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(原创)  

2011-09-17 10:22:1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

   表面上看似很平常的一次会面,其实龙霆海在心里已酝酿了很久.他深知王天吉父子这次到来会提些什么要求,如何回答才不会伤两人之间的和气,因以后还有很多事须他们父子两帮忙,再则云涛的这门亲事多亏王天吉说合;难得可以和苑林三杰的笑眯罗汉接为亲家。苑林三杰乃同门师兄妹,因三人分别以杏、李、梅花为庄园的主体花卉,杏为杏源村,李为李花岛,梅为梅园寨,而三人都喜好行侠仗义,武功极高,故而久之江湖上就冠于美名曰;苑林三杰。然而最为重要的是苑林三杰之首就是江南神手;林君峰.江南神手不仅武功深高莫测,其医术也到登峰造极的境界.具说没有他医不好的病,哪怕就是绝症到了他的手里照样会妙手回春,故而江湖人称江南神手.

     所以说这门亲事对于龙霆海是置关重要,他可以通过笑眯罗汉来接近江南神手,这样就化解他们二人之间的坚冰,能接交江南神手关系更为重大;一来不仅可以了解游龙剑法的真缔,二来夫人的病也有了希望,正可谓一剑双雕.不,应当是一剑三雕.

   龙霆海心情特别好,谈天说地,说古道今,滔滔不绝,几乎没有王天吉插话的余地,王天吉几次都试图打断龙霆海的话匣,结果都被龙霆海那如同奔流于江河的话题给冲走了.王任卓在旁心急猴抓,但表面上不敢表露出来,只是装得必恭必敬的唯唯偌偌地听着,并不时抽空偷偷地对父亲使眼神。四人当中最感无聊的是龙云涛,他觉得这几个人虽然是以他的婚事而坐在一起来谈,但似乎没提上几句,也可以说更本就没有谈。只是天南海北谈些漫无边际的话题;无聊透了。他不明白父亲今天是什么回事,尽找些毫不粘边话来说,而且话匣一打开就不停,难见他哈……哈这么好兴致……

   王天吉终于抓住一个空挡,对龙霆海提出儿子的亲事。尽管他知道这门亲事的成功希望不大,但奈不过儿子的乞求眼神,再则他也知道看到龙玉枫的确是百里挑一,乃至千里挑一的好女孩。所一就赖着老脸皮不顾,硬着头皮提了出来。龙霆海知道王天吉此次来定会提亲的,但他不能象对待其他人那样一口回绝。所以他沉思片刻,娓婉地回答道:“这事要看小女的意思,这个老夫不能全权作主……”

  “至古以来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作为父母哪有不能作主的道理?”王天吉说道。王天吉虽然心里不满,但脸上没有流露出来。

   “王兄此言差矣,如今是什么年代?国门大开,万帮尽来朝贺,‘禁海令’已形同虚设,取消之时指日可待。但看那西方乃一夫一妻,夫唱妻随百般恩爱。男尊女卑已不复存在,可吾等仍是指腹为媒陈年陋习,纵观历史其实已有比武招亲、对赋招亲、乃至抛绣球招亲之举,岂奈此等举动都实为裹足小妇,难脱陋习之束缚。而今迈步从头越,何须沿阴暗残败之道而一意孤行。”

   “蛮荒之地,无可教化之举,怎能与吾等秧秧大国,礼仪之帮相题并论……”

  “哈……哈……王兄啊,世界之大非汝等想象之中,想郑三公七下西洋,航行数十万里之遥,难穷世界之一半。不出井底怎知天外有天,不闯世界难知人外有人啊,吾今生之愿;能倾其家产,象郑三公那样耳闻目睹未知世界,亲身体练西方异域之风土人情,今生之愿足矣。”

  “穷乡僻壤,荒山野林,何足道哉,倾其家产行其险道实乃疯狂之举,不可取……不可取……”王天吉连连摇头。

   “汝等在此多住几日,改日一同去芫洲游澜一番;观光一下东洋街,品尝一下西洋餐。到时汝定改此言…………”龙霆海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  这时贾总管与龙二进来,龙二站立门首,贾总管来到龙霆海身边欲言又止。龙霆海看着贾总管,收敛笑容并吩咐贾总管有什么话尽管道来,这里没有外人。贾总管沉吟片刻说道:“田山死了……”

  “哦……”龙霆海调整了一下坐姿问道:“怎么死的……?”

  “昨夜他家起大火,夫妻两全都烧死在屋里。已请忤作查过了,没有外伤,断定为大火烧死的。”

  “那他家的儿子呢?怎么会半夜失火?”

  “他家的儿子狗娃失踪了,不过在沼泽地边找到了他的一只鞋,半夜有人听到狗娃的喊声,接着他家就起火了。可以初步判定为;狗娃半夜玩火,不小心火烛了,因怕父亲责打就跑了出去,慌忙之中跑进了沼泽地。估计生还的希望不大。”

  龙二在一旁听了贾总管的汇报,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单独处理狗娃,如果让他们一家三口都死在屋子里,那么别人一定会怀疑有人纵火,一但怀疑就会联想到龙老爷;田山为人老实,怕事,跟本就没有仇家,更或况灭门,那就留下把柄。龙二不得不佩服贾总管办事周全、干净,正可谓滴水不漏。

  “贾骏啊,”龙霆海对贾总管吩咐道,“你安排几个人把田山给安葬了,房地也收拾干净,然后作个价我们收买,找到田山的近亲把地产所卖银两给他们送过去。唉,天灾人祸人生难料,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啊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……好了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 等到贾总管他们出了房间,龙霆海对王天吉父子说道:“我刚才对你们说提亲的事我不能作主,你们不要误会;我并不反对,也不是拒绝。”

  还说不是反对,这不是和反对一样吗?王任卓心里不满难免脸上流露出不悦。到是王天吉早有思想准备,他知道龙霆海一定会留有余地,不会让自己的老脸难堪,所以保持着平静的微笑;静候龙霆海的下文……

  “你可以和枫儿交往,”龙霆海对王任卓说,“至于你能不能得到她的心,那就要看你们的缘分。枫儿虽然是在老夫娇宠之下长大,但从无娇横刁蛮之意。不是老夫自夸;枫儿为人处事极有主见,所以老夫决不将本人的意愿强加给她。还是那句话,小女的事由小女自己做主,我们长辈话只能供你们参考。”

  说完这些龙霆海哈哈笑了,王天吉也跟着点头应承是,王任卓似乎见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兴奋得忍不住对龙云涛眨眨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