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英豪  

2013-05-02 16:32:5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一个多月没到江洲,江洲还真的变了样,先不说街市的繁华,就太守官邸现都有了守卫了。看样子随风飘摇又可以享受了。

  新陆逊慢步走上大门的台阶,说实话心里还真有点发虚;不知道这守卫是否阻拦。他慢吞吞地靠近这守卫,哪知守卫就如同泥塑一般动都不动。新陆逊有点纳闷了,这守卫是不是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啊。新陆逊东张西望地走进大门;这里面的格局和梓潼差不多。进入大厅只见厅里空荡荡的,新陆逊不由得想起了“清政廉民”这口号,看样子这随风飘摇可真是个清官,清得两袖清风,一贫如洗。

  这时有一个人从里屋走了出来,那人对新陆逊行了礼;“敢问将军,到此有何贵干?”

  新陆逊赶紧还礼;“鄙人新陆逊有事拜访飘摇太守,请问在府上吗?”

“请陆将军稍等,容小人去禀报。”说完转身进去了。

  新陆逊一人站在这觉得有点无聊,就欣赏中堂上挂的一幅劲松图,此松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有点象那迎客松,但那松枝没伸那么远,只见它长在悬崖绝壁上,身姿挺拔向上,傲迎风雪。吸引人的到是画两旁的对联;似随风,扎根悬崖峭壁中。形飘摇,任凭风霜雪雨扰。横批是;永保青馨。表面上看这是随风飘摇的个性签名,平仄对仗都不工整,可仔细品味,这字里行间有着很深的一层意思,耐人寻味……新陆逊细细地品味这幅对子,寻找这里面的深刻内涵……

  “是老陆吗?”随风飘摇人未到声先到了,打断了新陆逊的思绪。但见他高兴地边走边喊道:“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,我四处找你都不见你的人影。”

  “嗨,我们的飘摇大人。”新陆逊笑着说:“现在不比从前了,又是守卫,又是跟班的萧洒得很啊!”

“哪里,哪里,只能说比以前好了点,谈得上什么萧洒哦。”随风飘摇说着面露倦意;“唉,一缺人,二缺钱。事必躬亲,总起来说就一个字‘累’。本想找你帮我的,可是你已攀高枝……我介绍你来这儿,就是想你能够帮我的,没想到你未成年(低级)就跑去供职了,请你的人有眼光啊。我那时穷啊,发不出饷,要不,我决不回让人把你抢走的。”

 “过奖了,我有啥能耐,只不过是运气好,碰到你们这些人抬举我而已。”

  “哈……你小子也够谦虚的。怎么样愿意回来帮我吗?”

  “这个……抱歉,我现在不能来。不过如果你真的差人手的话,那我介绍一个我认识的朋友给你,他叫‘眯眯眼’。满不满意见面后你自己定。”

  “听这名字就感到不怎样。”随风飘摇摇头说。

 “人不可貌像,海水不可斗量。没见面就你下定论,未免太武断了吧。”

 “好吧,既然如此就看看再说吧。我们老陆介绍的应当差不到哪儿去。”

 “哎,千万别这样说,我说过,最后由你自认满意再定啊。”

 “呵……呵……”随风飘摇笑了。

 “其实,钱、人都好办。”新陆逊说;“钱,调整一下税收就有了。有了钱还愁招不到人。”

  “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啊,老陆。”随风飘摇叹息道:“调税,关系到民生、民意啊。不当家不知油、盐、柴、米贵。水能载舟,也能覆舟。到时人们都来反对你,你就垮台了啰。人就更难了;人心叵测啊。人品至关重要,很多人都难满私欲,真正一心为公的就象大熊猫一样难找哇,谁能保正他背后不搞你的鬼。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!”

 “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,”新陆逊觉得随风飘摇有点小题大作;“这也仅仅只是一个游戏而已。”

 “你还年轻啊,老陆。你要知道人的一生也是一场游戏,不是你玩他,就是他玩你或者是相互玩弄。关键是要看你扮演怎么样的角色。”

  “我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。”新陆逊不满地说;“你怎么对人生是这样的看法?”

  “比你大不了多少?!哈……哈……我可是你的父之辈了。你可能不信,我这号是两个人在玩,我和我侄儿。怎么样?有没有被我玩弄的感觉?被人玩弄不一定是坏事,主要看是善意,还是恶意。”随风飘摇说到这面露得意神情。“当然,我所说的只是人性的一个侧面,你不要误解。特别是在这缺乏制约地方,人性的邪恶面表露得更加无遗;为了一己私利,什么都干得出来。”

  新陆逊暗自思衬道;这随风飘摇还真有可能是两人,接触过很多次总觉得性格有点怪怪的;有时开朗,有时又显得古板,具体也说不上有什么差异,原来是这样就可以理解了。新陆逊只顾想自己的,随风飘摇后面讲的什么他完全没听进去。

 “算了,不谈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了。”随风飘摇似乎觉察到新陆逊对这话题不感兴趣,就转了话题;“嗯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 新陆逊见随风飘摇问他,就马上进入正题;“还是老问题,我不说你也应当知道,我想现在你应该改变主意了吧。”

 “还是关于联盟和结盟问题吧,其实联盟、结盟我都不在乎。只是不想听你们小娃娃的调遣,这你还年青不会理解的。”

 “这有什么问题,你的一切都不变,更不会派你去征战,你只管好你的领土就行了。”

 “那就结盟吧,不都一样吗?”

