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(原创)  

2011-09-06 10:13:3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 造物主天性就喜好弄人,他赋予人以欲望,而又变弄戏法地挑逗人的欲望;这次把封沉数千年的“乾坤剑”拿出来“勾引”人们去寻“宝”,这下把原本就不平静的江湖又闹得更加沸沸扬扬起来,一时间人都按照传说中的方向去寻“宝”,闹得江湖上刀光剑影,腥风血雨。 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 传说“乾坤剑”是武林至宝!得其就可号令天下。传说“乾坤剑”是由女娲补天所用的,极阳的五色神石与极阴的息壤原神合炼,是伏羲用天原神火,吸天地日月之精华,耗费七七四十九年精炼而成。“乾坤剑”削铁如泥,拿到它可使人功力倍增;力大无穷……。总之这是一把武林志士梦寐以求的,千年不遇神兵厉器。

 传说它就是埋藏已久的“轩辕剑”,传说……传说……

 尽管没人真正见到他,但传说却越来越真。传说的所在方位也越来越明了;于是乎,人们都沿着这条荒无人际的,充满血腥的,本不是道路的道路走下去,前赴后继,勇往直前;豺狼虎豹,毒蛇猛兽都不为惧。大有风萧萧兮,易水寒。壮士一去兮,不复还之壮举。不夺神剑终不还!得到它、拥有它、那种无法抗拒的诱惑,使人们不能自己。

 正是山重水复全无路,柳暗花明也无村。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向前冲,只要路边能见到尸骨,就可以确信方向没错,踏着前人的血迹走……。

 终于,人们走进了一个神秘的洞穴,当然也免不了一场血腥的自相残杀……结果是一大部分惨遭淘汰,剩下的人拖着疲惫的身躯,穿过迷宫一样的走道,来到这充满诡异玄疑的地方,当看到散落在地的各种暗器,空荡荡的大厅时,一种被人愚弄后的失落感袭来……大家一阵怨天尤人地抱怨之后,冷静下来;确信无疑这儿就是藏宝地方,肯定有人捷足先登……人们又燃起了新的希望……

 接着又有了新的传说,传说是莫陨老祖的两位高徒,得到了这把旷世兵器,但是他的高徒姓什名谁无人知晓,剑在老大还是老二手上也没人知道。不过有一个条件人们是可以确信的是;只要这剑在人世,就一定能够找到…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十八年之后,龙吟山庄;

 龙吟山庄座落在卧龙山脚,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东临大海,风景秀丽,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。

 这天是庄主龙霆海五十大寿,官宦名僚,商贾权贵,武林名流,纷纷前来拜贺。一时间热闹非凡,

陈总兵,陈大人到……”拌随着庄丁的吆合声,龙霆海春风满面地携同夫人王氏及公子龙云涛一起到庄门口迎接。

 与陈总兵相见,相互客套,然后由贾总管带路到大厅就坐歇息,大厅这边有小姐龙玉枫带领丫环婢女们伺候照料。

 “天昌派掌门人,王天吉,及公子王任卓,王少侠到……”听到喊声,龙云涛抢先几步迎了上去,兴奋地抓住王任卓的手:“哈,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
 王任卓也高兴地拉着龙家公子龙云涛臂膀说:“我也早盼这一天啊。”接着又压低声音,凑到龙云涛耳旁说道:“什么时侯给我介绍,引荐啦……?”

