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谁主沉浮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坤剑(原创) 十  

2011-11-27 15:57:4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十

 

 “诚让……”那人就手收式,跳出圈子外,双手捧拳说道,并随手去掉了面纱。

 “好你个林郁寒,你装神弄鬼,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。”越羿气愤地说道,“你痛下杀手,出此绝招,太过份了吧!”

 “哈……哈……”林郁寒笑了,“不是我要痛下杀手,是你先就想一招取我性命,要不是我反应快,早就被你送上西天了。如不尽快结束这场比武,可能我们会误伤其一,到时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“这到也是,只不过……”越羿不好意思地拍拍自己的头说道,“我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你,当你使用游龙剑法时才发现是你。尽管我用的那一招是狠了点,但不会,也不想取对方的性命。”

 “我想也是,只不过我接招时感到了十分的劲道!”

 “哪里的话,我分明只用了八分的气力。”

 “是吗?没几年,你的功力长进这么快?”林郁寒说着双手捧拳,“士三日不见,当刮目相看。失敬,失敬。”

 “那里的话,我这不是败给你了吗?惭愧啊……”越羿说着摇摇头。

 “彼此,彼此。”林郁寒开心地笑了。

 接下来两人又相互问候寒暄一番,林郁寒也少不了问越羿为什么会来晚了,越羿只说路上有事耽搁了,等以后有时间会告诉他的。林郁寒见此也就不再多问。两人边走边谈亲热万分,不觉之间就进了杏苑村。

 杏苑村地处山坳之间,虽说是山其实是丘陵,尽管是丘陵但也长满参天大树,而且多为古树,所以地势极为隐蔽,再加上中围的杏树排列诡异,基本上无外人能进来,因而成为一块清静优美的风水宝地。

 越羿原以为这儿的建筑应当比梅园寨豪华,最起码也不会低于梅园寨,没想到如此节俭;大多是草屋,只有一栋大的木瓦结构房子。这里没有庄丁、弟子,只有几户庄户人家,然而这些庄户并非一般庄户,个个气质非凡,骨子里透露出仙家气息,总之,给人感觉到了非凡间之地……他们见到林郁寒就很客气地点头打招呼,并不时有人笑这问;“来客人了……”林郁寒也高兴地回答他们“是啊……”

 “你们这里的人怎么比外面的人精神风貌,气质都要好?”越弈忍不住问道。

 “那主要是饮食习惯,还有精神压力……”林郁寒笑着会答道,“最主要是生活环境,少欲求,寡杂念……”

 “此话怎讲?”越羿有点不明白,就追问道。

 “这个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,你在这多住些时日,到时你就会自然明白了……”

 “我总觉得有点怪,你们这儿就象神仙住的地方。”越羿感叹道。

 “噢,是吗?那感情好,哈……哈……”林郁寒开心地笑了。

 来到大瓦房门口,见一老妇在打扫清洁,林郁寒喊道:“刘妈,这些活有人干的,您老就歇会……”

 “哪里的话,我这人干惯了,闲不住。再说了,这活也不累……”刘妈说着打量一下越羿,“这是越羿吗,长这么大了,我都不认识了……”

 这刘妈六十多岁,因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这么叫她,所以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了。她孤身一人住在林家,林郁寒把她当乳娘待,而林君峰却也亲热地称呼她刘妈。

 “刘妈待人可好,”林郁寒感慨地说道:“她将我从小带到大,起居饮食无微不至。嗯,对了,你还是她接生的。”

 “哦,惭愧,我还不知道呢,”越羿说道,“在这里谢过刘妈了……”

 “哈……哈……”刘妈高兴得合不拢嘴,“不用,不用,这都是缘分。郁寒这孩子啊,还不请客人屋里坐……”

 “我哪是什么客人啊,按理说,我也应当和寒哥一样,都是您的儿子。”

 “哎,好,好,我有这么年轻的儿子,这人也变年轻罗……”刘妈喜得眼眯成一条缝,“你们坐,我去给你沏茶去……”

 “哎,刘妈,让我来……”林郁寒喊道。

 “你陪客,几年不见,有话要谈的……瞧你高兴得象孩子似的。”刘妈说着走出房间,不一会就端出两杯清香扑鼻的茶来。摆到桌子上来就出去了。

 “来,喝茶。”林郁寒说着自己端起杯子,喝了一口。

 越羿拿起杯子正准备喝,忽然想起,“我要先见见师伯……”

 “别着急,家父现在他的药房里,他配药的时侯不喜欢别人打搅”林郁寒笑着说道,“等会吃饭的时候,他会出来的。”

 

