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原创 二  

2011-09-01 09:29:2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“田山啦……”当田山跟随贾总管穿过回廊,走进西边小院,来到一间厢房。贾总管拖过一把椅子示意要田山坐,自己到案桌边的太师椅上坐下,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晃动,并用那双深邃的眼神看着田山。田山小心翼翼地在椅子沿边上坐下,看那样子时刻有坐翻椅子的可能,尽管如此他还是选用这最别扭的姿态,战战兢兢地坐着;不时惶恐地看一下贾总管。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 贾总管拿起案桌上的茶杯,正准备喝;似乎想起什么,又将茶杯放下。“哦,来人啊,上茶……”见没人过来,大概都去大院忙去了,龙二也朝院子里高声喊,但是还是没人来,贾总管就要龙二去给田山倒茶。

 田山急忙站起来;“别……别……”

 贾总管示意要田山坐下,这时龙二有点纳闷;怎么要我给他上茶?但一转念就似乎明白了;“好咧……上茶……给我们田老爷上茶,赔礼啦……”

 “不……不……不敢……”田山急得脸通红,说话带哭腔。

 “怎么不敢?!……”龙二端过茶杯,话音从牙缝憋出来“我还要请田老爷高抬贵手放过我呢……”说着就把茶水硬往田山怀里揣。

 田山不敢接,推辞下茶水溅了田山一身。田山见这势头不对,就扯个由头想走,可龙二就想抓住这机会好好地“夹磨”他一下,哪肯放他走,这时贾总管站起身过来从龙二手里端过茶,并把龙二拦开。一手端茶递给田山,一手扶田山轻轻坐下。

 龙二没想到贾总管会是这样,原本以为是准备给点颜色田山看的,现在搞得他摸头不是脑。贾总管城府极深,旁人跟本猜不透他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不紧如此,他的洞察力特别强,不知道他学了什么法术,他的那双眼可以看穿人的心底,甚至可看到人的骨缝里。他办事也极强,善于揣摩人的心理,正可谓做到天衣无缝。这也是龙老爷特别器重他的主要原因。别说山庄里一般的小头目,就连龙门四属也敬他三分。在他手下办事,只能是要你办,你就办;如果你自认为领会了,想发挥一下,那就会错。他就是那种教人永远都没法琢磨的人。

 “田山啦……”贾总管仔细地端详了田山的脸,说道,“哎哟,给打伤了,花了多少银子啊?”听这语气,不知道是同情,还是挖苦。

 “不碍事,小人命贱,再说都是皮外伤,花不了多少银子。”

 “哦……花不了多少,那就是说还是花了的,这样吧,花了多少,你给个数。”

 “没事,贾总管,小人没花……”

 “没花?!那么这样吧,五十两,够不够?”

 “贾总管,不用……”

 “什么?嫌少……?那就八十两吧,就这么定了,而且这数字也有点吉利。”

 贾总管转脸吩咐龙二到帐房里去拿银子。

 “田山啊,”看到龙二走了,贾总管说道;“现在这儿没旁人了,你可不可以说实话,究竟是为什么变挂的?”

 “这是小人祖上留下来的一点地产……不能……不能在小人……小人手上卖……卖掉……”田山说这话有点结巴。

 贾总管摆手制止了他,“田山啊,田山,龙老爷不是要你卖地,卖了地,你一家子怎么活。再说你想留点家产给子孙后代,这些我们都理解。龙老爷是用四亩良田,换你这三亩多一点薄田,而且还给你建七柱九檩的瓦屋,这相当不错了,将来你儿子娶媳妇也风光,有了良田你子孙都不用愁,这何乐而不为呢?你看你现在,几间草屋,那几亩薄田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一年的粮食难够温饱,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“只是……只是……我不能离开……祖先……祖上留给我的地。”

 “好一个祖上留给你的地,田山啊,田山,你能否给我讲实话!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贾总管说完,就拖来一把椅子与田山对面触膝而坐。敏锐的目光直盯着田山。

 田山避开贾总管的眼光,支支捂捂地,“没……没……没什么……原因……”

