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 (原创) 三  

2011-09-10 11:55:1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浔阳镇距离卧龙山大约一二十里地,由于龙吟山庄的兴起,带动了这不经名小镇的繁荣。因众多的客人出于各种原因拜访龙吟山庄,使得这里的酒店、客栈更加繁忙。其小镇繁容不亚于一般的洲城,但见这街道旁的酒楼商铺人声鼎沸,街边上小贩吆喝叫卖更是热闹非凡。镇上的最大酒楼;吉运酒楼宾客满坐,觥筹交错别有一番风景。

这二楼雅座几个客人猜拳行令,说话舌头打卷,看样子都有七八分醉意了。

王赖举起酒杯,眼光都发直,还不停地劝酒.

坐在王赖对面的一个人,举起杯; “,为赖兄……发……发财……干杯……”这人醉得连话也说不清了。

只见在坐的几为都应声道:“为,赖兄……发财……干……干杯……”看这光景,在坐的几位就没有一个是清醒的了。

“我……出……出个谜……谜语你们猜……”在王赖左边的一位混混模样,说话口水只流;“谁猜错了……罚酒……酒……三……三杯……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王赖响应道,“罚……罚酒……好……”

“请坐……请坐……肉包两个……”别看这位说话吐词不清,结结巴巴的,可讲这谜的时候还带一点韵味,“只许吃……吃……饱,不许咬……咬……破……”

“吃,吃……饱……还不许……咬,咬……破……这,这是什么物品……没吃过……”王赖说道。

   “王……王兄……没吃过?哈……哈……”这位发出刺耳的笑声,“王兄……你……没吃……过,怎么长……长……这大的……?”

  “没吃过……就……没吃过……有什么好笑的……”王赖面对这样的嘲笑,有点恼火。

 “哎,你别说,我还真吃过。”一个混混醒悟道,“这,这……么大……”他用手比划着,“一……一对……白白……的,又大……又……嫩……啊……美,美味极了……”似乎淘醉。

 “你们都别说……说了……”王赖气冲冲地站了起来,“嘲笑……笑……我……哼,没我,哪有……有……你们……今天……”

 王赖这一发脾气,那几为混混笑得更狂欢了。王赖见这状况,挥手就朝那出谜语的混混一掌打去……没想到被人一把抓住,反扭到背后,王赖还没会过神就被人扭转身,那人似乎没用劲就推得王赖踉跄,还没等王赖站稳立刻被两人架走……不一会来到一个房间。

  王赖睁大醉眼睛也没看清房间里上坐的是谁,脑袋昏沉沉的,不知其所以然。

 “王赖,要你来,你一定知道为什么。”贾总管翘着二郎腿,冷凌地说道。

 “你……你是……谁……?”架着王赖的两人松手退立到门两旁,只留下王赖在房中央站立不稳,不停地晃晃悠。这时龙二抓起一杯凉水泼在王赖的脸上,这下王赖似乎清醒了点。

  “龙二哥……”王赖腿有点发软,见旁边有椅子,就晃过去想坐。

  龙二一把拽过他;“问你话,快讲!”

  “龙二哥,你这是何必呢……”王赖象遭受天大的委屈,“我又没在你们店里闹事,再说了我们也没闹事,也就几个兄弟聚一聚,喝点小酒。”边说着边打着小嗝,龙二见他这副德性,厌恶地皱着眉头。

  “王赖,啊王赖”贾总管呷了一茶,拉长腔调说道,“你是真糊涂呢,还是装糊涂……咹?”

  “哎,哟喂,贾总管,贾大爷……你这要我从何说起……”王赖表露出满面无辜的表情。

  “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贾总管向龙二使个眼神。

  龙二随手抓起王赖的臂膀,一脚踢向他的腿弯,王赖扑通一声就跪下了。龙二顺势扭起王赖的手臂,并用膝弯顶住他的后背,王赖痛的嗷嗷直叫唤,

  “怎么样?还不想说……?”贾总管厉声呵道。

  “哎哟,贾大爷,你先让龙二哥松手啊……”

  龙二送开手,王赖揉了揉被扭痛手臂;“痛死我了,哎,贾总管,贾大爷……你这要我从何说起呢……?”

