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(原创) 五  

2011-09-26 12:21:1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五

  龙霆海出行讲究的就是气派;随行护卫仆从前呼后拥,前面是嘉宾车,后面是女眷车,声势浩大。虽然比不上皇家车队那样的气势,但与普通官员比起来;除了没有鸣罗开道之外,其他的有过之而无不及,前锋也照例有数十名家丁吆呵开道……。龙霆海从不觉得这是张扬,这叫着气派,人生在世讲究的就是风光。

  龙霆海坐与王天吉同坐一马车里天南海北地聊着天,马车悠闲地向芫洲进发;一路兜风观景色,乐哉悠哉……不觉间到了浔阳镇,车不知为什么停了下来,接着车外传来嘈杂的吵闹声,龙霆海探头向外看;原来因有位年青人挡道而和家丁发生了冲突,

带队的朱威见家丁不能赶开眼前的拦路人,就撩开五指,挥动葵扇般的手掌扇向这个衣着青衣,腰挎宝刀的年青人,那青年一俯首、一转身就轻松地避过朱威这一掌。朱威见状,知道对方非等闲之辈,立刻运足气力,打出一招“泼风掌”这一招朱威只用了七八成的功力,估计对手难逃此掌,如果中招定会受伤。其实朱威并不想伤对方,只是想教训一下他,那青年见朱威的这掌打出,非但不躲闪而是迎着掌风,摆动身姿,两手看似轻轻的摇动;当接触到朱威的掌时而是柔软地滑到朱威的腕部,同时顺着朱威的掌力把朱威带到他的左侧,他顺势一跳闪到了朱威的身后。朱威见这掌没打着,甚为恼火,再加上街上这么多人看着,很是没面子。不由得恼羞成怒,迅速转过身,见此时正好那青年身后没有人不用担心伤到其他人,于是使出了本门的绝招“秋风扫叶”

  朱威双掌同时推出,顿时掌风带起灰沙直向那青年压去……那青年见朱威的这招来势太汹,就急忙闪身躲过,岂奈朱威的这招攻击面太宽,尽管躲过了掌风的风头,但还是风力给擦到,因朱威是尽全力发出去的,所以劲道极为犀利,只见这青年踉跄了几步但是还是站稳了。

 

  就在这青年踉跄的时侯,龙霆海从他那飘起的衣角看到了一个腰佩;是个金镶玉的腰佩,虽然没有看清腰佩上的字,但那腰佩外圈的金盘龙似乎在哪见过,他急忙随手拿起一枚铜钱准备制止朱威再发下一招,也就在龙霆海阻止朱威的同时,贾总管也早已接到夫人的指意走上前拦住了朱威。龙霆海本想要那青年过来寻问一下那腰佩的来历,但那青年对龙霆海似乎心存敌意,拒绝交谈,龙霆海只好作罢。

  车向前缓缓进发,龙霆海见那青年望着自己;四目以对,感觉到那青年目光里有股杀意。

  龙霆海把贾总管叫到车内问道:“适才可曾见那青年的腰佩?”

  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 “那你有没有觉得这年青人面熟?好似哪儿见过……?”

  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 那就奇怪了,连贾总管都有一问两不知的时候,龙霆海陷入沉思……。

 

  冷越羿其实并没有意拦路取闹,只因刚才几位开路的家丁如狼似虎,见人让路慢了就推就攘,有点仗势欺人,特别是将一位老者推倒,更引起他的气愤,他快速上前扶起老者,忍不住和家丁理论起来,其结果就发生了先前的那般冲突。

  冷越羿冷眼望着远去的车队,整理好衣衫,再看那老者;只见那老者慢慢走过来……

  “你老可好……”

  “小哥可好……?适才见小哥与朱威的一番对招,足实为小哥捏了一把汗,没想小哥如此年青就有这好的武功,实在难得。不过依小哥的武功想胜朱威很难,朱威乃龙家四属之首,武功极高,不说别的但凭内力就要高你几筹。再则他得到龙霆海龙老爷的真传,武功十分怪异。”

 “哈……哈……多谢老伯的指点……”冷越羿其实早就知道凭内力他决不是朱威的对手,所以他避免与朱威正面交锋,如果要说想胜朱威那还是有六成把握的,只不过不想出手,冷越羿的目的是想通过朱威了解龙霆海的招数,其目标是打败龙霆海,确切地说是杀龙霆海以报父仇!不过自己目前的武功的确还欠火候。

 “老伯,这龙霆海是否鱼肉乡里,欺压百姓啊?”