 “没什么原因?!”贾总管犀利的目光直射田山。田山不敢抬头,“抬起头来看着我,说实话。”难到有人在暗中插手?贾总管脑子此时飞快地转动;把一切有可能插手的人分析一番,然后有一一排出,那么这个暗中的人又会是谁呢?贾总管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“贾……贾总管……求你……别……别……这样,别这样看着我,好吗,确实……确实是,没其他原因。”

 “田山啊,你听我说,你是个老实人,老实人啦,就是不会撒谎的人。其结果呢,就是你一撒谎就露馅。田山啊,你是个明白人,费话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“贾总管,求你,别逼我,放过我好吗……?”田山说这话时,都带有哭腔。

 “你可以不说,我也不想强迫你,但是我可要对你说这个人我们要不了多久就能查出来,到那时可不是现在这样,因为龙老爷如果知道你伙同外人想谋害他,那龙老爷还会饶你吗?田山啦田山,你好好想想,龙老爷这大的家产,他何必要你的这块贫瘠的土地,他是为了龙吟山庄的安全,树大招风啊,有很多亡命徒都想谋害龙老爷。你看看,现在整个山庄都没有外人,除了你……。差不多快三年了,已经都谈好了你却又变挂。”

 “别说了,别说了,贾总管……是王涞……”田山在贾总管的攻势下彻底崩溃,绝望地全招了。

 王涞,就是那个叫“王赖”的混混,他凭什么和龙老爷对着干。他哪来的那么多银子?再说了,他就是买下了又能得到什么好处。那么背后一定还另有其人,这里面定还有大的阴谋,那这个问题就复杂了……。

 “田山,你回去了好好想想;这钱乃身外之物,生不能带来,死了呢,不能带去。有了够用就行了,留给子孙也不要太多,多了反而会害了他们。人啊,都想要钱,但要有承受力,承受不了反受其害……唉,说这个你可能不太明白,这么对你说吧;命中注定八角米,走遍天下不满一升。人啊,切忌一个‘贪’字,到头来全是一场空。切记,切记啊……”贾总管说着轻轻拍拍田山的肩膀,这时龙二拿着银子过来,贾总管接过来,递给田山。田山千恩万谢走了……

 

龙霆海早上起床,习惯地走向阳台,凭栏远眺南方,随心抒展一下筋骨。惬意地欣赏眼前的优美山水景色;龙吟山庄背靠卧龙山,面对南方的咏龙河,东向翻腾浩瀚的大海,西临苍茫郁葱的龙山峻岭。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 山庄母墙高丈八,宽六尺,护墙高五尺,宽二尺;原本建成箭垛的,因有碍观瞻,所以与母墙建为一体,墙檐铺盖琉璃瓦,一来外表美观,二来可防盗贼。(难以攀爬)高墙外围一箭之地为开阔之地,视线极好;有什么贼人靠近,在墙楼上尽收眼底。出大院大门有一牌坊,牌坊写着苍劲有力的龙吟山庄四个大字。牌坊两边住的全是山庄的佃户,尽管是佃户,但全是由山庄出资统一修建的,所以整齐有序。再往前就是进山庄的唯一通道咏龙桥。咏龙桥是一座石拱桥,做工甚为精细,只是靠山庄这头有一截是吊桥;如果碰到什么紧急状态,收起吊桥,论他千军万马也休想进入山庄,因为沿山庄靠咏龙河几箭之地全是沼泽。船无法靠岸,就是再好的轻功也不能逾越这么宽的沼泽地,再则就是万一有人跨过了,那第二道屏障也是他的葬身之地;因为这遍防护林里布满了各种暗道机关,就算不被这暗器所伤,也难走出这八卦阵排列的迷林。这里的防守正可谓称得上铜墙铁壁。

