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十二  

2012-03-23 20:05:3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十二

 

 庄会其实就是大聚餐,庄户们各家抬出自家的大餐桌并成一长条,摆布在庄子里禾场上,升上几堆煹火,傍晚时分开始,禾场边一字儿摆开架锅做菜,众人高兴得忙碌准备了几天,现在是各家主妇大显身手的时候,最开心的要数那些孩子们了;他们时而围着煹火嘻闹,时而偷空摸一点没上桌的小吃,几个小伙伴争抢着分享……那些下厨的各家大婶大嫂们更是忙的不以乐乎,即要忙着做菜又要阻止自家小孩不要摸,并要他们等会开餐再吃,可这些小孩顽皮得很就是忍不住要去抓上一点,先尝为快。于是乎大嫂们笑着追,小孩子们嘻笑着跑,你追我赶的热闹非凡。

这聚餐的最大特点是;各种菜肴由各家主妇做出自家最拿手的菜肴,然后汇聚一起,任人品尝。因庄户们是来至四方各地,所以聚四方风味,既有北方面食,南方小吃,也有农家小炒,乃至各种菜系的大菜,可以称得上是美食会。

天公作美,一轮浩月当空,天空飘荡着一丝丝云儿,星星儿点缀着天际,天显得更加纯净清新。越羿和郁寒跟着林庄主走进禾场,碰到阿牛和几位年青人穿着庄服,腰配刀剑巡场过来,见到林庄主就行礼,“庄主好!”

“辛苦了,今晚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。”林庄主拍拍阿牛的肩。

“放心吧,庄主。”几个人异口同声道。

“今天我当值,原本准备和羿兄今晚痛饮几杯的,”阿牛遗憾地说,“只有改天了……”

原来这里没有固定的庄丁,治安是轮班当值,当班时换制服,下班后就是村民。遇到紧急情况大家一换制服,就全民该兵。

“没关系,日子还长着呢,”越羿笑着说,“有机会我们喝‘烧酒’,来他个一醉方休……”见林庄主看着自己,就不好意思地往下说了……

阿牛见状,向越羿眨眨眼,行礼,“告辞!”转身带队走了。

“庄主好,老朽这里有礼啦……”原来是越羿进杏苑村时在树林边碰到的两位老翁,此时也是来参加庄会的。

“不敢,理应是晚辈向你二老行礼。”林庄主谦卑地回礼,“你二老请这边上坐。”说着就摆手恭请将两老翁上坐。

“虽说有长幼,但不能不分尊卑,你是庄主,理应你上坐。”两老翁仍然相让。

越羿感到其怪,这两老也是庄里的人,那以前是怎么坐的,和以前一样不就得了,郁寒看出越羿的想法,就拉越羿到一旁,“每次他们都要这么客套一番,这是礼节,走,我们到那边去,看她们下厨。”

“刘妈在哪儿啊,怎么没看见?”越羿挺喜欢吃刘妈做的“红烧鱼”,想看看她怎么做的,顺便看看还有什么新的菜式,上次听到她提起过,当是没留意,所以没记住。

“嗯,刘妈在这边。”说着郁寒就带着越羿不一会儿,来到了刘妈的灶台前。

刘妈见越羿过来,非常高兴,“羿儿,今天刘妈要让你尝尝刘妈的拿手好菜,‘红烧狮子头’。”

“做好了吗?”越羿嗅到一阵刺激食欲的香味,忍不住问道,

“还没下锅呢,稍等会儿。”

“还没做好就这么香,把我给谗死了……”越羿说着,用鼻子夸张地嗅。

“哈……哈……不会吧,”刘妈开心得笑了,“这是阿牛妈的‘汤包’香,想吃,你就先尝尝……”说着就往旁边的灶台一指。

旁边灶台灶火熊熊,灶上一口大锅蒸笼热气腾腾,阿牛妈笑着招呼越羿过去,并要女儿给越羿拿包子,阿牛妈就是阿牛的母亲,其女儿阿红和月萱差不大,长得文文静静的,看到她,越羿就不由得想起了月萱,忍不住拿她和月萱作比较……只见她端起一个小碟子,小心翼翼从蒸笼里捻起一个包子放在里面,笑盈盈地递给越羿,越羿接过碟子,也不要她的筷子,伸手就想抓包子。

