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(原创) 八  

2011-10-25 10:39:1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八

 

  但见来人用手不断地在黑暗中比划着,越羿更感到疑惑,出于一种本能的警惕,手紧握着刀柄随时准备出鞘。

 “我爹是聋哑人……”月萱解释道,“他说见我们这晚还没有回去,就找过来了……”

  接着月萱和她爹比划着哑语,越羿在旁边观看他们无言的对话……

 “爹要我们快回去,”月萱边比划着边说,“他说夜晚山上风大,有露水,当心着凉……走吧,回家……”

 三人沿着山间的小道默默往回走,看到前面行走的老人那龙钟背影,越羿忍不住问道:“你爹爹是天生的聋哑人……?”

 “不是的,是十多年前生了场大病,没钱医,后来就这样了,我当时还小……”

月萱说到这,嗓音有点哽咽……

 越羿本想问她关于她母亲的情况,见此状况就不好再下问了。心里感到沉甸甸的;没想到眼前这位开朗、活泼的女孩,年纪青青就经历了这多的磨难。

 回到竹屋,月萱点燃了灯,灯光映照下月萱的脸庞红红的,先前的烦恼忧伤荡然无存;“今天晚上,不让你睡我的床。”说到这,月萱面带羞涩,脸更加红了,“让你就睡堂屋的地上!”说完,月萱仰起下巴翘起嘴,闪动着水灵的大眼睛顽皮地看着越羿,这神态如先前判若两人,仿佛这灯,这光是专为她消除烦恼而准备的;有了光,她就有了彩!

 “没问题,”越羿回答道,他不明白这女孩怎么变化这么快;难得的胸襟,如此的情怀,什么都放得下……

 月萱盯着越羿观察半晌,越羿疑惑地看着月萱,不知其所以然。“骗你的……”月萱大声说完,忍不住咯咯地笑了。“你到我爹爹房里睡,床都给你准备好了。怎么啦?生气啦……?”

 “怎么会呢,在堂屋里睡也是应当的。”

 “还说没有,听这语气,就是生气了。就是小骇子……一个……”

 “这点小事就计较,那还能出来闯江湖?”越羿说道。

 “说得也是……”月萱憋着男腔说道,忍不住自个笑了。

 来到房间,月萱的爹又打着哑语,月萱翻译道:“我爹说,寒舍简陋,委屈客人了。”其实床铺收实整整齐齐,就客栈也只能这样。

 “对你爹说,这相当不错了,特此谢过……”越羿对月萱说道。

 “你自己对他说。”月萱调皮地说道。

 这不是有意为难我吗,越羿想反正不会打哑语,就抱拳对老爹行了个礼,老爹见了高兴得合不拢嘴;向越羿连连摆手……

 

 出于新奇感越羿在这干农活,一干就是好几天了,越羿总觉得有股说不清道不楚的力在吸引他,使之离不开这儿……农家的田园生活其实相当清苦,但是苦中有乐,乐在其中;而且让越羿没想到的是这看似简简单单锄禾,居然要讲究章法,这步子可不能乱站,乱了步伐不仅将松过的田踩得板结,又不美观。两腿不能均衡地交替调解,人容易加快疲劳,看样子,人间的万物是相通的,这要靠人去领悟。

 “开饭啦……”听到这清脆的喊声,越羿心里掠过一丝甜蜜,这就是农家乐;妇姑荷箪食,丁壮在南岗。什么时候有个童稚携壶浆就好,可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,就想得那么远,越羿自觉其想法可笑。别人与你的关系都还没挑明,就开始憧想未来,是否太单相思了……

 “你发什么呆呀?”月萱高声喊道,“还没饿吗……?”

 “噢,来了。”越羿放下锄头,从田里小心走了出来,怕踩坏了禾苗。

 “你呀,有点呆,沿着进去的脚印出来,不就得了……”月萱嗔责道。

 到是老爹好,一个劲地比划着,对越羿伸出大母指夸赞。

 “好吃吗?”月萱问道。

 “好吃,真香。”

 “吃了几天的斋,感觉怎么样?”

 “吃斋?”越羿听这话有点不懂,旋即明白了,“噢,还行,不错的……”

 “总是这句话,就不能换点别的,”月萱不满地翘起嘴,但很快又转为笑脸,神秘兮兮地说道,“我们去打猎,改善一下生活怎么样?”

 “好啊!”越羿含着一口饭回答道,终于有了施展拳脚,大显身手的机会了,“现在就去。”

 “瞧你,这么激动,当心噎着……急什么呀,”月萱嗔责道。

 “那什么时侯去?”

