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(原创) 七  

2011-10-15 10:40:4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是檀香,还有艾草的香味……缭缭飘绕在空间,越羿揉揉惺松的睡眼,这是哪儿啊……青丝纱帐,芳香柔枕,青翠竹屋,这不是人间仙境吗……?是在梦里吧……可不对,明明这一切都实实在在,不象在梦里……让我回想;被人追赶……筋疲力尽,然后……然后,就躺在树下……接着刚好碰到神仙,接下来就救了我,这叫什么来着?哦,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。不,应当,可能还是艳遇;这枕头,丝被,分明还带有丝丝粉脂味……

 “醒啦……”伴随着这脆生生的话音,一女孩清盈地走进房间,圆圆的脸庞,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越羿。

 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狐狸精吧,不会,看她全身没有一点妖气,眼神也不勾魂摄魄,定然不会是妖,那么就是仙了……对了……一定是神仙,仙女……

 见越羿用这奇特的眼神看着她,女孩噗哧一笑;“我叫月萱,清晨出去采蘑菇,见你躺在树下,以为你是病倒的,就和我爹把你抬到我们的屋里,我爹那边太乱,所以就让你先睡我的房间。我爹给你把过脉,你是属于太饿,太累晕倒的,没什么大碍,休息一下,吃点东西就好了……你已睡了一天了,起床先喝点粥吧,还有,尝尝我采的蘑菇,可鲜啦。”

 越羿听着月萱把话讲完,正准备起身下床,才发现自己没穿衣。

 见到越羿满面尴尬,月萱忍不住又笑了;“你的衣全是泥,我帮你洗了,还没干呢,你先穿我爹的衣裳吧,可能不太合身,不过没关系,你又不是去……”月萱准备说相亲的,感到不好意思,所以说了一半就吞了回去,月萱转身出门,边走边说道:“你的随身物品都在衣裳下面,打扮好了就出来吃饭……”

 越羿走出房间,来到堂屋,打量了一下房屋;这是一幢正三间的竹屋,与土家的吊脚楼相似,但做工要精细得多。月萱见越羿出来,就在餐桌旁起身,招呼他坐下。这桌子是竹木相嵌的嵌心桌,竹椅做工也极为讲究。“你爹是篾匠?”越羿忍不住问道。

 “是呀,”月萱添了碗粥,递给越羿接着反问道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“不,不知道,瞎猜的。”

 “瞎猜的,这么准。该你啦……”月萱两交叉手撑在桌子上,眼睛又忽闪地看着越羿。

 “什么该我啦……”越羿摸头不是脑,不知越萱所指是什么,甚感惶惑。

 “哎,你是真糊涂啊,还是装糊涂……”月萱嘟起小嘴,脸上露出不乐,“你总得要给我们知道你姓什名谁,哪里人氏吧?”

 越羿此时才想起忘了自我介绍了,“哦,对不起,我姓冷,名越羿。是秭县人氏……”越羿不想告诉别人自己是冷面罗刹的儿子,一来是不愿意炫耀门第,二来是避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还有为什么会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的原因,这些事讲出来有些复杂,所以只有撒谎说;“我听人说这山上有‘百花蛇草’就上山来采,没想到迷路了……”越羿没说过谎话,临时编起来有点支支吾吾的,一下就露了馅。

 “这草药山脚下都可以采到……,你有什么觉得不方便说出来的,可以不说。但是你不应当编些谎言来唬弄我……我不后悔帮你,因为我知道你是好人,这是我个人感觉;我相信没错。只不过,我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你?当然你可以不告诉我……”月萱感到失望,怏怏地说,“不过,我把他们指引开了,你放心,他们应该不会再回来了……”月萱低着头,用手指在桌子上毫无目的划动着,脸上一付可怜兮兮,那种充满了失落的感觉毫不掩饰地从她脸上流露出来。

 见到月萱这付模样,越羿甚感愧疚;别人一个女孩家这么真诚地对你,狠不得把心窝都掏出来,将心比心,如果别人这样对自己,那该是怎样的感受……越羿连声说对不起,并把自己为什么‘探庄’,以及如何被追赶都说了出来……。

 月萱抬起头来,闪动着大眼睛说道;“你与龙老爷有杀父之仇,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会了,还是搞错了,龙老爷在这方园几百里是出了明的善人,虽然有钱有势,但绝无强权霸道之举。”

 “我也希望是搞错了,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岂能儿戏!”

  两人沉默了半晌,“你吃饭啊……”月萱醒悟道,“只顾说话去了……”说着给越羿奉菜,并将炒蘑菇撵给越羿的碗里,然后两手肘撑在桌面上,双掌托着脸庞,闪动着眼神,专注地看着越羿吃饭,并不时地夹菜到越羿的碗里。

 越羿也的确饿了,端起碗呼呼地吃起来。那香菇真的鲜,几道家常菜炒得都不错……只不过他吃着吃着,发现月萱这样盯着看他,感到怪难为情的,是自己的吃像不好,还是脸上没洗干净什么的……?不由得自我打量检查自己,似乎没有发现不妥之处,就用诧异的眼神望着月萱;“怎么啦……?”又若有所悟地说:“哦,不好意思,只顾自个吃,没问你们吃了没有。”

 “哦,没,没什么……”月萱感到失态了,急忙掩饰,一朵红云飞过脸颊。“我们吃过了,我是在数你吃了多少碗,听人说,饿太久的人,第一餐不能吃得太饱,那样会伤身的。”

 “是这样……”越羿醒悟道,月萱的心态一眼就被越羿看透了“不是的吧,”越羿转换语气,故意逗逗她,狡黠地说,“你是怕我吃多了,不给钱,是吧……”