“小心烫。”阿红细声喊道。

“噢,真的烫!”越羿伸手被烫了,赶紧缩了回来,对包子吹了几口气,抓起包子就咬了一大口,“啊……”越羿烫得喊不出来,又不好意思吐掉,只是不停地跳脚,半天才喘过气来,“烫死我了……”。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郁寒笑着说:“这包子里面有汤,吃得时候一定要小心,不能大口,象你这样当然中招。”

“好吃,真鲜,就是嘴都给烫起了泡。”越羿吃得滋滋有味。

阿红笑起来都很矜持,微微弯腰,用手遮掩着嘴。不象月萱那样爽,想笑就笑毫不遮掩,阿红止住笑,轻吟地问,“还要吗?”

“要!”越羿赶紧答道,“这么好吃,我看没十几个是解不了谗的。”

“噢……”阿红面露惊讶的神情。

越羿见状不好意思,“哦,失礼啦,忘了问多少钱一个……我买多一些,吃它个痛快!”

阿红听了,又笑了起来,随即转身打开蒸笼取包子,郁寒上前阻止,“别拿了,阿红。”同时又告诉越羿,这里所有吃的都是免费的,“你呀一样不要吃得太多,尝一点就行了,要不然,到时你就只有眼福,没口福,吃撑着了后悔都来不急了。你喜欢吃这个,就要阿红给你多留几个,以后再吃。”

“这到是个好办法,”越羿嘿嘿地笑了……

“你看这边,‘豆皮’,有牛肉的,三鲜的,香菇的……”郁寒此时象做生意的商人,一样样介绍各种食品……。越羿吃过不少珍稀食品,但这样东西南北汇聚在一起,压根也没见过,毕竟才初次行走江湖,哪有见过这多世面。这下看来郁寒说的一点也不夸张,每样尝一点,这肚子都难以承受。

开席了,各人就坐,上首坐林庄主,左右分别坐两老翁,郁寒、越羿依次左边打横。接下来依照老少、尊卑坐定。小孩子们不上席,另开一桌由他们去尽情欢闹。开席前少不了庄主讲话;谈的都是今年的收成之类,表彰一些干活突出的人等等……以及都是大家的功劳之类的客套话。

到是那些孩子们按捺不住,拼命地在下面叨咕快点开席,其家长们不时过去亲柔地给他们几把掌,制止他们不要吵闹。

终于正式开始了,孩子们欢呼起来。这架式的确壮观;除了没有统一的服饰,其上菜的人数要多过皇庭,各家主妇手端托盘,托盘里装的都是自己做的拿手好菜,个个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一溜而按序排列,队伍里少不了能干未出嫁的女孩,还有会做菜的爷们也夹杂在里面。队伍按顺时针方向上菜,这菜不是放在桌上,而是一直端在手里,在坐的人每人面前放几个空盘,看到上来的菜就先尝一点,如果满意就夹一点到面前的空盘里,等会儿吃。

阿红随着队列的移动缓缓走过来,她手里端的是一大盘烤羊肉,这时节不大适应吃这类食品,燥性大,易上火。但出于礼貌,越羿还是用小刀在她的盘子里割下了一小快,放到自己的盘子里,面对着阿红那深情的笑脸,越羿不好却她的意思,就当她的面尝了一小口,当然也免不了要赞上几句。不过说实话,味道的确不错。可阿红并没有移步,而是示意要他再来一些。越羿见状就笑着说道:“我还要留点肚子装别的,还有你那包子,记得要给我留几个……”

“知道了,”阿红喜滋滋,脆生生地回答。

吸引越羿目光是站在阿红身后的那位女孩,但见那女孩红红的脸庞面带羞涩,手里端着一盘烧得鲜红油亮的全鸡,其间点缀着用瓜果雕刻的云彩,花草,见到这展翅欲飞的造型,越羿不由得惊叹;这分明是一件精美绝伦的工艺品!不敢也不忍心下筷子。“这能吃吗……?”越羿举着筷子不知如何下手。