 “你猴急什么呀,”龙云涛说道:“我到时会给你安排的,不过,成功于否,那要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 “哎,话可不能这么说,你一定要给我多多美言几句……”接着又转过话题;“你的那边,我已经谈托,到时候,我可要讨杯喜酒喝的哟。”

 “那个当然,到时候一定要请你的……哈……”两人都会心地笑了。

 龙云涛随着王家父子两一同来到坐满宾客的大厅,王天吉父子与在坐的各位贵宾一一拱手行礼,客套一番后就到位坐下。王任卓坐下后就有点心神不定了,四处张望。这时龙玉枫带领几个婢女从内厅走了出来,婢女们安序把茶点放到宾客面前……王任卓见到玉枫小姐眼睛立刻一亮;果然名不虚传,虽然不是国色天香,但那大家闺秀的风范,典雅得体的举止,天生的丽质,淡雅的装扮,不得不令人倾服。王任卓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……

 连连拽龙云涛的衣襟,“给我介绍啊……”王任卓压低声,急促地说道。

 龙怒涛笑着对王任卓摇摇头“……”转身对玉枫喊道:“小妹,这边来……”

 玉枫听到云涛的喊声,淡淡一笑;“别急,一会就过来。”

 “佳人一笑百媚生啊……”王任卓见状自我陶醉道。

 不一会儿,玉枫同几个婢女走了过来,云涛向玉枫介绍王家父子两,玉枫对王家父子行过见面礼,接着又吩咐婢女送上茶水,糕点。王任卓呆站在那儿,早已准备好了满肚子恭唯话一句也说不出来,只是傻愣愣地叮着玉枫看……玉枫小姐行的是拱手礼,而不是闺中小姐的那种娇柔的“万福”,不仅如此,那礼数也不亚于行走江多年的侠客。看那捧拳的劲道润藏着相当深厚的内功功底,外柔内刚真是将门虎女啊。王任卓不由感叹起来。

 玉枫见王任卓这副模样,转身就走。不过她不失礼节,推脱说;那边很忙。她觉得眼前这位公子,虽然衣冠楚楚,长得也英俊潇洒,只是那眉宇间少了点正气……

 这时,贾总管急匆匆地跑过来:“公子,老爷叫你快去!”

 云涛,赶紧向王家父子道别:“对不起,失陪了……”说完就急忙和贾总管一起朝庄子大门跑去。

 王任卓一下摊坐在椅子上,满脸沮丧,自语道:“水中月,井底花,无望了。”不一会,精神又振奋起来,“父亲,你就不能帮孩儿一次。”对王天吉道:“你帮云涛那门亲事谈得那么好,帮帮孩儿就不行吗?”

 “难啊,孩子。”王天吉叹道:“龙家非等闲之人,且不说龙老爷富可敌国的家产,就他那深不可测武功,刀法。一般人家他哪里瞧得起。”

 “可咱们家,地位也不低呀……”王任卓小声报怨道。

 “糊涂啊,浑小子。”王天吉骂道:“你小子看看这大厅里在坐的都是些什么人,哪位不是名声显赫,王公贵胄。在看看我们目前所坐的席位,就应当明白我们在龙家眼里的地位了,没把我们安排到偏厅里,就算是很看得起咱们了。做人要有自知明啊。”

 “唉……”王任卓叹了口气说:“什么名门旺族,王公贵胄。不就是生得好,有个好老爹。”

 “好你个浑小子,你敢咒你老爹无能?!”王天吉气愤地说,“想当年老夫不就是白手起家,依靠谁了,全靠自己。怨天尤人能有今天吗?!有种你自己打一片‘江山’去。”

 “不敢,不敢啊,恕孩儿我无能……”王任卓接着拉长腔调;“色……即是……空,空即……是色。”摇头晃脑,“世间……唯一……物,空空……对尘……埃……”尾调拉得老长,变成怪调……。

 王天吉见了又好气又好笑。一时有找不出什么话来劝他,只好买了官子:“这个,事情嘛,并不是没有转机……”

 “是吗?”王任卓一听这话,又振作起来,“愿闻其详,请老爹伺教……”

 “其实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‘缘’字,这古往今来,帝王将相,才子佳人哪个不是靠一个‘缘’流传千秋佳话,关键要靠你个人的造化。”

 “唉,说了如同没说……”又懒散,摊软地靠倒在椅子上。

 “哼,不争气的东西。”王天吉气恼地说:“说了也白说,你压根就不理解,搞不懂。”