  “你做的什么,都一一招来……!免得皮肉受苦。”

  “贾大爷,你这是为难我啊,我的确是没做什么啊……”王赖一幅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  “我看你是嫌身上的家什多了,”贾总管几声冷笑,笑得王赖直发寒战。“看样子是要帮你修整一下……”

  贾总管的话刚落音,龙二就一个箭步上去,还没等王赖会过神手就被龙二按在地上,紧接着掏出一把利刃压在手指上,王赖这下慌了神。

  “贾大爷,饶命啊,”

  “那还不快点招来?”

  “望贾大爷明示,小的确实不知道从何招起……”

  “你做了哪些对不起龙老爷的事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。”

  “我哪敢啊,就是借给小的几个胆,小的也不敢啊……。”王赖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 “我看你不是不敢,而是胆大包天!”贾总管厉声呵道。

  龙二的利刃向下一压,王赖如同杀猪似的叫唤起来,血也顺他的指缝流在地上。

  “饶命啊,贾大爷,我不能说啊,说了我就没命了……”王赖哭喊起来。

  “你以为我们就不敢要你的小命?你不说我会让你死得更惨,想不想试一下……?”

  “不敢啊,贾大爷,这都是‘黑鹰堡’的人逼着我干的,下次再也不敢了,求贾大爷高抬贵手,放过小的啊……”

  “黑鹰堡”也想插手?贾总管思忖道。同时示意龙二松手。王赖捧着受伤的手在一旁直叫唤……

  “黑鹰堡”地处中原,在江湖上并不是很有名气,也很少介于江湖纷争。他们和龙吟山庄从无过结,以前和龙吟山庄还有一点淡淡之交,至从老堡主死后,基本上就没来往了。听说少堡主乌鹏是个心很手辣,喜名好利之人,可他插手这事能有什么好处呢?难道他是冲着山庄里的那宝物而来?可是,乌鹏的武功并不是很高,冲其量也只能和杨洲对个平手,以他的实力想和龙吟山庄斗,那不是以卵击石……莫非他的后面还有什么人……?

  贾总管从怀里掏出一大锭银子扔给王赖,并吩咐王赖这件事到此为止,不要对任何提起此事。王赖见到银子,手也不感到痛了,抓起来就揣到怀里,满口应承。

  “如果你还想保住你这脖子上吃饭的家什,就不要对任何人说;我们找过你。”

  “这个小的知道,谢谢贾总管。”王赖头叩得捣蒜似的,等到龙二大呵一声“滚”就一溜烟般消失了。

 

  夜幕笼罩着卧龙山脚,一团乌云遮挡了皎洁的月色,天显得更加黑沉了。黑夜里不时传来青蛙烦恼的鸣叫声,蝈蝈也不甘示弱地吹上几声口哨。黑雾中几个身着夜行服,蒙面人闪动着飞快的步子,沿着咏龙河边疾行……看那敏捷的身法就知到都是武林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 但见为首的龙二,掏出刀子,对着门缝轻轻一拨,那门就吱呀一声开了……几人迅速闪进屋里,不用吩咐就熟练有序地摸进各个房间,这时熟睡中田山似乎觉查到有什么动静,睁开惺忪的睡眼欲起身看,却被来人疾步上前,点住了穴位动弹不得,本能地想喊,但被点住了哑穴,出不了声。睡在身旁的老婆,还在睡梦中就被制住了。龙二转身闪到田山的儿子,狗娃的床前,正准备点他的穴。被贾总管拦住。

  “这个交给我……”贾总管细声说道,随即点住狗娃的穴道,抱起狗娃闪身出门……不一会儿,远处传来狗娃“哇……”的一声惨叫。

  龙二一挥手,随行的几人点燃早已准备好的火把,将屋里点燃,然后将火把扔到田山的床下,大火迅速地燃烧起来,众人闪身出门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不一会儿,田山的茅屋就变成一遍火海,但见有人高喊;着火了……。紧接着噹噹的敲盆声,人门的奔跑声,及嘲杂的喊叫声……让夜色显得更加混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