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(原创) 十一  

2011-12-11 10:22:1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十一

 

 杏苑村的确是个练功习武的好地方,景色优美,气息清馨,无闲杂人;清晨,山坡上,池塘边各人选定地点,练功打坐,舞拳弄脚。原来这里人人习武,难怪个个气宇轩昂,身体精壮。

 越羿不敢懈怠,每日早起,吞纳吐故,按照内功心法勤学苦练,在加上郁寒的精心指导,武功大有长进。林师伯帮助打通了任督二脉,越羿感到气血畅通,真气运行自于,一团真气在体内基本上可以运行到所想到的地方。林师伯说,还需两次就可大功告成,目前虽气血畅通,但运行速度不快,要想达到理想的境界,还需按内功心法上的要领苦练。越羿没想到打通经络这么麻烦;就象治病一样要几个疗程,原本以为只要一打通就行了,原来还看“疗效”。早先就计划好两个月后回卧龙山的,现在看来至少要一年了。

 月萱的倩影又在脑海里浮现,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还有那翘皮不饶人的嘴,那薄薄的嘴唇……

 不行,要排除杂念!越羿静下心来,双目紧闭,气运丹田……平心运气,现在感觉好多了……。

 “越羿,来,我们练几招……”郁寒在不远处的一块小平地上舞着剑,对越羿喊道。

 “好咧,”越羿高声应道,并从练功的大青石板上跳将下来,挥刀向郁寒砍去,“看招……”

 郁寒举剑一挡,只听得噹的一声,火花一洴。好家伙,用这么大的气力。郁寒暗自思吋道,得给点利害他瞧瞧……随即使出一招“龙游浅滩”,越羿见状提刀“泰山压顶”砍压下去,郁寒看来势,不慌不忙一招“游龙摆尾”,躲过越羿的攻势,转手反攻。越羿暗笑道;还是这一招,小哥我可不上当。提刀使出“鱼越龙门”转身隔开他的剑,随着又使出逍遥掌的“闲厅信步”,快速绕郁寒转了大半圈,觑一空档砍下去……,怎知这是郁寒卖的破绽,引他上当的,当即郁寒一招“飞龙向天”,剑锋直向越羿的下颚,随手收式。

 见郁寒满脸的得意神情,越羿不满地说,“你专使诈,有种的咱们来硬碰硬,比试一下真本事。”

 “羿弟此言差矣,常言道,兵不厌诈。再则,你刀重力大,我剑轻力薄,如此硬拼那不是自找苦吃?所以格斗时应扬长避短;剑讲究快,因其轻,其长处在于随机应变。所以我力求变中取胜。”

 “你会变,我看你是善辩,”越羿不悦地站在那儿,“我说不过你……”

 见到越羿生气,郁寒好笑,“这也太孩子气了吧……”心里这样想,但没说出来。还是哄哄他,让他好下台,要不,大家都不好看。

 “要不这样,我出绝招,你来破,家父说你的逍遥掌是游龙剑的克星,我们一起来探讨,也好让我多多见识一下逍遥掌,”郁寒对越羿说道,“我也可以向你讨教,向你学习,怎么样?不要保守噢……”

 这到是个好主意,越羿想你攻我来守,再怎么也不好使诈了吧。就爽快地答道:“好……来吧……”说着就挥动刀摆开架式。

“看招!”郁寒大呵一声,随即一剑刺来。越羿一招“闲厅信步”躲过,并急速闪到郁寒的左侧,怎知郁寒以掌握了他要躲闪的方向,那剑就如同见到磁力似的刺向越羿的下盘,越羿心想反正你这招是虚招,我只须装个样子躲一下,全身尽 

力防你最后攻势。没想到这该死的郁寒剑点到位了居然还不止,越羿慌忙躲过,可裤子被划了一个小洞。

 “郁寒!你太过份了……”越羿恼怒地喊道。

 “哈……哈……”郁寒笑着说,“不是我过份,是你防守不尽力,这游龙剑虽然讲究虚实,但不是一成不变的,虚招有利的时候,是可以转用实招的,你不全力防守,我哪有不趁虚而入的道理。”

 “好,算你很,再来……”越羿不服气地说道。

 接着两人又摆开了,这次,越羿受了刚才郁寒的提醒,变了招数;用了一招“雾里看花”躲过了郁寒的第一攻,搞得郁寒本人也有点雾里看花,摸不清越羿的套路,只有按自己原定的路数,攻越羿的下盘……越羿见第一招站了主动,立刻添了几分自信,转身一招“晴空望月”看似乎不躲闪,实为卖破绽,意在激怒对方。等到对方剑到时,使出一招“闲厅信步”。郁寒两招都失利,只有全力用第三招;快速向越羿刺去,但因对手转到左方,挥剑攻去其力道,劲道都减半。越羿在躲过这两招的同时,也知道对方会攻上路,马上使出“随风飘零”意在躲过这一招,转下来就……但没想到郁寒的剑来得太快,这一切都在一迅间,想再闪身已来不急了,情急之下只有随势摆头躲过,郁寒的剑几乎触到了越羿的耳朵……

 两人几乎同时停住,就僵持在这动作造型中,片刻……越羿先醒悟,一下子扔掉手中的刀,猛的一下冲上去,抱住郁寒,激动无比,“我成功了,我成功了!”兴奋地抱着郁寒乱摇……