“怎么不能吃?!”那女孩轻声反问道,“这道菜叫‘丹凤朝阳’,属于‘湘菜’就看合不合你的味口。”

“乡菜?我看那城里的‘大菜’也没几家做到这样的。”越羿说着又解释道,“我是觉得这菜就这么吃了太可惜了。”

“什么可惜,”郁寒在旁插话道,“别人做出来就是给人吃的,就只看你有没有这个消受的福份。再说这是‘湘菜’,不是‘乡菜’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消受的。”

“什么乡菜,乡菜的,你别在这绕口令,你不就是想要我搞破坏吗,那我就做给你看……”越羿说着就用小刀在鸡腿上割下一大块,说实话,越羿还是不忍心破坏了这菜的造型。随即放到嘴里,“啊……”越羿辣得直咧嘴,拼命地吸气,郁寒在旁见他中“招”,赶忙递给他一碗米酒,越羿大口地喝下这才缓过气来。“你小子又在耍我。”越羿指着郁寒抱怨道。

“哎,我早就提醒过你了,这可怨不得我。”

“你提醒什么啊,只是说乡菜,乡菜,这不是有意绕圈子糊我上当吗……?”

“哈,哈”郁寒笑了,“湘菜是四大菜系的一种,以辣为主,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吧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越羿感到不好意思,因为他的确不知道。他从小到大就只生活在那圈子里,整日除了练功就是习武,怎么可能知道这些。

随着上菜队伍的移动,一位年长的庄户端着一盘菜走到庄主面前,轻声对庄主说道:“我表弟来了……”原来,这位庄户的表弟不是庄子里的人,只因得罪了当地的恶霸,被打伤了,请了几位郎中都没医好,所以只好拜托他请林庄主给医治。按庄上的规定,外庄人没遇约是不能进庄的。这件事也不例外,事先已经得庄主同意,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的巧,正好赶上庄会。他原本就是厨师就此露了一手,做了一样好菜。

“他能走吗?”林庄主轻声问道。林庄主并不知道他的伤情,所以这样问。

“他能走,”那庄户赶忙答道,并把紧跟在身后的表弟介绍给了林庄主,林庄主见他面容憔悴,连端着一盘菜都似乎很吃力。赶忙起身,接过他手里菜放到桌子上,跟着就把脉,看伤情……旁边的老者见状插话道,“庄主,先吃完饭,再看……”

那庄户也附言“是啊,庄主,等会再看也不迟……”

“不碍事,要不了多长时间。”林庄主说着,示意那排在他身后的上菜队伍向前进。上菜的队伍又开始缓缓移动……

“你呀,这伤是会武功的人打的,看样子别人是下了死手,好在是下手的人内功并不深,要不你就没命了。我先暂且帮你疗一下……”说着林君峰运用“推拿”将他受伤处淤血赶散,并点了几下他的穴道,“现暂时帮你处理一下,日后让郁寒帮你疗伤,等会散了庄会我再给你开药方,你抓几副药煎服,几个疗程就应当没事了,在这多住上几日吧,把伤养好了再走。”

“谢谢庄主!”他说完就端桌上的菜,并要林庄主尝。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,原来他再也不感到胸闷气短,四肢乏力了。一下子精神好了许多,受伤处的痛感也似乎消失。忍不住喊道,“我好了,好了……真的是神手,神手啊……”接着倒身下拜。

林庄主扶起他,“还没有呢,我只是暂时帮你止住痛,要想复原那还需几个疗程,你现在切忌出大力,重体力。要细心调养。”

“谢谢庄主,谢谢庄主……”

菜上完了,接下来就是小吃,这小吃可不能夹到盘子里,一方面别人上菜的拿不了那多,再则自己面前的盘子也盛不下,你只有先尝,记住序号,等会儿想吃自己再去拿。

当聚餐进入正酣,人们觥筹交错,狂欢痛饮……这时只听得一人高声喊道:“如此美酒佳肴怎能少得了我!”

众人望去,但见此人肥头大耳,圆嘴眯眼。林庄主见到不由得锁紧眉头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