 “晚上去。”

 “晚上打什么猎啊?”越羿费解,晚上看不清楚怎么打,不被野兽咬着才怪……

 “打野猪,用陷阱。野猪晚上才出来觅食,我们在它出来没的小道上下卡子,挖陷阱……”

 “那就下卡子吧,挖陷阱太麻烦。”

 吃完饭,休息一会,两人就开始做卡子,一个多时辰就做好了。接下来就是找地点;月萱相当熟悉野猪的路径,她边做边解释,别看这些猪,它们可一点都不蠢;耳朵鼻子特别灵,所以要在下卡子的地方撒上一些新猪粪,掩盖其他的气味,而且潜伏的人一定要处下风,要不就会被它闻出来,不一会儿两人就在选定的地点下设完毕,然后在一个僻静的位置潜藏下来……

 夜幕慢慢降临,阵阵风儿吹得山林唦唦响,野猪还没出现。是否选错了地点,越羿看看匍在身旁的月萱,只见她注视着小路的远方,那忽闪的眼睛这会儿一眨都不眨,微风吹浮着她的秀发,轻柔地抚摸着越羿的脸,痒酥酥的十分惬意。越羿感觉到她那如兰的呼吸,令人心醉……越羿调动一下身姿,装着无意识地触摸到她的手,却被她推开,“别动,快来了!”月萱小声吩咐道。

 越羿脸上一热,自己是否非君子之为。越羿不明白,别人很容易就办到事,到他这儿就这么难;这女孩对他是有好感的,然后,女孩就应当说“我喜欢你”,于是两人就,“山无棱,天地合”山盟海誓地爱得天混地暗,书上都是这么写的。

 哦,对了,有时应当是男方先示爱,因为女孩羞涩……那自己应当怎么样开口呢,“我喜欢你”这话太俗了吧,换一个,换什么辞呢,要是别人拒绝那多没面子……不,男子汉,怕什么,豁出去了……噢,可能是自己没给别人讲清来历,就不是真心待人,那别人怎么会爱一个不真心待她的人?还是以后找个机会给她讲清楚……

 “来了……”月萱急促压低嗓音将越羿从纷乱的思绪中唤醒。越羿定眼一看,来了一群,它似乎发现了什么,警觉地四下张望……吹拂过来的风中夹杂着猪潲味及阵阵的哼叫声,它们好象在商讨着什么……最后,终有一两个胆大的在前面探路,那猪用鼻子向前边拱边哼,慢慢走近下卡子的地方,它们两似乎发现异常,停了下来,拼命地嗅,然后两个有哼哼叽叽商量一会,最后终于作出伟大的决定;继续前进……不过遗憾的是它们绕过了卡子,哼着难听的小曲,幽然自得地向前……

 “后续部队”看到没问题,也陆续跟了上来,这几个蠢猪一点也不蠢,它们按照“前军”的足迹走,到是最后面的“散兵”洋洋得意的,稀疏而来,危险的地方你们上,有吃的那就该我来……这几个自以为聪明的蠢猪,没想到危险就在它自得开始。

 只听到叭的一声,一头大肥猪不知是自己踩上去,还是别人把它挤上去的,反正它那肥肥的后腿给卡住了。接下来就是拼命地唉嚎……它的同伴这会儿都变得聪明起来,一溜烟全跑了,谁也不管它。

 看到那些野猪都逃走,越羿再也按捺不住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……月萱大喊;“等一会!”但已经晚了,越羿挥刀向猪头砍去,这老猪不知是练了“铜头功”还是“铁布衫”,仅仅只伤了它的皮毛,野猪招受到袭击,一下变得狂暴起来,只见它呲牙咧嘴,吼叫一声,挥动着獠牙直冲越羿……越羿见这畜牲脚被卡住,料它也发不了什么威,没想到这畜牲一吼,一跳,一冲,力气倍增;竟然将碗口粗的卡子给绷断了。

 这下它威风了,但见它呼地一下冲向越羿,越羿没防到会这样,赶紧闪身躲过,可衣脚被它的獠牙挂住,撕开一道口子,越羿惊得一身冷汗……月萱在旁边喊道:“刺它的下肋!”。那畜牲见有喊声,就转向攻击月萱,越羿见状急忙将月萱推开,月萱到也灵巧,一个小翻滚躲了开……越羿挥刀将野猪的注意力引了过来,此时越羿到也冷静了,他运用“逍遥掌”的步法与这畜牲斗起来,他时而在前砍猪头,时而闪到猪的身后……逗得猪乱蹦乱跳,乱哼乱叫,这时越羿闪到一棵大树前,挥动着刀,这老猪见越羿没有腿路就鼓进全力,向他冲去……越羿闪身躲过……

 这老猪见状,没法收脚,一对獠牙深深扎进大树里拔不出来,顶着大树直哼哼……“刺它的下肋,快……!”月萱又喊道。越羿现在才明白;这“金钟罩”,“铁布衫”的命门在下肋。当即俯身举刀直通过去,只听得哧的一声,收刀拔出一股热血涌出,溅了一手。那老猪哼叽声随即减弱,接着轰然倒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