 听了这话月萱生气地说;“你吃,你吃呀,”说着将装粥的饭盆放到越羿的面前,“只要你不怕撑着,你就把它都吃掉,把别人说得那么小气,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……”月萱说着转过身背对着越羿,嘴巴翘得老高。

 “不会吧……”越羿见她生气了,有点不知所措,“开个小玩笑,就气成这样了了…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。我在这对你赔个不是,该行了吧……”

 “你才生气了呢,”月萱说着转回身,笑着捂住嘴,“就只许你开玩笑,不准别人开玩笑了吗?这叫什么来着,对了,叫以牙还牙,哼。”又用她那忽闪的眼神翘皮地看着越羿。

 越羿谔然;这个生长在大山里的女孩不简单,可不能小觑。

 夕阳的余辉将天边映照得火红,天际的云彩都披上了艳丽的霞装,太阳亦改白日的骄艳;变得羞达达的依避在山间,只露出半边羞涩通红的脸庞……。太美了,越羿由衷地感叹,人们都喜欢形容说风景如画,然而这种美是没法描述的……月萱见越羿沉醉于当前的景色,就忍不住沾沾自喜地对越羿讲述这儿的山川美景,花鸟虫石,仿佛这就是她所拥有的一切,她就是这儿的主人……月萱边讲述边带着越羿一路走,两人不知不觉漫步来到山崖边。常言道;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眼前的美景随着夕阳的消沉,暗然消失,越羿感到莫名的遗憾。

 “没关系,明天还会有的……”月萱宽慰道,“改天我带你去乷峰崖去看日出,那还要美,包你流年忘返。”

 “是吗?那还改天干什么啊,明天早上就去。”越羿听了这话高兴地说。

 “可以啊,只不过我有个条件……”月萱仰面看天,晃动着身子说道。

 “什么条件,只要我能办到……”越羿心想她也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,再则,别人帮了你这大的忙,要点回报也是理所当然的。总之,就是她不提出来,以后也要想办法报答她……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,更或况如此大恩……。

 “也没什么,只是想见识一下你随身带的那个小小的,想弓一样的物品……”

  这算什么条件,要看只管拿去,越羿随手拿出递给了月萱;并介绍,这是“袖珍弩”。

 月萱没接,只是看了一眼说道:“我帮你清理物品的时候已见过,挺有意思的,只是不知道有何用。”

 “哦,这样……”越羿说着就将“袖珍弩”的用法演示一番;这弩一次最多可装三支袖箭,可同时发射,也可单独发射,攻击目标不能太远,同时发射时可攻击对方三个目标,让对方防不胜防,躲避其一,难避其二,可一击致命。所以也称“夺命弩”,不过一般只当暗器使用。越羿拿起弩,用急快的速度装上箭,翻身一跃,只见箭从胁下发出,分上、中、下三路直射几丈开外的一棵大树,走进拔出来一看全部进入寸许。月萱不由得暗自称奇。越羿接下来有演示了左、中、右三路连发及单发……。

  见月萱这般好奇,越羿就教她如果装箭,发射,瞄准。月萱试了几次都射不中目标,越羿对她说,“别着急,练多几次就行了。”

  两人都有点累了,就一起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休息。

 “一看你就知道你出身不是寻常人家,非贵既富……”月萱说道。

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越羿感到奇怪。

 “嗯……”月萱忽闪着眼睛,乜斜地看着越羿,“尽管你没说,我也能看出来……”

 这个女孩果真不一般,所做一切都逃不过她的眼光,越羿有种被人拨光看透的尴尬的感觉,就象刚才起床时那样……但心里还是不服,“瞎猜疑有什么用,要拿证据出来。”

 “呵……呵……”月萱咯咯地笑了,“我当然不是瞎猜,你身上的腰牌就是最好的证据,那么名贵的玉,不是平头百姓能买得起的……再说,你这么年青就这高武功,非一般人能达到。”

 “你说的不无道理,这腰牌是我家传的,至于武功嘛,我不多说你也该明白,要报父仇没有本领不行啊。”

 “噢……是这样……”月萱若有所思点点头……接着又说,“报仇,报仇,人世间怎么总有这么多的仇杀啊……”

 “是啊,有仇不报非君子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”越羿只知道杀父之仇,但结仇的原委母亲全没说,自己也没问。不过听母亲说父亲是个行侠仗义的正人君子,是被人谋杀的,“血海深仇,哪有不报之理……?”

 “可冤冤相报何时了,你就象天生的报仇种子,只等长成就去报仇,仇恨使你迷失了心智,就算你报仇成功,那他的后人也找你寻仇,如此相报,怎样了结?”

 “那我顾不了那么多,反正血債血偿!”

 “你面对的是你无法战胜的强手,你想过没有?”月萱说到这儿,有点激动,大大的眼睛噙着泪花;“我不想看到你们受到伤害……”

 看到月萱闪动的泪花眼睛,越羿很是感动;眼前这位萍水相逢的女孩在乎自己,关爱自己,这份爱,这份情永远也不会忘记。越羿不想,也不愿意违背这女孩的意志,尽管她说的有一定的道理,但是这仇必需得报,不报天理难容!还有话音;月萱刚才说“你们受到伤害”,那她和龙霆海有什么关系呢?或者龙霆海有恩于她……

 黑暗中越羿看到有个人影过来,就大呵一声:“谁!”见来人没吱声,随即拔出刀,但被月萱拦住了……

 “是我爹找来了……”月萱轻声说道。

 越羿急忙起身,收刀,行礼。可是来者并不出声,越羿甚感诧异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