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(原创) 六  

2011-10-05 10:04:3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六

  越羿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,就起身走出客栈的后院,沿着条弯曲小道信步来到一遍小树林,林间有块绿茵空地,地角边小溪涓涓细流缓缓流淌,溪边点缀着花草飘散出丝丝淡雅清香,沁人心脾……然而却没见人影,甚感好奇、欣喜;没想到这喧嚣,拥挤,嘲杂的小镇竟然有如此幽静清馨之地,实为难得。随即活动了一下胫骨;将“逍遥掌”练了起来,“逍遥掌”法源于“太极”,讲究以柔克刚,以静制动,其招式与“太极掌”有点相似,但步法不径相同,它不拘限在“八卦”阵内,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……越羿现在还只练到第三重,母亲对他说要想练到四重以上必须打通百会、璇玑、膻中等几大要穴。能够打通这些穴位的当今可数的就是“江南神手”了,

越羿想找“江南神手”帮忙实为易事;因母亲就是“江南神手”的同门师兄妹——苑林三杰之一“冷面罗刹”冷茹霜。越羿这次出行其实母亲早已给他安排好了,去拜见师伯“江南神手”。此次路过浔阳镇,母亲吩咐过不要在次地逗留的,岂奈刚巧碰到龙霆海的车队,而其手下又仗势欺人,所以就……反正一切都是巧合,但又那么自然。在加上人们对龙吟山庄的神秘描绘,就更加激起了越羿探庄兴致,总之初生牛犊不惧虎,越是艰险越向前……

越羿练功正酣之时,突然收势,厉声呵道:“何人偷窥?还不现身……?”

这时从小树林间走出一个长得獐目鼠耳、躬腰塌背之人……一见便知定非善辈。来人满面讪笑,“请问客官,要……要船吗?”听来人的话语似乎乃客栈之人,但此人怎么知到自己想要船?!越羿立刻警觉,一把抓起那人的衣襟,把那人提得几乎悬了起来。

“你是何人?为何跟踪?怎知我要船?”越羿一连几个问,并没有把来人震住,只见那人也不回话,只是颠起脚,側起胸,用他那瘦骨粼粼的手指指越羿抓着他衣襟的手,越羿感到有点过份随即把手一松……

“你抓痛我了……”那人整理一下衣衫,然后慢吞吞地说:“来这里的人大都要租上一条小船,观光游玩,还有其他什么的,当然,也有人不租,小人在这只不过向客官打听下,是否租船,租与不租尽随客便……没想……”那人的后话没说出来,但从他那带有报怨的脸神上就可以看出,他准备说什么。

越羿不好意思地说:“刚才冲动,若有什么得罪之处,还望老哥海涵。”

“哪里……哪里……”看样子此人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,到底也不愧是个生意人,绝不放过一切赚钱机会;“我的船租金就十两银子,如果你自己架船就要交押金,但租金是不变的……客官可以去打听,这儿都是这个价。”

当下越羿就和此人谈好交船的地点,时间。

 

夜幕降临,越羿静悄悄躺在长满杂草的小湾里船上,小船就泊在这隐蔽的草丛中。为了避人眼目,越羿租船后佯装划船观光,将两岸的地形仔细地观察了一番,最后找到了这个僻静的地方,隐藏在草丛中,静候夜色的来临。

夜幕下,万籁聚寂,只有小虫不时的鸣叫打破这沉寂,越羿轻轻地划着小船慢慢驶出了这临时港湾,越羿小心翼翼地向对岸划着,那哗哗的水波声拌随着桨页轻柔地飘荡在夜空下。如果不是去干这事;如果越羿换一个心情,那么此情此景的确令人陶醉,可此时越羿完全没有惬意感,只是紧张、压抑;唯恐那么一点点响而惊动巡夜的家丁,而被他们发现……

船慢慢地驶进芦苇荡,没有了河道,船无法前进,正与老伯所说的没路可进。当下只有步行,可是用桨通了四周全是软绵绵的,不能站人;这就是那传说中可怕的沼泽地,不远处还不时鼓起一个个的气泡,仿佛想吞食任何敢进入的人。依越羿的轻功想跨过十几丈是应该没有问题的,但目前的情景来看,远远不止。越羿拿起几快事先准备好的石头向前投去,细辨回声……全部落在水里无一实地,怎么办?越羿脑海飞快地转动;是前进,还是回府?是孤注一掷,铤而走险……?应当还有其他的办法……

这沼泽地陷人,主要是接触面的问题,如果人不立起就不容易陷下去,还有,如果借助其它的力量,那么人就不会陷下去了……其它……越羿沉思一会,心里豁然一亮;这芦苇不就是最好利用的吗,把它放倒然后在上面滚过去……不就行了吗。想到这里忍不住自语道:“区区小碍,何足道哉。”接下来马上开始行动,

