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  

2012-05-10 11:02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三 

来人是苑林三杰之一“笑弥罗佛”白亚雄,此时他不请自来林君峰其实也明白了八九分;无非是为龙霆海之事来当说客的。这位师弟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攀龙附凤,巴结权贵在这点上特别看不上他,总觉得他缺少了做人的骨气。所以对他没有好眼色看,只是冷冷地甩了句:“你想吃就找位子坐下,如果有其他的事就免谈。”

笑弥罗佛只知道师妹和龙霆海有积怨,但他并不知道有多深,同时也觉得师兄不应当帮师妹把这种积怨加深,这冤家宜解不宜结嘛。笑弥罗佛果然不负其名,但见他毫无羞恼之色,笑眯眯地走了过来。郁寒也反应快赶紧让位照料他的这位师叔坐下。按辈份越弈应当称他为师伯,所以少不了也要客套一番,然后依次坐下。

这笑弥罗佛到是这儿常客,只见他拿起空盘子就巡场一周,不一会就端了半只鸡,越羿认识这就是那“丹凤朝阳”。没想到这快就被这位师伯“蹂躏”得惨不忍睹;但见他手、刀并举,不一会就三下五去二,风剿残云,只留得嘴边那红红的油腻。越羿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;怎么他就不怕辣?要是自己那不死去活来才怪,原来这吃中也有这般高手啊。

“师兄,这么好的菜,也不把好酒拿出来。”郁寒在旁听了,也不等父亲发话,就立刻给这位师叔斟了满满一大碗烧酒。这酒越羿喝过,烈得很,含一口在嘴里烧得你半天咽不下,所以又名为“烧刀子”。笑弥罗佛端起碗喝了一大口,这特辣再加“烧刀子”,就如同火上浇由,那味道可想而知了,只见笑弥罗佛张大嘴向天“啊……”一声,越羿心想这下可够他受的了,“好酒!好酒啊……”越羿听笑弥罗佛说出这话,不由得谔然。如果不是神那怎么能承受得了,难怪人们要称这位师伯为罗佛,其实应当更名为“食神”到比较贴切。不过佛的地位似乎比神要高。

“师兄,我敬你一杯……”笑弥罗佛见林庄主冷落他,就想方设法套近乎;“我先饮为敬。”在这儿他知道这酒的厉害,所以不敢说“干”。

“随意,”林庄主回礼道,接着举碗到嘴边呁了一小口,意识了一下。

“唉,这菜好,酒好,人不好啊……”笑弥罗佛大声地感叹道。

“师叔这话从何说起啊?”郁寒见状徉装不知,故意问。

“这出门看天色,进门看脸色,如此怠慢客人,怎能说好?”

郁寒原本想向这师叔解释这“庄会”的规矩,后一转念,师叔来过多次,怎会不知,他只不过有意这样说,目的是想向父亲找切入的话题,见父亲嘴角上掠过一丝轻轻的微笑,郁寒明白父亲是特意冷落师叔。而自己此是理应当唱“红脸”,所以赶紧起身,“怠慢了师叔,敬请见谅。师叔想吃些什么尽请吩咐,小侄这就给您端上来。”

“龙池鲫鱼,枯木逢春、神仙鸭子、西湖莼菜汤、奶汁肥王鱼、鼎湖上素、九转大肠、八仙闹海……对了,还有那个新做的什么,什么龙虎斗。”笑弥罗佛果然是食中高手,不歇气就一口气报出这么多菜名,他吃得了这么多吗。

郁寒听了,知道师叔这是借吃找话,以绕开父亲的气头,再找切入口。所以郁寒就邀越羿帮忙,不一会笑弥罗佛面前就摆满了菜肴,笑弥罗佛满脸笑容,尽情享用,同时又反客为主,邀郁寒、越羿和他一起吃。并向越羿一一介绍这些菜肴的出于哪个菜系,以及此菜的特点。越羿受益非浅;原来吃都有这么深的文化。

“师兄,你尝尝这个”笑弥罗佛指着西湖莼菜汤对林庄主说,“清洌爽口,碧翠鲜醇。味美难以言喻……”

“好,好,”林庄主尝了一口,“师弟随意……”接着又和身旁的两位老者吃与养身之道。

“食也,性也,抑制伤智,纵之伤身。”一老者说,“平衡谐调,不骄不躁,不偏不倚,清淡素食半饱为足,切忌暴饮暴食。”

“前辈说得是,”林庄主说道,“人以阴阳为本,五行平衡;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相生,相克,不偏不倚方可固原保本。不过,并非所有清淡都好,实乃因以地域而定;阴湿寒冷之地应多以燥食为主,高阳燥热之地则应以清淡为主,方可平衡谐调。当然无论身何处都忌过量。”

“林庄主说言极是”老者笑着捻须说道,“所谓知足者,方可长乐。”

“此理世人全明白,但七情六欲真能把持的又能有几人。远处暂且不谈,就此地如此长寿的除二老,还有能有谁。”

二老者闻林庄主此言,不由得开怀笑了,“哈……哈……林庄主此言差矣,老夫长寿全托庄主之福,庄主如此精通药理,养身之道,将来定能长寿,吾等老朽万万不及……”

“来日方长,来日方长啊……”林庄主说着举杯,“来,为二老长寿干杯!”