  真是个老顽固,新陆逊心里想,不敢说出来;有点气闷有点急:“这怎么会是一样呢,目前雄霸天下就准备进攻你,到时你顶得住吗,就是我们出兵帮你,可路有这远,一路赶来劳命伤财。还有……”还有就是已和云南的梦鹤居士联盟,你拦在中间影响物资互通。此话已到嘴边,但不好说出口。

  “雄霸天下何足惧哉,我杀他屁滚尿流。”

  “你能打赢吗?”新陆逊没好气地说:“别人一城两镇,资源丰富发展比你快;总兵力是你的三倍。就连我们目前都不能战胜他,所以我们必须连手,团结才有力量。”

  “你怎么涨他人之志气,灭自己之威风。”随风飘摇不服气地说。

  “这是摆在面前事实。”新陆逊觉得随风飘摇有点孩子气。

  “走,我带你去检阅我的部队。”随风飘摇说着就和新陆逊一起来到了兵营。随风飘摇满有兴致地在新陆逊面前炫耀自己的实力。他吩咐夏三虎、统黑虎(随他一起打下江山的两员战将)集合所有的部队到练兵场上。整个部队装备、军容都还可以,就是将领太少。而且仅有的四队骑兵都没满员,主要兵力是步兵;弓箭兵也少了点。如果单防守主要靠弓箭兵。

  “怎么样?还行吧?”随风飘摇问道,言语之间流露出自我陶醉的神情。

  “还行。”新陆逊回答道。“只不过你的将领太少,再就是你的部队缺乏实战经验。这两点对于今后战斗能否取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
  “我知道我的将太少,要你过来帮我你又嫌我庙小。”

 “联盟后,我可以天天帮你。”新陆逊不失时机地提联盟。

  “我也想啊,只怕到时你作不了主。”随风飘摇叹息道。

听这话,新陆逊激动了;“我怎么作不了主,辽总是个说话算话的人,万一……要是他们变挂的话,我就辞职不干了,和你一起打天下。”

  “到时就晚了,我的年轻人”随风飘摇说着叹了口气,“要是你是当家的就不同了。等等再说吧……”

新陆逊给噎住了。

  “夫子,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当新陆逊将谈判的结果向辽总汇报后,弓长辽向站在身边的传承风雅问道。

  “美哉洋洋乎其君意于高山,美哉汤汤乎其君意于流水……”传承风雅摇头晃脑地念道。其实已知道弓长辽心里在想什么,作何打算。

  “又来了,夫子。”弓长辽皱着眉头训斥道。

  “这个……这个啊,仗是要打的,合谈嘛,也是要谈的。”传承风雅说话象念书。

  “我看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弓长辽叹道;“不到这一步,他是不会相信我们的。”

  “不打不行吗?”新陆逊觉得打不太妥。“这不太好吧。”

  “不行啊,老陆。”传承风雅说道;“不能感情用事啊。我们不能让江洲落在雄霸天下的手里,目前注可靠消息;雄霸天下和原野孤狼来往甚密。一但雄霸天下拿下江洲,我们就有腹背受敌的危险。到时只怕梓潼难保。”

  “所以我们必需打,”弓长辽接着说:“我们不但要打,而且要尽快打。一定要抢在雄霸天下的前面动手。只是这仗应当怎样打……我们还需要认真核计……”

  “既然打了,还怎么和谈?!”新陆逊不慢地嘀咕道。

  “所以说这是个关键性的问题,具体怎样打需要核计好。”夫子说。“尽管这是一场可以说是没有悬念战斗,但要打好还是很难……”

  “我还是不明白……”新陆逊觉得有点对不起随风飘摇。

  “不要义气用事,老陆。”传承风雅说,“这是战争,是为生存而战斗。世上有多少英雄豪杰都有许多无奈,更何况我们无名之辈。总之到时你就会明白,会理解的。”

  “哈……哈……”弓长辽笑了;“我们不会让你为难的,老陆。到时还是要你去和谈。”

  “我不去了!”新陆逊赌气道。

  “只怕到时你会抢着去。哈……哈……”传承风雅也笑了。

  “我不该检阅他的部队,我这不成了间谍了吗,挖朋友的墙角……我这成了什么人了……”新陆逊无奈地叹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