 “哪里的话,这龙老爷行善好施,从无欺压之事。只是他的手下到有些狐假虎威,仗势欺人之辈,可能是龙老爷太忙而无暇管教,至使这些人更为张狂。如果有什么为难之事你找龙老爷很快就可以帮你解决,但他的手下这些关口你难以逾越,正可谓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……不过也难怪龙老爷手下这么张狂拔扈,只因经常有人夜探卧龙山庄,这些人不是失踪了,就是被抓住送交官府,不知怎么回事,这人被抓不见减少反而越抓越多,最近就更多了……”

 “哦……怎么会是这样……?”冷越羿喃喃自语道。

 “听说龙老爷家有什么宝贝吧,具体是什么老朽也不太清楚……。”

  冷越羿接着向老者打听了这里的地理风貌、风土人情……初步了解卧龙山山川地貌、特点。当老者介绍完这些,突然慎悟地问冷越羿:“你该不会也是……探……”

 “不……不是的,”冷越羿笑着回答道。

  告别老者,冷越羿在浔阳镇最大的客栈“迎君客栈”租了一间上房,尽管不觉得饿,还是点了些饭菜囫囵吃了,回到房间合衣躺下。心里慢慢核计着今晚该如何行动……。沉思中不觉手摸到腰佩,就随手拿起把玩;这腰佩是一条由鎏金盘龙盘绕,核心镶嵌的是雕刻苍劲“貅”字的佘太翠,一看色彩光滑,晶莹剔透就知道这是玉中的极品。

 

  龙霆海高兴抱起襁包中的枫儿,“夫人辛苦了,”边端详这枫儿边对夫人说道:“原本以为是个儿子的,如今生个女儿,也好,好,哈……哈……只是那腰佩现用不着了,不过没关系,等我们以后添了儿子还可以用上。”

“老爷”夫人面露难色,龙霆海诧异地看着夫人……夫人吞吞吐吐地说道,“那腰佩不知怎的,没见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听到夫人说玉佩不见了,龙霆海脸色即刻铁青,当即下令把所有仆人,丫环集中的到大院,把府邸搜了个底朝天,其结果还是一无所获。龙霆海到不在意这腰佩是否名贵,价值多少银两,只因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一对,如今丢失了一个甚为恼怒。贾总管带着几个家丁匆匆跑过来,报告还是没查到。

 “所有奴仆,杖十板!全部驱逐!”龙霆海愤怒地大声下令道。

  当下奴仆们哭喊连天,夫人见状挣扎着从房间里出来,“老爷,息怒……”气吁吁地说道:“这是也不能全怨他们,再说我也有责任,你要责罚他们就先责罚妾身吧……”说完就准备跪下……

  “夫人……你这是……”龙霆海赶紧扶住夫人,同时对跪在地上的夫人贴身丫环喊道:“还不扶夫人回房……!”两丫环急忙起身上前扶起夫人,与龙霆海一起回到夫人的房间。

  贾总管示意执法的家丁,停止行刑。等龙霆海从房里出来,就向他汇报道:“此事最大的可疑人是接生婆‘刘妈’,只有她单独接触夫人最多,本人觉得这事最好不要张扬,以免打草惊蛇,待我们查到她的去处,再给她来个措手不及,抓她过来讯问定能查到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 龙霆海采纳了贾总管的建议,但那刘妈似乎闻到风声,只留下空宅,人却仿佛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时至今日,这腰佩却在出现在这年青人身上,龙霆海甚感蹊跷。这年青人无论武功还是举止都绝非等闲之辈,因何而来,为何心存敌意,一定要彻底察清楚。还有细心的夫人是否也看到了那腰佩,才吩咐贾总管去拦阻朱威?看情景应当不会……因为看到腰佩后再吩咐贾总管显然时间会滞后,等会去问一夫人便知晓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