 

 庄门口人声喧嚣,忙不开交“田城富豪,罗列,罗老爷及公子罗福到……”龙霆海看到面容干瘦的罗老爷,干瘪脸上找不到一丁点多余的肉,颤动着山羊胡子,走起路仿佛会被小风吹飘,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,令人感到滑稽可笑的是和他那肥头大耳,大腹扁扁的儿一起,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

 “哎,呀,难得我们的罗老爷,罗财神大架光临,此乃棚壁生辉。”龙霆海逗趣的说道。

 “惭愧,惭愧啊……折杀老朽……”罗老爷声音沙哑,有点尖;“有机会登门拜见龙老爷,龙庄主乃吾等的福份,更得托福龙庄主大寿,乃吾等三生之幸事。特此恭祝;福于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 “哈……哈……”龙霆海高兴地笑了,“罗老爷,这边请……宾朋满坐,家宅简窄,惭愧之极,只能请贵客屈就偏厅小坐饮茶……请……”

 “龙老爷言重了,请……”

 接着龙霆海要家丁龙进带路,伺候罗老爷父子到偏厅。龙霆海见贾总管还没来,就向正厅方向张望,但见云涛急匆匆过来,就没好地气训斥他不应该到处跑,应当在这儿接待前来的客人。结果云涛听了不以为然;并报怨道,不就是几个小人物吗,何必这么紧张。龙霆海听了更加恼怒,大声呵斥道:“这是礼数,明白吗?!如此怠慢来宾成何体统。”

 云涛始终搞不清楚平时那样大气、霸气的爹,为什么有时会象现在这样变得谨小慎为。再说自己也没做错什么,不就是和好友多谈了几句,值得这样动怒吗?!不满的情绪不由得流露出来。“你不是常说做大事,不拘小节吗,怎么在这事上纠缠。”忍不住反问道。

 “你如此这般理解不拘小节,老夫我都替你惭愧,你这小子何时才能成才!老夫怎能放心把偌大产业交付于你。不要小瞧这些小人物,他们能让你发财,也能让你一夜之间顷家当产。这等浅显道理你都不懂,真气杀老夫。”龙霆海气得想过去揍云涛。

 一旁的龙夫人见状,赶紧拉住龙霆海,并示意云涛快走……。云涛见这阵头不对慌忙溜走,直奔侧厅去了……

 龙夫人身材娇小,显年青,比龙霆海要小十多岁,外表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年青上十岁;与玉枫在一起就象两姊妹。龙夫人出生官宦之家,琴、棋、书、画样样精通,只因父亲气傲得罪权贵,才落得家道摆落。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脾气特好,人们从没见她发脾气。唯一不足就是身体欠佳,自从生了玉枫后就更差了。龙霆海对夫人疼爱有加,大小事务基本上都顺着夫人的意识。龙夫人看着云涛远去的背影细声说道:“涛儿是个直脾气,他虽然不是我生的,但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,他没有富家子弟那种骄横。年青人都有点随心所欲,不可能让他一下就改掉,这事要慢慢来,别要急躁,特别是今天这大好日子,你可别动气……”

 龙霆海见夫人这样说,心头的火也消了许多,但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孔子曰;‘克己服礼’为所欲为那哪成。这涛儿办事就是缺乏动脑筋;人际交往这礼数但不可缺。我担心他日后会出大纰路啊……”

 “我的老爷啊……”龙夫人嘴角掠过淡淡的一笑,语调中略带一丝娇气。龙夫人一频一笑特别令人蕴心,这就是龙霆海爱夫人的主要原因;有什么烦心之事找她一谈就立刻消失了。在这一点上龙玉枫完全继承了。这也是龙霆海今生最为满足的;有这样的妻子,更有这样的女儿。“涛儿做事虽然有点卤莽,但是他还是有分寸的,这点我了解他;过份的事他不会做的,老爷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“这我知道,只是他习惯了随心所欲,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人自己还不知道,今后难已撑起这个家啊……”