 郁寒似乎很平静,慢吞吞地收回剑,看着这激动得热泪盈眶的越羿,冷静地说:“虽然你躲过了致命的一招,但还是没能躲开我的剑锋,如果我还向前多刺那么一点,你的耳朵就没了,所以只能说你向成功进了一步,但是不能算是成功。除非你完全躲避,并有效反击,那么你才真正的成功了。”

“是啊,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。”越羿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,“要不,咱们再来几招。”

 接着两人又摆开架式刀光剑影地杀将起来,两人都相互了解了对方的招式,要做的就是找出对方的露洞,以便如何防范及反攻。连杀两局越羿始终逃不过郁寒的剑锋,越羿思吋是否需要变换招式,可是翻来想去还是用这几招最好,

 不服气,再来,又是一场好杀,刀舞剑飞只杀得天混地暗,日月无光……

正当两人停到先前的那套“定格架式”时,忽听得有人高声喊道,“好!”并连连鼓掌,两人甚感奇怪,定眼一看;原来是师伯林君峰。

“好什么呀……”越羿沮丧地说,“我始终无法躲过。”

“哈……哈……这就相当的不错了,”林君峰笑了,“躲不过不是你的招数不对,而是你的身法还欠火侯,功到就自然成了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可是我的速度怎么也提不上来了……”越羿感到气馁。

“你们说说,剑法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”林君峰林庄主发问道。

“心剑合一。”郁寒答道。

“那么至高境界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们都答不上来了吧,至高境界是‘超意’。同样,你的掌法也是。”

越羿从没听说过,一脸茫然,郁寒以前曾听父亲说过,但只是一知半解;就是指习武之人在运动中,有一种超越自身思绪的能力,也就是当你心里预感到某种危机,正意识到作为防范,然而你的动作却超前行动了。

“这两个字听起来深奥莫测,其实要想真正理解并不难。”林庄主停顿一下接着说,“我们的剑,是靠心指挥的,而心是靠眼看到情况后报给的,这些号令传递是要时间的,尽管时间很短,但在高手对战中,胜负往往只在一瞬间,所以我们不仅要同下棋的高手看到几步开外的杀招,而其动作要超越心意所思,疾速运行。正所谓疾于电掣,快于风。方可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“要想达到那种境界,我不知要到哪一年。”越弈满脸沮丧。

“越羿啊,年青人,正是求上进的时侯,怎么被眼前的一点小小困难给难住了?只要勤学苦练就一会成功的,我看你们现在就有相当的成就,功到自然成啊。要是没有困难那武林就不会有高手了,你想想太容易了,人人都会高手从何而来?只有敢于攀登颠峰,才可傲视群雄!哈……哈……”

“我不是怕困难,只是我生性愚顿,资质不足,可能难以达到这种境界。”

“怎么泄气了,‘自信人生三百年,会当击水三千里。’拿出自信心来,你定能行的。其实你的悟性相当不错,是个习武的材料,只要你刻苦练,定会成功的。”

“是吗,那我以后就加紧努力,谢谢师伯的教导。”越羿脸上露出笑意。

 

这时走过来几个农户,其中一个年长得笑着说道:“庄主今天这么高兴,定是碰到什么开心事了,”

“是啊……”林君峰笑着回答,“人逢喜事精神爽嘛……”

“什么喜事啊,能否说给我们大伙听听?”几个农户都围过来,寻根问底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林庄主有意故弄玄虚,“暂时不告诉你们……”

“庄主不说,那我们就猜……”众农户七嘴八舌讲开了,“有了庄夫人了?”“不对……”“那就是少庄主要说亲了。”“这个有可能!”“是那家的小姐?”

“没有的事,”郁寒脸红地申辩道,

“你们瞧,少庄主不好意思了……”一个叫阿牛的年轻农户笑着说。

“阿牛,你乱说,当心皮肉受苦。”郁寒威胁道。

“这有什么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天经地义,有什不好意思的……”那年长的农户说。

“是啊,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”郁寒辩驳地说,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帮你说门亲;我表亲家的侄女,长得那是花容月貌,女工厨艺那是样样精通,怎么样?改明儿我先请庄主看看,再给你定亲。”

“你那侄女哪儿配得上少庄主啊。”阿牛抢着说,“切不说门底,我们的少庄主相亲讲究的琴、棋、书、画,还有什么武艺精通的大家闺秀。”

“去!去!你知道什么?”年长的农户对阿牛吼道,“我们少庄主才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,只要什么来着?对……两情相悦……再说了,我那侄女虽谈不上大家闺秀,也称得上小家碧玉。”

阿牛嚷道:“亏你还说什么两情相悦,没见过面哪来的情啊……”

“就你小子在捣乱,庄主都没反对。”年长农户瞪了阿牛一眼,转了话题;“庄主,今天‘打牙忌’,能否赏光到咱家一坐……?”

“哎,不对啊,庄主应当轮到我家呀?”农户们有人喊起来。也有人搬着手指算……,“错了,应当是我家。”一下子就象炸了锅似的,都喊着要请庄主,有的看不行了就请郁寒,一时间热闹非凡。

林庄主见了,笑着挥手要众人静下来,“我看不于这样,马上是就要到八月十五了,我们就来个庄会吧,大家一起聚一下。”

“好啊!好……”众人齐声赞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8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