先将船边的芦草推倒,然后轻轻躺在上面,感觉还行。地当床天当被原来是这样的,不过这床湿漉漉的,实在是不好受。越羿调整一下姿势,选定方向,用力一路滚了过去……唉……龙霆海啊,龙老爷,费尽心机搞了这么机关,起结果一滚就过去了……越羿越滚越高兴……一连几个滚,人开始下沉……原来这里面没有芦苇了,越弈来不急细想,赶紧往回滚,可是没有了依托,滚不回去,当下心里有点慌乱,但尽管如此,越羿心里明白不能乱抓,不能乱动,否则死得更快……越弈看准离手边只有两三尺远有一支芦苇尖尖,于是奋力向前一抓,唉,就差那么一点点,但是经过这样一动人越陷越深,轻功陷在淤泥里也施展不开……运足气,准备再来一博……

越羿感觉就混身被绑住了一样,怎么也动弹不得,然而身子却慢慢往下沉……难道就这么完了,不行,一定要坚持,大仇未报啊,不能就这样去了……这时越羿听到身边有一物品掉落的声音,定眼一看,不由得大喜,原来是条竹杆。越羿抓住竹杆借力一滚,就回到了原“道”上,忍不住自嘲感叹地思忖道;“别人駡人是‘滚起走’,如今自己当真‘滚’出去……唉,人生有好多的无奈,能够‘滚’还是幸运,‘滚’不动那才是悲哀。”稍歇会儿,就照原路滚回去……

可能是刚才动作太大,其响声惊动了巡夜的家丁,只听到家丁们在喊:“有賊!”

“快抓贼!”“在这边……快……”剎时间人头涌动,火把通明,“快……贼往河上跑了……”这时有一队人从咏龙桥上高举火把跑了过来……

  越羿翻身上船,叫苦不迭;这后路包抄如何逃得掉。当下也来不急多想,只顾拼命地划船……赶紧靠岸,否则必被擒无疑。

 “快……快……这边,在河上!”家丁们高喊着追了过来……上游有两条快船,打着火把高喊着如同箭般直冲过来……

 好在是这河面不宽,越羿一靠岸就弃船夺命狂奔……正可谓急急如惊弓之鸟,慌不撤路。见前面一遍树林就钻了进去,此时已是疲惫不堪,气喘吁吁,仰面背靠大树喘着气稍稍休息……

 不一会就听见有嘈杂的脚步声跑到树林边;“在这林子里,”家丁们杂乱地喊道,“看见他跑进去了……”“把这林子围起来”有人高声下令道,“是……”家丁们应声四下散开……

“这小树林给我彻底搜,我看他能藏到何时……”“是……”家丁们的声音从几个方向传来……哎,坏了,这林子太小,不能藏身,赶紧另寻它路,再迟被包围了就麻烦了。越羿急忙朝没有火把光亮的地方跑去,不一会跑出树林,见夜幕下有条蒙蒙的小道,也不管他通向哪儿,只是一溜烟地奔去……

 “往这边跑了……”随着喊声,家丁们高举火把,尾随追来。

  路弯弯曲曲通向山上,越羿欣喜;到了大山里,随意找个草丛就可藏身,论他再多人也无法找寻。跑了一会儿,甚感失望;这山没几棵大树,杂草也少,看那蒙蒙的山,似乎又燃起了希望,山边不行,山里应当可以的。一路前行……果然事随人愿;山上树木开始茂密起来。

 然而好景不长,当来到个三叉路口,唯有左侧一条路通往山上,前行之路晃动着火把光亮被人堵住,光亮下隐约可辨领队的是“四属”之一不是刘九,就是马震,虽然越羿没有和他们见过面,但从穿戴上就可看出,直接冲杀过去,那肯定不现实,因为后面的追兵杨洲马上就要赶到。如果沿着这条独路上山,那末其实是告知追兵自己去向,追兵一路追过来难以藏身,再则这山上有没退路还是未知……

  越羿灵机一动,迅速脱下衣衫包住一块大石,从路边滚下了山坡,随即转身快步向山上跑去……

 不久,就隐隐约约听到远处传来;“矛贼从这滑下山坡了……”“这儿……”

 越羿窃喜,由他们找去吧。不过此地也非久留之地,不一会,他们找不到人定会沿这条路寻过来,于是又鼓起劲向山上进发……一路走来,越羿感到以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,这大山深处郁郁葱葱,树壮叶茂,何愁没藏身之地……这夜半之时都飘来阵阵幽香,要是白天那就美了……

 越羿感到步履有点沉重,可能太累的原因吧……眼皮耷拉下来……靠到一棵大树边躺下了…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