 吃饭时,林师伯果然出来了,大家分宾客坐下,少不了又客套一番;林郁寒拉刘妈上坐,刘妈谢绝了,说是不打搅大家的谈话,没上桌,进厨房去了。菜肴还是比较丰盛的,只是没有荤菜,青菜、香菇、还有些豆制品之类。以清炒为主,配有几道凉拌菜,比较清淡。

 林郁寒大显地主之意;又是奉菜,又是斟酒忙得不以乐乎。这酒是香醇的米酒,用上好的糯米酿成,越羿呷了一口,清甜香醇极为爽口。

 “这里的菜不知是否合你的味口,”见越羿很少动筷子,林郁寒说道,“我们不是不吃荤,只是一月有四天,开荤称为‘打牙忌’,到时有野味你吃。”

 见众人都忙定稍停下来,林君峰才开口说话;说的都是些问候之类的家常话。林师伯和郁寒一样,都有着几分书卷气,不象习武之人。而林师伯也不象家母那样严厉,说话一腔一句,和蔼可亲。使人感到很容易接近。

 “你的逍遥掌练到第三重了?”吃完饭,几个人在客厅里喝茶,林君峰问越羿道。

 “是的,师伯。”

 “要想打通这几个穴位并不难,不过,关键还是要靠你自己。”林君峰喝了一口茶说道,“我只能帮你,这样吧,你先和郁寒学一些内功心法,掌握内功运气的要领,到我帮你打通的时候,你要顺着运气,这样就事半功倍,水到渠成。单靠我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。”

 “谢谢师伯!”越羿高兴地说道,“还有,以后还要请郁寒师兄多多指教……”

 “这个,理所当然,不用客气。”郁寒不由得流露出得意神情。

 林君峰见状就教训道;“郁寒,做人切忌骄傲自满,要你教他,只能说你在内功修为方面比他要深一点,并非你所有的都比他强。就拿逍遥掌来说吧,从某种程度上来他是游龙剑法的克星;游龙剑以攻为主,以攻待防,讲究致刚致阳。而逍遥掌,以防为主,以守待攻,讲究致阴致柔,以柔克刚。哪怕是绝杀;‘三龙夺珠’逍遥掌都能破,并能反攻。人生一世,学而无尽。切记,切记啊……所以说你日后还需多多向你的羿师弟讨教。”

 “谨遵父亲的教诲。”郁寒恭敬说道,同时对越羿扮个鬼脸。

 “敢问师伯,那逍遥掌是否当今最高武功吗?”越羿问道。

 “其不然,世间万物相生相克,无至高点,更无所谓颠峰境界。武学也是一样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任何武功都有她的弱点,都有她长处,要博各家所长,补己之短,方能立不败之地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巧妙运用乃为上策。”

 “噢,明白了,”越羿略有所悟地说道,接着又问,“那为什么就不能有一种,总结各家所长,最后精练而成的绝顶武功呢……?”

 “哈……哈……贤侄啊,”林君峰笑着会答道,“路漫漫兮其休远,一种武功派别的行成,其本身就博纳了各家所长,同时也融合了创建者的独到的感悟与见解,并且须要耗费创建者大半辈,乃至一辈子的心血,有的甚至几代人的心血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柔与刚也不可兼得,如同男女不可混成一体一样;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。上天造就人,有男亦有女,可习之,不可取而代之。武学博大精深,吐故纳新,阴阳五行融于其中,其玄妙无穷,如同奔腾江水之滚滚波涛,浪浪相逐,一浪高过一浪,非三言两语可以道清,需潜心尽力探究,耗费无穷时光方可参悟一二,这还须看各人的悟性与造化了……”

 对于林君峰的这番论理,越羿似懂非懂,他认为只要博采众家之长,定能登峰造极。然而不知时世变迁,吐故纳新,万物非一成不变之理。

 “既然如此,何苦探究,只要寻得密籍,用心解读,定能成就盖世武功。”越羿心想,有些传说中的武学大师不就是有了密籍,一夜之间练成的吗。

 林君峰正色地说道:“贤侄此言差矣,武学精妙绝非支言片语就可讲明,其关键在于心领神会,一本密籍如不耗费精力潜心参悟,怎可知其中之玄妙?!妄想一蹴而就,实乃江湖追名逐利之徒,终究成不了气候。再者所谓密籍,时过境迁,一日千里,尽管是经典也并非全物可取,需吸取精华,去其糟粕方可以时为己用。生吞活剥死搬套用极易误入歧途,走火入魔岂不被人贻笑大方,何谈盖世武功。武学之路无捷径。唯有勤学苦练方可有希望达到成功的顶点,旁门左道,妄生杂念万万不可。到头来只落得一事无成,望洋兴叹……”

 “师伯教训得是,侄儿惭愧!”越羿汗颜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