      通过简单的交流越羿懂了原来扶桑重武轻文,士、农、工、商,她家的社会地位原来最低,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平民是不可以有姓氏,她家的姓是因资助“大名”有功,领主给敕的。难怪美智子要说她们的社会是一个贵族的社会,强权的社会,相比之下大明的百姓是比她们幸福多了。

  正在谈话间,忽听得院外人声吵杂,不一会儿涌进来一群人,少不了又是一番见面礼,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来看,这些人应当是武士,而且他们还有不少人会说汉话,只听得他们有人喊:“大明武士,”“哟西……”从眼神表情来看是对越羿的赞许,还有的人对越羿伸出大母指。越羿觉得这“大明武士”的称谓对他来说似乎有点贬低,因为按照扶桑的身份地位区分,他的地位应当是个大名领主。但越羿没有表露出来。然而这些人觉得这称谓很高,还带有崇敬意思。

  只听得他们叽叽哇哇的不知说些什么,只见有几个年轻的对他伸出大母指,“武功,功夫……”“哟西……”“好!”越羿明白了,他们是在称赞他的武功,所以就谦虚地客套一番。这时有膘肥体胖的武士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,这些人听了哄笑起来,美智子告诉越羿:“这位武士名叫铃木太郎,他说你力气没他大。”越羿听了笑了起来;这武功只凭蛮力那哪行。见到越羿笑,那胖子更不服气了,挥着手腕呼呀呼呀地喊。美智子格格地笑了,对越羿说,“他要和你板手腕。”

  越羿知道比蛮力是胜不了对方,但这么多人起哄,不比有失美智子的面子,也少了这些人的兴。不过越羿知道这板腕技巧,就是腕力向怀里用力,不要急于板倒对方,所以在拉开架势后,越羿运气尽量保持平静,无论周围人怎样鼓劲,始终保持这个方向,在一遍叫喊声中,越羿冷静看着那胖子憋得通红的脸,两人就这样相持着……美智子父亲此时出面,示意大家安静,并宣布比赛结果平局,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。尽管铃木太郎抽动着脸上的肉,一脸的不服气表情,但还是不得不面对这眼前的事实。然而这群人还是敬佩越羿的力量,因为他和号称“第一勇士”铃木太郎打了个平手,那热情也似乎随着议论而高涨起来。

  铃木太郎这时满面的不悦,因为都在赞扬越羿,自觉得没有面子,为了挽回面子,他又提出和越羿比柔道,人们欢呼着簇拥二人来到村子的场地,越羿推却不掉,几乎是被人架到这里来的,美智子一直紧跟着越羿的身边,她有点担心越羿斗不过铃木太郎,这柔道除了技巧以外,主要还是靠力量。所以她急切地把柔道的要领对越羿讲叙了一遍,越羿并不懂柔道,只是以前听人说过,似乎和蒙古摔跤有点相近,与武术格斗相差甚远,想把眼前的这个大胖子既不伤他,又要把他摔倒有点难。

  随着人们的呼喊声,两人拉开了架势,越羿运用自己拿手的逍遥掌,灵巧地躲过铃木太郎的近身靠拢,他知道对付这种用蛮力的人;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能让对方抓住,所以尽量躲闪,摸清对方的套路,找到他的弱点,然后攻其不备……铃木太郎仗着身大力不亏,张开双臂力求抓住越羿,利用自己强大优势打到对方,可是越羿就是不和他交手,有时竟然从他的胁下穿过,连连几次好不容易就要抓住越羿的,可都被他巧妙地滑跑了,这不得不使铃木太郎大为光火,忍不住骂了句:“八嘎……”

  这话越羿听到了,虽然他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知道这是骂人的。心里难免有几分恼怒,暗想一定要给点亏这小子吃下子。主意已定,就运用逍遥掌法里的一招“引蛇出洞”,这招类似太极推手,看似温柔,双掌接过铃木太郎的掌,这时铃木太郎见好不容易抓到越羿,就一下猛扑过来,越羿则顺着对方力量就势一拉,一招“顺手摘花”,将太郎拉向右边,原本这招和美智子打刘衙内相同的,可越羿没有使绊子,而是转身来了个“双管其下”两腿同时跃起踢到铃木太郎的腿弯上,铃木太郎这下摔得够呛,好在是越羿并没有用太大的力,所以并无大碍。

  众人在旁边欢呼起来,美智子满面红光站在父亲的身旁,见簇拥的人群有点松动就走了过来,这时听到有位中年人低沉说,“哟西,好……”在围的众人纷纷让道,鞠躬行礼,美智子在越羿身边悄声说道:“家老大人来了……”

  “好,很好……”这位家老大人走到越羿面前赞道,“明国武术,好!”

  这时铃木太郎从地上爬起来,满脸愤怒嘴里叽哩哇哪朝越羿嚷道,美智子见了赶忙拦在越羿的前面,越羿虽然听不懂他说些什么,但看铃木太郎的表情就明白他要翻脸。越羿并不慌,对付这蛮力武士心里有十足的把握。只不过此时不想把事情闹大,搞得美智子难堪。围观的众人也全部不吱声,他们也没想到会发展到这样。

  那位家老大人见状严肃对铃木太郎说了几句,只听得铃木太郎“哈咿,哈咿……”连连点头,接着他又转身对越羿鞠躬用生硬的汉语说道:“对不起,谢谢指教了……”

  美智子在旁边对越羿说,“家老大人对他说武术和柔道本来就不一样,输了就应谦虚向人学习,凭本事战胜对手才是真正的武士,撒横违背武士道精神。”越羿听了面露笑容,不知道如何回礼。

  家老大人轻拍越羿的肩,邀请越羿到他住处去喝茶。其实刚才越羿在美智子家已喝了不少,此时再也灌不下了,他只好用征询的目光看着美智子,可美智子点头要他去,越羿见推辞不掉就只好应允。此时越羿已明白这喝茶其实是扶桑人待客之道,但他不知道这上等人请下等人是给你面子,尽管越羿的身份地位不低,可美智子家是地位极低的下等人,而越羿是美智子家的客人,作为这样的身份被家老大人请那是极大地面子,但这一切越羿是感觉不出来的。这一群人都跟着家老大人走,越羿悄声问美智子:“这村子全住的是扶桑人?”

  美智子摇摇头回答道:“不是的,大部分是明国的渔民。”

  越羿听了笑着说,“我还以为你们把国家都搬过来了……”

  “就你乱说,这怎么可能呢。”美智子说道。

  家老大人的住处并不远转过村头的小巷就到了,行进间不时有几个小孩跟着来看热闹,但被大人们哄散了……

  家老大人说起来身份高可家里的摆设并不比美智子家好,整个房间只能用两个字形容“简洁”.越羿最不习惯的就是进门脱鞋,如今是没办法这叫做如乡随俗。屋里忙前忙后的一位中年妇女估计和美智子家一样;是位女仆。家老大人将这些跟随一起来的人全部拦到门外,可这些人就是嬉皮笑脸赖着不肯走,家老大人没办法只好摇摇头让他们进来,并且对越羿解释道:“他们这些年轻人大部分是才到大明,没见过明国武士,是想还多看你一眼,顺便交流一下,不好意思,打搅了……”听到家老大人这样说,越羿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礼,只好学着他们一样鞠个躬。不过越羿此时还是不知道这家老大人是个多大官,可以管多少人。这些人对他如此尊敬,而他们之间相处又如此地随和这有点真叫人搞不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