 “那到也是……只是要他改需要时日,不能太急……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功……”

 两人正谈着,只听到大门外有人喧哗,走过去一看;原来是个叫田山的农夫要进来见龙老爷,被家丁拦住……

 那田山一见龙霆海,立刻大叫一声:“龙老爷啊……”马上跪下,不停地磕头;“求,求老爷,救救我们吧……”

 龙霆海上去想扶起田山,“田山,有什么事起来说话。”

 可是田山就是不肯起来,一定要龙霆海答应他的请求才起来,两人相持一会,最后龙霆海让步;田山才起来说,原来田山在龙吟山庄靠山脚边有几亩薄田,现山庄要统建;站用田家的地,原本是准备另外划几亩好田给田山的,不知怎么没谈好,田山死活不肯搬。结果庄丁将田山给打了……这事是由龙二操办的。

 龙霆海听了气上心头,大喊,“传龙二。”等到龙二一溜烟地跑过来,还没站稳,龙霆海甩手就一记耳光,龙二一个趔趄,赶紧跪下。龙霆海正准备再打,被龙夫人拦住了。

 “不中用的东西,”龙霆海气愤地骂道,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这简单的事你都办成这样……要你有何用……”

 龙夫人要龙二赶紧认错,并求龙霆海放过龙二。碍于夫人的面子,龙霆海就不再追究龙二了。接下来龙夫人又推荐贾总管来办这事,这也正好合龙霆海的意。龙霆海对贾总管吩咐道:“这件事就交给你办,给我半得干净点,不要坏了老夫的名声。”接着有补充道,“以后这类事全部交给罗列去办好了,省下好多麻烦。”

 “知道了……”贾总管应声道。田山见了千恩万谢,跟着贾总管走了……

 “唉……”龙霆海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“老爷,又有什么不顺心的……?”

 “唉……没有得力的人啊……”

 “老爷这话差矣,不是还有‘龙家四属’吗?”龙夫人说道,“文有贾骏,武有四属,老爷可谓是人才济济啊……”龙夫人所说的龙家四属;分别为猪、马、牛、羊四大高手,猪为;朱威、马为;马震、牛为;刘九、羊为;杨洲,合成威震九州,个个武功十分了得。正因有这四大高手,龙霆海才可以在当今武林称雄。人称“胜郭嘉”的贾骏就是现在的贾总管。

 “我是指办事的人,全靠贾总管一人,他是忙不过来的……”

 其实跟本的原因是龙霆海不愿意让贾总管知道得太多,知道得太多日后麻烦也就多,防人知心不可无。对于这一点龙霆海从来就没有对夫人提过。

 一阵冷风吹过来,龙夫人不由得打个冷战,跟前就咳嗽起来,本想忍住的,可谁知越忍越麻烦,结果咳得直不起腰,脸儿胀得通红。精灵的贴身丫环小红,将早一备好的披风拿过来,正准备给夫人披上,龙霆海从中接过来,轻轻披在夫人身上,并细声在夫人身边怜惜地耳语道:“真难为你了……”

 龙夫人揣口气,自我抱怨道:“唉……我这身体……”

 “会好的,”龙霆海宽慰道,“我们请最好的大夫。”

 “怕是不行了,请了那么多大夫,都不见起色。”

 “千万别说这泄气话,不吉利.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这可是你当年应承的话,可不能反悔啊,难道就准备狠心扔我一个人走……”龙霆海半开玩笑,半认真地说。龙霆海的确有点担心夫人的病,但表面上不流露出来,而且尽量哄夫人开心,不过他深信定会有转机的。

 夫人笑了;“瞧你,这都是年青人的话,老夫老妻了,说这些多肉麻,当心别人笑话……”

"什么肉麻,老了就不是人啦.哈,哈,"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