 令龙霆海最为满意的不是这里一流防御,而是山庄内的花园般的建筑;山庄呈六合格局,进大门,一座假山引天然泉水,有喷泉,瀑布,及涓涓细流……使整个小山体充满生机,令人悦目。假山后面是青石板铺就的广场,这里是弟子们练功习武的场地,为了“避回”广场左边种了一束束水竹,水竹相间点缀着一些假山石。往右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走廊尽头是东院的大门,往左沿左边的长廊到头就一座气势宏伟的大厅,与其说是大厅不与说是大殿;建筑采用二人合抱的楠木柱子,九柱十一檩大跨挑檐,雕梁画栋装饰极为豪华,如果不是怕挡住后院翠云阁的风水,会加高做楼房的。后院翠云阁高三层,其实后院并非后院;往后是一座大花园,花园尽收江南美景,主体以桃花为主,配以池塘亭阁、曲径回廊、幽兰花卉……龙霆海习惯每早上在二楼观看风景;欣赏自己“江山”美景,拼搏几十年创下的家业。尽管龙霆海目前富可敌国,但还是有些遗憾;如果有那么一批墨客雅士,在自己身边,给各园区取上雅号,闲暇之余吟诗作对,谈古论今那才快哉。

 右边“凌枫园”是玉枫居住的西厢院,每天她都准时起床习武,从不懈怠,龙霆海喜好看风景,更喜欢看女儿练武;看她那酣畅淋漓的追云刀法,只见她娇健身姿,流畅地挥舞着宝刀,忽砍、忽劈、忽挥刀飞舞,但见那刀犹如飞龙扰身,寒光四射,水泼不进。玉枫的确将龙家的“追云刀”习用到最高境界,唯一不足的是内力不够,这内力修为非一日之功,不仅要很高的悟性,更要耐力,说穿了就是需要时日,冰冷三尺,非一日之功啊。当然或许有捷径;碰到哪位高人把内力传给她,但这只能可遇不可求。玉枫的贴身丫环小翠聪明伶俐,天天陪小姐练功,武功也不错,刀、剑都颇为精通。

 这时只见玉枫收刀,换了把剑从“凌枫园”那月亮门里走了出来,小翠也提把剑紧随其后……龙霆海明白,这是到了夫人要抚琴的时候了,枫儿要在这琴声的伴奏下练剑。果然,时隔不久,楼上就响起优美琴声……伴随这优美的旋律,玉枫把剑起舞,剑身琴声巧妙地柔和在一起,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,此情此景的确令人陶醉。龙霆海真的希望每一天都凝结这个时刻……。唯一不足的是,这剑法似乎多了一些花俏,少了一些实用。龙霆海也揣摩过无数次,还是不得要领。

其实玉枫也觉得这套“绝影剑”法有很多地方领悟不透,有几招完全是被打招势。和小翠对练时更是败象必露,堪称得上是“花拳秀腿”。特别“龙游浅滩”这一招,似乎有点站不稳,哪来的攻击力。所以每天玉枫都寻求时机,以让爹爹给予指点,但这一段时间爹爹都没有。如果爹爹没指出来,玉枫是不会问的,因为玉枫知道这套剑法本来就是引用“江南神手”的游龙剑法,在他那原基础上改创得来的,爹和“江南神手”没有交往,很难领悟到这套剑法的精髓。只不过有点不明白的,为什么爹爹要她练这套“改创”的剑法,而不把重点放在家传的“追云刀”法上。

实际上龙霆海为这套剑法曾经拜访过“江南神手”几次,但都被他婉拒了。“江南神手”生性孤傲,很少接交世人;要想找个“引荐”的中间人都难。想把这套“改创”剑法练好的确有点难为枫儿了,其实也是别无它法,唯一希望是枫儿用她那极高的悟性悟出其中的奥妙,“独创”出一门剑法,尽管难于上青天,但深信这块坚冰终会化解……。

这时云涛带着王任卓从大厅走进后院,一般的客人是不准许进入后院的;因王天吉王家是深交的贵客,所以特许。看得出王任卓对枫儿有意思,龙霆海对眼前的这位年青人并没好感,但也不厌烦,总觉得此人有点平庸,看在王天吉的面上对他还比较客气。龙霆海不反对枫儿和他交往,女儿毕竟大了,应有她的世界,不衷留啊。想到这里,龙霆海转身回房离开了阳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9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