“随意,随意。”二老者端杯呁了一口

“噢,对,随意……”三人相视开怀大笑。

笑弥罗佛在旁听他们的谈话,总感觉到他们是在隐射自己,看样子此时开口定是自讨没趣,不于采取迂回,来个请君入瓮……只他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“师兄请尝这道菜,”笑弥罗佛指着龙池鲫鱼对林庄主说,“此菜鲜嫩爽口,柔滑细腻,选料上层,做工精细……”

林庄主举筷夹了一小快细细品味,立刻赞不绝口,并请二位老者也一同品尝,并感叹道,“适才品菜竟然把这道菜给漏掉了。”

老者笑着说道,“非也,并非漏掉,而是没品出来,众多口味以重味为先。”

“噢,乃他人抢了其风头,可叹,可叹啊……”林庄主笑着说。

“此菜什么都好,唯独一样不足。”笑弥罗佛插话道。

“喔……?”林庄主寻问地看着师弟。

“这鱼不正宗,只有我那儿的鱼才能做出绝妙的佳品,”笑弥罗佛见林庄主要上钩,就立刻借题发挥,“这鱼还要看季节,我看啊,这……立秋,处暑……”他搬着指头算,“下个月,对就下个月,我来请你们到鄙寨尝尝那正宗的‘西湖鲫鱼’,那才真叫是美味绝伦……”

“听你这么一说,到勾得老夫口水都出来了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老者哈哈大笑起来。

见林庄主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,笑弥罗佛暗自高兴;此事成功了一大半。这时来了几位庄户,七嘴八舌地要求林庄主给评定一下;哪样菜做得最好。并说,这庄会开过好多次了,应当给这些菜肴排个位,以此鼓励。

林庄主沉吟片刻,随即又用目光寻问身旁的两位老者,以征求二位老者意思,见二位笑而不语。马上会意,接着站起身举手示意要大家安静下来,“今年的庄会办得特别好,这当然是大家的功劳”

并特意提名赞扬几位主要操办的人……“现在有几位提出评比最佳菜肴,其实他们几位的意识,也是大家的想法。”以下在坐的庄户听了这话都大声议论比较起来,“大家静一下,先听我说;这今年的菜式比以往哪一年都要好,要数最好的……就我个人认为,只有更好的,没有最好的……”听了这话,下面即刻“开了锅”,有人说自己好的,也有说庄主偏心的,还有相互比较说对方差,然而大多数是推举几位做得最佳的菜肴,一时间热闹非凡……“先听我把话说完,是这样,我们知道这菜肴讲究的是色、香、味、型。我们就拿‘丹凤朝阳’这道菜肴来说吧,她一压群芳,无与伦比。那么她就应当之无愧,一举夺魁了……?其不然,在坐的有些人尝都不敢尝,为什么,众位都知道太辣;以至于这些人不敢下筷子。那他们能说这道菜不好吗?!还有她造型虽妙,却赶不上‘八仙闹海’,色彩太艳不能比‘清脆芙蓉’,味道再香也香不过我们的烤全羊。为什么会这样,其实道理很简单,因为特殊的原因我们来自五湖四海,四面八方,因我们的出身地域不同,所以口味不同。不同的口味怎能比较谁的最好?”庄户们听了这话都小声议论,觉得是这么回事。“还有,那辛辣的,口味重的,绝对抢清淡的风头。吃了辛辣的,再尝清淡,必定感到索然无味,这就是我们的味觉在蒙骗我们。你们说这样不公平的评比还有什么意义?”

越羿也觉得奇怪;这杏苑村的庄户怎么来自各地,经寻问郁寒后方知原来是“江南神手”巡医时,碰的有疑难杂症的人一时医不好,就带回来,后来这些人喜爱这山山水水,就留在这儿了。在这儿住下的不全是穷人,也有些家庭殷实合家搬来,当然并不是什么人想来就来的,这一切都要经庄里长老们考查通过才行。

就是穷的叮铛响来到这儿经大家帮助,也会很快富裕起来,所以众庄户之间相处很融洽。而且都征照庄规办事,严然一个和睦的大家庭。

散场了,越弈和郁寒边走边聊天,这时听到背包有人清脆得叫了一声:“哎……”两人不由而同地转身看,只见阿红捧着一包荷叶包着的食物轻快跑过来,面带羞涩地塞给越羿,并腆责道,“给你留着的包子,也不去拿……”黑夜里阿红的眼睛水灵灵的闪动着诱人的光彩,这眼神有点象月萱。不过没她那么凌人,到多一些温柔。“不许这样看着女孩……”阿红噗哧一笑,娇羞的脸庞飞过红霞。越羿当下不知所措,自感失态呐呐地接着她递过来的包子……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郁寒在旁咳嗽几声,

“少庄主,”阿红轻轻地叫了一声,她见郁寒看穿了自己心思,羞得满面红晕转身轻盈地,如同燕子般飞奔离去……

望着阿红远去的身影,郁寒对越羿介绍了阿红家的基本情况;阿红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家境也不错,善良温柔,能干大方,而且武功也好,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。他知道越羿心中有了人,所以就说:“如果你对她有感觉,就放心大胆去追,但不要脚踏两只船。如果你对你心上的人还放不下,那么就不要情种乱撒,做人要讲究做人的原则。”

  越羿笑着说,“郁哥,你多虑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“那就好,”郁寒其实也很喜欢阿红,他不愿看到她受到伤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